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小学老师的修炼心得


【明慧网2006年6月12日】得法至今,已快两年了,我是2004年暑假时得法的。因为我从小身体不佳,尤其大学毕业后,没原因的小腿肿胀,以致长年无法正常行走,还有多处医师也无法解释的症状,严重时连眼睛也张不开,当然无法工作,曾经修佛持斋持咒,练过道家的皮毛周天法,但都无法根除,顶多只能减轻症状。在当时的佛道修炼也出过许多现象,为了搞清楚怎么回事,并寻求往后炼功的道路,我也用心去研究中医和许多的气功书,也看起了一些佛教经典和禅宗的修炼心得等。努力当然有解决了一部份的问题,主要是身体的一些祛病现象,但是其中的关键和重点却是许多书中都没有提到,而我因秉持着常人的心,相信自己的努力能有结果,所以也没悟到。修佛持斋持咒在一次濒死的大难中,我放弃了;道家的小周天法,在一次的家庭纷争中被我淡忘了。幸好,不变的是那颗追求修炼的心,但它也日复一日的逐渐消退。

得法机缘

在我快放弃修炼的时候,有一次同修将真相资料放在我的机车上,我那时看到资料就兴起了想修炼看看的想法,于是打开学校电脑按着上面的网址打了進去,找到了《转法轮》一书,便开始阅读。一开始只是想看看认识认识,结果一读下来却完全不能罢手,发现里面有着太多我以往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其中修炼所需的心性提升和“修在自己、功在师父”的涵义,再想想以前修炼时所过的关和发生的现象,几乎完全吻合,原来一切都不是偶然的。还有师父对修炼中现象的解说,简明易懂,尤其是对于修炼过的我来说,这根本是本修炼的宝书。回到家,当我看到《转法轮》中的那一句话“真正修炼的人是知道他的轻重的,他会知道珍惜的。”眼泪止不住的落下了,那不是我吗?那确确实实在讲我啊。也在那时,一股强大的能量从头顶往身上灌,灌满了全身,加上心里的震撼太大,我停下阅读《转法轮》,想去床上休息一下。但是当晚全身发热,一直到了半夜两点多才睡着。

但是隔天睡醒后,全身的病痛都在,一点没少。也因为长期的病痛折磨,我始终放不下这个“病”字。最后明明知道不应该去看气功师的,但是后来还是忍不住去看了,毕竟他还能让我暂时正常走路,过常人的生活。我那时要搭车到台中去看病,一路上我求师父阻止我,想着只要师父弄一点现象我就不去了,心性不到位的我还是一路顺风的到了并医治完毕,我发现太多事情我都无法遵守《转法轮》里的话,于是从此之后一年,我告诉师尊我不能修了,我还是过着常人的生活。

走过弯路

我却从没一刻能忘记大法,而师尊也没放弃我。在这一年中,我仍然是有空就拿起《转法轮》读,也陆续买了《精進要旨》《精進要旨(二)》和《法轮大法义解》、《转法轮法解》。到了书局也不像以往,都找气功书或中医书籍看,而是找法轮功书籍阅读,来不及看完的或看了有很多感触和心得的就买回家。但当时对于法轮功对中共的评判,我一直认为是参与政治,也从不觉得中共有啥不好的。所以大法书中只要谈到有关中共的事,我就省略不看。最后还是无法抵挡心中强烈的渴望,甚至买了炼功DVD片子回家炼了。当时并不知道有炼功点,也不清楚在哪有人教五套功法。在没人教的情况下,自己看着录像中的师父一式一式的学,五套功法还是被我学成了,虽然动作还不是太标准,但有一阵子每天炼,也实际感受到了大法的好。但到了打坐的静功部份,因为双脚无法盘腿,连散盘都很吃力,所以我当时选择坐在很软的弹簧床上炼,免的脚痛到炼不下去。只是太舒服又会睡着,所以静功一直没炼好。也因此我又走回头路了,心想只要看大法书就好了,炼功炼不炼也没差。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2005年7月,参加了美和技术学院的法轮功教师研习营后才改观的。

