不执著于自我 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


【明慧网2006年6月12日】我是一个普通工人,99年7月邪恶公开迫害大法后,我两次去北京护法,曾被非法劳教一年,并遭单位非法开除。

我所在单位的班长,对大法认识很好,她多次找领导反映,说我工作好,把我要回来上班,她还发过真相光盘,跟我一起贴过不干胶,曾经在车间里叫我给大家背《转法轮》,我讲真相,她就帮着我说,领导几次找我麻烦,都被她挡回去了,在对待大法的问题上,她摆正了自己的位置,所以我的环境很好,大家都知道法轮功是被迫害的,班上大部份人都“三退”了。

上个月,我们班出了质量事故,新来的技术员是个刚从学校毕业的大学生,没有多少经验,在原因没有分析清楚的情况下就出了事故报告,造成直接生产者和班上每个人都被扣了奖金。班上一下子炸开了。

全班以班长为首直接找领导闹,并且说不当班长了,要求取消事故报告,那个大学生更是不敢到班上来,一進门大家就七嘴八舌指责他:“别的班出了质量事故,人家技术员都不处理,就你积极,一点也不帮我们说话。把他轰出门。”

开始我也认为他不懂事,事故原因没分析准确就下结论,也跟着大家一起议论。晚上发正念时,突然认识到这样做不对,我是大法弟子,是放下常人名、利、情的,怎么能混同常人呢?和大家一起议论、指责人呢?他是个年轻人,刚从学校分来,没有多少经验,也没有社会上的世俗观念,不会圆滑,出了问题就按章办事,不说假话,没有错。而且单位领导出于私心,看他不顺眼,也给他施加压力,想把他挤出去。我们这样一闹,他把工作丢掉,这对他的人生道路将是多大的挫折呀,而且我们出了质量事故,也该扣。但这些想法我都不能说出来,因为大家都怕扣钱,没有人会同意我的观点。

第二天,大家继续对技术员的议论、指责,我没有参与,班长看到了,晚上约我出去谈话,征求我的意见,我把自己的看法谈出来,班长不同意,说她没有错,是技术员自找的,坚持要找领导评理,把事故报告取消,不扣我们班奖金,并说她是为大家,不是为自己。

在班长的坚持下,领导撤销了对我们的处分。一个老技术员讽刺班长说:某某某,你还凶嘛。意思就是能把领导的决定都推翻了。这个老技术员的语气很难听,班长觉的很委屈,气冲冲的回到班上,带着很强烈的情绪,把刚才的事情说了,引起了全班的共愤,七嘴八舌的指责起来:关他什么事,他来插嘴。

我心里很反感这种做法,一股火往上冲,当时就指责班长不对。班长问我:那你咋看的?我冲口说出:“我们老师讲了,‘谁今天惹你了,谁惹你生气了,谁对你不好了,突然间对你出言不逊了,就看你怎么对待这些问题。’”我这话一说出,班长气得话都说不出来,其他几个人一起反驳我,一个说:“你们老师讲的,在你们炼功人中去说,不要在我们这说。”另一个说:“你不能用你们老师的话来要求我们。”班长忍气吞声的说了声“我按你说的做嘛”就出去了,一个多小时才回来。

当时我想自己可能错了,不然咋这么多人反对我呢?但另一个念头又出来,我说的是师父的法,没有错。就这样,两个“我”不断的打仗,当时很难受,知道没做好,肯定哪儿有漏,但又不知道错在哪。一会儿师父点化我:“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清醒》)

这点醒了我:我背师父的法,怎么引起了众人的反感呢?一定是带有自己的目地和认识造成的,而且语气、态度也不对,象吵架。我为什么会用师父的法去指责常人呢?是什么样的心促成的呢?这样做是给大法抹黑呀。看班长气得那个样子,心里觉得对不起她,但又找不到自己心性哪有问题。

修炼10年了,平时学法非常精進,从开始修炼就基本不看电视,业余时间基本都用来学法、炼功,师父出的经文全部背下来,在迫害初期把《转法轮》也背下来了。多年的修炼养成了习惯,遇事向内求,如果当时没忍住,回来决不放松,非要把自己那颗不好的心挖出来去掉才算完事。这件事发生后,我心里暗暗说,一定要把执著心找出来去掉,挽回给大法造成的负面影响。

