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修炼的一点记忆


【明慧网2006年6月15日】小的时候我经常会做梦,梦见自己好象是从很高很高的地方往下来,一直一直的速度很快的冲下来,下面好象有很多不好的生灵(妖魔鬼怪等恶势力)在挡着不让我下来,(修炼后知道是挡着我下来得法的)他们结成伙一起截着我,追杀我,好象一定要我的命似的。我就拼命的跑啊跑,有的时候还飞着跑,就这样跑着跑着喘着气醒了。这样的梦经常做,当时也不知为什么,只是懵懵懂懂的知道好象自己要记住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是下来之前有人特意叮嘱我的,也是我下来最重要的目地,可是想啊想啊就是想不起来这件特别重要的事到底是什么了,因而心中总是若有所失。

有的时候做梦似醒非醒中也会听到有一个中年男士的声音在对我说:“你一定要记住啊!”然后随即醒来,看看身边没有任何人。有的时候会莫名其妙的忧伤,好象自己蹉跎了很重要的时间,所以总爱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屋子里对着镜子,有时心中会有一种酸楚的感觉,甚至于默默流下泪来,因当时年纪太小,又寄住在外婆家,因而被大人们认为孤僻、内向,不爱与小朋友们交往。

我清晰的记得有一天发生了一件特别的事情,那时我大约四岁左右(一九八一或八二年),一个平静的童年的午后,我一个人在屋内玩得有些困倦了,就躺在室内一个装衣服的大木箱上,想睡个午觉。我静静的躺在那里,突然我看到来了一个古代装扮的人,中年男性,穿着与发饰都是古代的,背上好象还背着一把宝剑,看上去仙风道骨、异于凡人。他让我跟他来,瞬间我就被他带到一片树林中的空旷地,在那里已有一位古代装扮的神(师尊)等在那儿了,长发蓝衣,脸上的笑容无比慈祥、温暖,好象把整个天空都照亮了。当时我感到自己被笼罩在一种巨大慈善的能量场中,整个人无比的幸福。带我来的人(好象是我某一世的师父)将我引荐给师尊,让我上前跪拜认了师,师父好象还对我说了些什么,与引我来的人交谈。

这时我看到外公、外婆走進屋来,外婆说:“这孩子怎么在这儿睡着了?快给她抱到床上去。”外公就把我抱起来了。我当时心中十分清醒,只是不想动,随后师父和古人都不见了。我躺在床上感到自己被一个罩子笼罩着,好象整张床都在这个罩里面旋转着,旋转着(其实是法轮的旋转),无比舒服美妙,从此之后只要我一静下来,或一放松躺下来,就会感觉到这种旋转。

可能是从那之后,我的天目就开了,只是当时不知道什么是天目。在小学上一年级集体做操站排时,我总感觉眼睛被阳光刺得睁不开,老师说;“小朋友站排时不要闭眼睛,否则你对不齐,后面也跟着站歪了。”可是我就感觉阳光太刺目,闭上眼也晃得眼睛眯起来(修炼后听师父讲法知道,那是天目开了的表现)爸爸领我去公园玩,我可以闭着眼在林荫道上穿梭自如躲开一棵棵小树,因为那时我即使闭着眼也能看清楚眼前的东西。我告诉爸爸说:“我闭着眼也能看见小树。”爸爸不信却只当是童言无忌不予以反驳,而我也不觉得这有什么特别,当时还以为其他小朋友也是这样呢。这种现象一直持续到我大约十二岁左右。

小的时候我经常会莫名发烧,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要高烧一次,(有一次温度计烧到了头,吓得外公把我背到妈妈的单位,不敢再医治我了)而且打针吃药都不起什么作用,可是过了三、四天之后就会自行转好,现在想起来是那时已有人管,通过这种病业的形式在为自己消业。

在我得法前的几年里,有一次为考试复习至夜深,收拾完书本躺在床上准备睡觉,松弛的闭上了眼睛,这时我突然看到湛蓝湛蓝的天空中从无比深邃的遥远之处滑下一道耀眼的光,及至近处看清那不是光而是一位无比威仪的天将,古代武士的装扮,手中还持着一件光芒四射的法器,类似古代的锤一类的武器,柄持在手中,只是中间的一副宝轮旋转着光彩夺目,不是人间的语言可以形容。我清清楚楚的看见他冲着我飞过来,飞到我身边就不见了。当时心中惊叹不已,现在想来师父说过给我们每个人都安排了护法,主要是天兵天将,师父讲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真的。

当我第一次接触大法书时,翻开《转法轮(卷二)》,看到师父着袈裟的照片时,心中有一个清晰的声音在叫“师父!”自己不觉一惊,再往下看书中的很多字变得五颜六色,颜色细腻透明,字体有的瞬间变大充满整页纸,有的倏然变小,有的整行变成金色,连标点符号都是变化的;翻开《法轮佛法——精進要旨》时,看师父的照片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呼唤——“唐王!”(得法后知道师父曾转生过唐王,而那时根本不知。)

一次,看大法书后闭目躺在床上,似睡非睡之际忽见自己突然置身于一座古代似宗庙般的建筑之中,有许多身着古代盔甲的将士被父亲引荐着来到我的面前。他们脸上的表情非常兴奋激动,好似见到久别重逢的亲人故友一般笑逐颜开,一个个纷纷上前来给我施礼,我也急上前双手相搀。回想他们的装束大概应是唐或宋的将领吧。我想也许自己曾是那个朝代的一个官员,在那场轮回转生中与师父、大法及这些将领结下过缘。

在初期炼功时,有一次我看见大地之上裂了好多巨大的缝隙,似一张张噬人的大口,世上的一座座高楼大厦顷刻间统统倒塌,掉到这无底的巨缝之中,而我们一家人却端坐在一座山峰之上,山峰在逐渐升高,升到半空中俯瞰人间这可怖的景象。通过这次看到的景象,我悟到师父让我勇猛精進。

“悠悠万世,几人不迷”(《转法轮(卷二)》)在这亿万年的转世轮回中,师父一直引领着、呵护着我们,而我们在当前唯有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才能顺利的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跟随师尊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