机缘再现

由于接学校的行政工作,每天得上半天班。因为暑假大都没啥事好做,大家都会为了少上几天班,去参加一些研习。当然我也就跟着大家去找研习上了,那时一边翻着网页一边查找,就看到这法轮功的研习营,心想我还是得多认识法轮功,就这么点了“参加”按钮。但是到了研习的前一个礼拜,工作似乎多的做不完,每天忙的焦头烂额的,结果连研习都忘了。不过也因为太忙反而想休息休息,突然才想起来我有报名法轮功的教师研习营,马上向主任告假赶往研习营会场,这时研习营已经上过一天又一节课了。本来只想去吹吹冷气、放松放松,顺便听听这一直让我忘不了的功法,到底人家是怎么讲的,怎么也没想到我观念竟在这一天半的时间转变过来了,记得影响最大的那几节课是同修讲诸葛亮的马前课、仓颉造字和中国的“神”传文化。我对史前历史一直有着一种幻想与现实的模糊地带,也就是我并不全然相信我所读的史前历史,毕竟有着现代科学太多不能解释的现象,也刚好这是我这个有着接受多年教育的僵硬头脑唯一的罩门。讲到传说中造中国字的仓颉如何从天上一笔一划记下文字来,否则草创的文字怎会有如此的成熟度,并解释了德这个字十目一心的涵义,我那时还半信半疑。说到甲骨文怎么都只记占卜文,而不用于生活上记载,其原因是因为那是神的文字,人是不能妄用的,我才大梦初醒。传说并不只是传说,而是人对于神的崇敬,一代一代口耳相传下来的,其中并没有现代人的浮夸,更不是文学艺术上的描述,全都是真实情境的体现。而法轮功更不是我所想象中的气功,而是人修成神的一条大道。此外,我更得到九评的小册子,阅读完后才彻底了解法轮功为何要站出来抵制中共,因为中共的真面目比我想象中更狰狞更邪恶。

克服盘腿

研习营结束后,心想这功法无论如何都得认真炼了,我已经落后一年了,无论如何都得补回来。但当时腿疾又发作,一时间又难以行走;另一方面,炼功时间很难每天都坚持两个小时,光是睡觉就要八到十小时。不过想到自己是将成为神的生命,吃点苦算什么,于是下了决心为了坚持修炼,就向师父发了愿,在修炼圆满前,必定每天早上四点半起床炼功。

说也神奇,隔天的确四点半前就起了床,但想到要盘腿打坐,就算背靠墙壁让腰能勉强挺直,这脚实在怎么盘都痛到不行,起了惰性,又往枕头上一躺,结果还没睡去,就感觉让人头上打了一巴掌,急忙起身看看,没人啊也不痛,倒是人就精神起来了,想是师父管着了,赶快不管腿疼不疼了,单盘上去就坐了一个小时,虽然腿还是疼到不行,盘多久就疼多久,几乎整整疼了一个小时。但就如转法轮中所说“往往打坐的人腿疼是阵痛,痛一阵,特别难受,过去之后又缓过来,不一会又开始痛,往往是这样的。”这又让我加强了修炼的信心,从此以后我就炼功不辍。但初期腿的剧痛依然紧跟着我,但是为了这个愿,为了不想再放弃大法,因为那同时也在放弃对自我的执著。

我开始到炼功点炼功,希望藉由同修让自己能克服这个难关。初到炼功点即刻感到一股强大平稳的能量,在这能量下,我发现盘腿似乎不那么痛,而且每次看到同修都是一盘到底,我就无论如何痛,脚从来没放下过,但时间仍然是一秒一秒的过,也就是一秒一秒的痛,入静对我来说根本是不可能的事。随着炼功时间的加长逐渐的我发现了一件事,就如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痛会闹心,我也发现我痛的时候,有一颗心一直悬在那里,想到把它放下如何,也就是反过来我如果让痛闹不到心,是不是就能盘的更好,更能静下来。果不其然,放下之后,疼痛依旧,但我竟然有入静约几分钟时间了,剩下的时间虽然还是要忍耐,只是这样的進步让我不怕炼静功了,信心更强了。半年左右,脚痛越来越好,甚至还盘过完全不痛的。如今炼功快一年了,现在单盘也不用靠墙就能同时盘脚又能撑直腰了,虽然还有点驼背,但想只要精進,一定能解决的。

祛病健身

当时还有腿疾缠身,这个毛病跟了我十年了,我对它一直心里有种难以言喻的害怕,因为它不仅严重妨碍到我的行动,而且我一直认为它是带来我全部灾难的元凶。它发生后,我的身体几乎是没原因的每况愈下,一切事情常常又似乎往坏的地方发展。让原本乐天到不行的我,第一次发现疾病能把人改变的面目全非,我虽然有发觉到,一直在遏止它在我心中的发展,但还是被一点一点的侵蚀,慢慢变的敏感、易受伤害。善良的心依旧存在,只是因痛苦而想要保护自己的冲动变成了唯一的优先,但是在不断的因自己不稳定的情绪而搞砸工作、考试,甚至伤害别人,自己又变的更痛苦,更感受到自己的无能与无助,让自己更退缩,产生了一种恶质的循环而无法自拔。虽然后来遇上了能将病业往后推一些些的气功师,使我能暂时的脱离,慢慢的恢复以往的乐观自信,但是怕心却已经深深的根植于心中。只要脚一发现不对劲,整个人就全变了,紧张、害怕、担心全出来了,人又变的敏感,什么事都不对了。

