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党声明要确认上网后才能删掉原始名单


【明慧网2006年6月15日】2006年6月5日左右,我陆续接到大约二千四百个“三退”名单,这段时间各种事务繁多,一件又一件等待着我去完成。但按轻重缓急的角度看,我应该首先把“三退”名单发表,因为这些名单很可能累积了很长时间,而且有些是用零零碎碎的纸片记录的,很容易造成遗失。辗转到我的手里就是我的责任,我应该万无一失的传送到退党网站,因为每一个名单代表一个生命走向新生,走向未来,那是多少同修冒着生死救下来的啊。

我花了一天的时间敲打键盘只打了三百零三个,到《退出共产党》网页上发表,试了两次才成功,网速还是慢慢悠悠的(这段时间网络封锁很严)。我把查询密码复制下来,顺手删掉文件夹里的名单,并且把原始的零零碎碎的名单烧毁,只有一张数量多的名单因为有的字辨认不清没有打而留存下来了。

谁知第二天上网用密码查询,退党证书只有四人。我赶快用题目搜查,查到我发表的声明前面全都对,而退党名单只剩下网页要求填写名字一栏上的名字,正文一大串的“三退”名单都没有了。

我心里十分焦急,一向做事认真、负责、细心的我怎么出了这么大的差错?怎么象变戏法一样的不按我的意愿使事情做的完美呢?怎么越忙就越添乱呢?这邪恶真是无孔不入呀。

很长时间因为忙,我很难定心学法炼功发正念,每完成一件证实法的事,心里象松了一口气,把这么神圣的救人的事情当成干常人的事情一样卸包袱,无形中滋养了后天观念形成的干事心;事情干好时心中美滋滋的,欢喜心、求名的心象春笋一样冒出了土;别的同修干不好,我能干好时显示心、攀比的心暴露无遗;看到别的同修有足够的时间保证学法炼功发正念,而自己忙里忙外、压力重重时,妒忌心、求安逸的心在胸口骚扰作痒;特别是同修不但不理解,反而恶语相加时,心中的委屈、埋怨象潮水喷涌一般,辩解的心、记恨的心全爆发了……我真的忘记了修心性,忘记了师父的教诲,让这些邪恶强加给我的、肮脏的后天观念抱着自己还在酣睡,我是应该惊醒了。

理清了头绪后,我向明慧编辑部发了一封信(我没有学会向大纪元投稿)寻求解决的办法,编辑部同修迅速给我回了信,与我的想法不约而同。

今天我写了一则《特别声明》,再一次把未毁的名字打上去,那些没有留底的名单我只能让神证明他们退出恶党组织了,因为一百多个名字即使给他们每一个取化名难度也较大,更不可能返回到来源之处了。不知道退党网站如何处理?

我写这篇文章的目地是希望大陆同修吸取教训。因为我发现同修们都是只把退党声明一发表,看到“尽快处理”几个字就万事大吉了,到底刊登不刊登出来也不知道。以后就要注意了,一定要查询证书,核对准确无误时才能把名单处理掉。确实要这样做,这几天我多次传送名单,有的第二天就发表出来了;有的到现在还没有刊登。不知是不是邪恶又在捣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