我把这件事跟一位老年功友讲了,请她帮我看一下哪错了。她说:你当着众人的面指责她了,让她下不了台,扫了她的面子,你该当着大家的面给她赔礼道歉。她的话打开了我的思路,觉得很有道理,但一想到要赔礼道歉,又不情愿了,我背的是师父的法呀!凭什么她们错了,还要我道歉。那时心里乱极了,各种心都往上翻,我竭力控制自己不乱想,把心定住,突然间我发现自己在这件事上心动了,被别人的情绪带动了,起了争斗心。顺着这个思路理下去,我终于发现自己不光是有求名的争斗心,放不下面子,而且还掩藏了很深的嫉妒心,嫉妒班长比我做得好,平时别人表扬她,心里就不舒服,听到周围的人称赞她,就悄悄的跟她比,看自己有没有她做得好,如果不如她,心里就太不平衡。

我们班长在常人社会中,爱帮助人,热情、善良、大方,而且遇到矛盾能忍,所以在单位口碑很好。

班长确实做得很好,得到了车间以及厂里的公认,我心里很不服气:再好还不是个常人,大法弟子不管怎样都比常人做得好。但事实上别人还是经常夸奖她,不夸奖我,逆反的心里就冒出真、善、忍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因为隐藏的争斗心、嫉妒心没去,所以出现矛盾时,就守不住心性,做的事、说的话都不在法上,伤害了别人,造成了不好的影响。

找到执著后,我决定第二天去赔礼道歉,但各种观念又翻出来了,又不服气了,又放不下面子了。我用师父的法一点一点的对照,一点一点的清理,最后终于归正了,认识到要对自己负责,对大法负责,对众生负责,公开赔礼道歉,用实际行动证实大法。

第二天,我诚心的当着全班的面对班长说:那天的事,是我不好,给你赔礼道歉。我这样一说,旁边的同事一把拍住我说:哎呀!我们都做不到,只有你才做得到,晓得错了,在心里改了就行了,何必公开说出呢?我说:不行,我是当着大家的面伤了她,就要当着大家的面给她赔礼道歉。班长说:没什么,过去就算了,大家还象以前一样工作。

通过这件事,我发现其实发生这件事不是偶然的,我平时性子就急,一遇到不符合我的观点,就受不了,马上说出来,恨不得让别人马上就改,总认为自己是对的,别人不对,把自己摆在别人之上,这不光是争斗心和嫉妒心的问题,也是慈悲心不够,别人遇到困难、矛盾时,不是善意的帮助、理解,而是指责。

通过这件事,我还发现自己不但在单位争斗心强,在家里更强,丈夫不修炼,我也经常用大法要求他,指责他,出现了矛盾也是顾虑自己是大法弟子才去忍,没有真正的修善。对女儿也是,总认为我是母亲,你就得听我的,经常用命令和教训的口气跟她说话,她也经常顶撞我,没有认识到是自己的问题,反而认为女儿不懂事,所以丈夫和女儿虽然都知道大法好,就是嘴上不说,这都是自己做的不好造成的。

我终于发现自己根本的执著是“我”!太执著于自我了,总认为自己说的话、做的事都是对的,谁说自己不好就难受得不行,把“名”看得非常重,表现在单位、家庭、同修之间。做大法的事,也是带着常人的热情和显示心在做,有意无意的在证实自己,做了点什么,悟到点什么马上就跟同修讲,显示自己。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肩负着救度众生的使命,说的话、做的事都要在法上,才能打动人心,才能使人得度;反之,会使有缘人错过机会,给将来留下遗憾。

感谢师父慈悲的安排,感谢明慧给我们提供了心得交流的机会,让我们能回顾与反思自己的修炼过程,走过的路,找到自己的执著心去掉它。

正法走到今天,时间越来越紧迫的,还在许多众生没有清醒,需要我们救度。 我工作很忙,经常需要加班,不能抽出专门的时间出去讲真相,就把真相资料带在身上,有时间就发,遇到合适的人就讲,把讲真相、救度众生放在首位。我根据自己在劳教所被迫害的亲身经历讲,把高蓉蓉被迫害的照片打印出来给人看,基本上讲一个,就能唤醒一个。做的过程中,也曾担心过会不会有人举报我,通过学法,认识到这是共产邪灵和黑手、烂鬼在干扰,念一正,就什么担心都没有了。

我非常感激师父的慈悲苦度,万分珍惜现在的修炼机缘,发誓要勇猛精進,认真按照师父说的做,做好“三件事”,用实际行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不负师父慈悲苦度,不负自己的史前大愿。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个人体悟,如有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