因为它让我错过一次机缘,这次研习回来,一方面我横下了一条心,就算脚不能走,我也得修下去。另一方面也是开始相信大法和师父,只要我认真修,不可能还会回到以前那个糟糕的我了。这个决心是从倒掉第一碗中药开始,我停止了长年的服用中药,甚至是这次可能会医好我的名医所给的药,因为我的病情在他的医治下,确确实实的改善了。所以家人都有微词,有点不谅解,加上之前大妹上台北游行却没告知父母,让爸爸对法轮功有点误解,一开始压力就来了。但是在我的坚持下,父母还是勉强的顺着我的意了。所以一开始炼功时,我是抱着治病的心来的。而且还希望快点好,不然四周的压力又会越来越大,到时我还能修下去吗?连自己都有点怀疑了。

不过,就在我发心炼功的第三天,在打坐时发现除了脚痛以外,多了那种又闷又难过,而且呼吸有点困难的感觉,而且越来越强还从心里往外冒,眼睛只要一闭上难过就会加重,但每次闭眼后张眼看到时钟只过一两分,身体和心里都直冒冷汗,天啊怎么时间过那么慢,我怕我会撑不下去。但我想到我答应师父一定要专心炼功,再难过脚都不能放下休息,就这样心一来一往的,撑了十几分吧,居然减轻了,抬头一看只剩五分钟,心一放下这五分钟就一下过了,等我起身的时候才发现慈悲的师父竟然就清理了我一身的病业,把他们从根拿掉了,而且脚能勉强单盘,腰也直起来了,虽然病痛都还在,但明显的感觉到不同了,只剩表面的一些病症,有些甚至减轻到快感觉不到毛病的存在了。这加强了我炼功的决心,并且不断的排除自己有病的想法,更卯起来正面面对我的脚疾,初期虽然还是常被它弄得心神不宁,又会有想放弃的想法,但随着每天坚持炼功学法,后来更学了发正念,也接了大法工作,心绪逐渐的稳定下来。过了半年后,在参加高雄新唐人晚会后的几个礼拜,就已经能正常走路了,不过奇怪的是心里却没有高兴兴奋的心情,只有平静和大法的更加坚信。

走好正路

修炼是严肃的,但在师父的慈悲下,给了我们最好的一切,宽容了我们一身的罪业,这是亲身体验到的。在上次同修的心得交流中得知,师父因台湾弟子的蓝绿心结,造成对正法進程的问题,而亲身对台湾弟子讲法,大家都感到责任的沉重。同修回来后,大家交流的结果是因为自己修炼的部份不足的原因,才有蓝绿的常人心。除了太专注于大法工作以致忽略师父所说的三件事外,同修也提到台湾弟子的问题在于,大家都闷着修,在互相内心坦承的交流部份相当的不足,也无法形成一个好的修炼环境,提升慢,也对法理解不深,还有台湾大法弟子对台湾本身的民众讲的也不够多,并没有把大法的美好传给更多的台湾民众。另外,还有写的也少,明慧网投稿的同修大部份都是环境最严峻的大陆同修,环境宽松的台湾同修反而少。刚好我这次在我们炼功点要交流我的炼功心得,我就把它写下来。在写这篇文章的过程中,在第一段刚完成时,我突然了解到我是用常人心来写,里边没有多少法理,甚至有显示心、欢喜心;写到第二段时,很明显的感受到了相对于大陆同修我对于法理的不足;但我还是坚持继续往下写,写到第三段时,竟然发现我的心在提升、在升华,那种感受是难以形容的。

写下这篇文章,是希望大家一定要确实做好师父说的三件事,只要信师信法,就会有决心、有能力,在过好自己所有的难关,也能同时完成师父交付的任务,这是大法弟子的责任。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与师父共同正法的,是要救度无量众生,圆满无限荣耀的,更会为后人所传颂千古的,怎能不精進。而台湾的大法弟子,在师尊已经把法完全讲到位了,还能不去做吗?还能有理由每天不炼功学法吗?还能不写不讲吗?正法已经是最后的了,就让我们的修炼环境更加纯净,让我们将台湾变成一个真正的宝岛,让所有看到台湾的世人真正能了解到大法的美好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