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解放军205医院“换肾”到底在发生着什么


【明慧网2006年6月16日】最近在锦州解放军205医院发生了很多前后自相矛盾、在医院里不该发生却发生了的一系列事情。

中共秘密集中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恶行被曝光后,“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2006年3月10日发布追查公告,4月4日“赴中国大陆全面调查法轮功受迫害真相委员会”成立,营救被关押在中共秘密集中营的大法学员,调查真相,一时间制止虐杀的呼声遍及整个国际社会。对此,中共的第一反应是转移分散关押在劳教所、监狱等地的法轮功学员。

2006年5月20日前,有人对205军医院泌尿外科电话咨询换肾事宜,接电话人透露今年2、3月份做过好几例肾移植手术,并说很快就能找到肾源。但几天后再打电话问有关肾移植方面的问题,接电话人便否认目前拥有肾源,还问及与治病不相关的问题(问病人的家庭住址等)。

与此同时,医院与当地公安勾结,在医院内外布满便衣特务,盘问进出人员。

院方还很快撤掉了镶嵌在墙壁上的泌尿外科所有医务人员的照片和姓名,换上了另外的无法核对的人员名单。就连泌尿外科的医务人员名单都是全新的了。

5月24日该院与公安合谋绑架了一名法轮功学员(后于当日走脱)。医院入门大厅的电子显示屏幕上显示的内容,原本是关于求医问药的指南,现在变成了公开诽谤大法的胡言乱语,还设立了举报电话(0416-2963119)。

在医院设防前,泌尿外科所有医务人员的姓名是:
泌尿外科主任、主任医师: 陈荣山
副主任医师:纵斌
护士长:陈兵
其他医务人员:苗环宇、孔涛、张阳、金向阳、庞晓波、马晓风、佟海英、于丽娜、孙圆圆、张利利。

而现在医院从新登出泌尿外科所有医务人员的名单是:
泌尿科主治医师:涂水平、刘冰、孟洋
医师:艾春雨、李景峰、陈艳
主管护士:陈翔、张露、王影
护师:王锦平、吕健
护士:张淑秀、薛广寒

而现在再打电话找泌尿外科就很难了,不但原来的电话已经改变,向医院的2963114咨询泌尿外科的电话都是不可能了,电话成了医院不可以泄露的秘密。要想把电话打到泌尿外科,首先受到医院的114话务员提问是哪里的人,如果说是外地的,话务员方给联线。

以上就是发生在“205医院参与法轮功学员器官移植”被曝光前后一系列前后自相矛盾、令人费解的事。透过这些,大家不难感觉到205医院做贼后所表现出的极度心虚,而做了恶又害怕暴露所体现出的异常恐慌,为了掩盖又自然流露出的狰狞面孔。

205医院的非常举动,很自然的让人想起“做贼心虚”;“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敲门声”这两句话。只要是会思维的人都能明白,表现在现实生活中,往往是那些偷了人家东西的贼,因为心虚的很,恐怕被追赶、被跟踪就东躲西藏;而那些杀了人的人却终日里寝食难安,恐怕被追查出来上了断头台,更害怕半夜里的敲门声,也惟恐被其杀害的人在梦中纠缠。于是自认为最好的办法是与外界隔绝,即使是怕也不能让外界感到自己在怕。再就是步步设防,即使是自己身边的人也得提防着点儿;更不必说那些平日里不怎么来往的,更是万分小心,恐怕哪句话说漏了嘴把自己做的恶事抖露出去。

杀了人的人最经受不了的是外面的“风吹草动”,对于他来讲那就是“草木皆兵”,好象所有的人都要对他有所不利似的,于是为了“保全”就千方百计的把自己裹藏起来。这是做了亏心事的人最通常普遍的做法。而更为阴险的做恶(杀人)者,往往既有上面的通常表现,还会有更险恶又隐蔽的做法,往往这种“有后台”的杀人犯做起恶来就更加肆无忌惮,利用“权威”打着“救人”的幌子干杀人不眨眼的勾当。我们百姓还真得睁大眼睛看清楚这样的杀人犯的本来面目,特别是更不能忽视了披着“救人”的外衣而行恶的人,以免受了欺骗还得对杀人犯感恩戴德。

下面要向大家披露的也就是恶党记者笔下的“神医”陈荣山,其恶行赖以维系的温床便是205医院。而使其行恶毫无愧色之意的背后的“靠山”就是共产恶党这个邪恶的灵体。如果大家还有什么疑义的话,那么就请仔细看好《辽西商报》的报导。

2006年5月23日《辽西商报》B4版刊登一篇报导,题目为《一名军医的高尚境界与追求》。报导中称该院泌尿外科主任、主任医师陈荣山几年来“……共完成肾移植手术高达568例,成功率达到100%,一年肾成活率高达98%左右,……其专业技术在辽西独占鳌头。慕名而来的患者络绎不绝,吸引着我国台湾地区和来自新加坡、韩国、马来西亚等地的患者。” 文中还列举了两个肾移植手术的病例,一个是2002年4月,一名肾病患者生命垂危之时,陈当即拿出为该患者进行肾移植手术方案。报导中说他“对患者进行了10天的特别护理并成功地做了肾移植手术,使一个濒死患者重获新生,令同行啧啧称赞。”又一例是在2002年底,陈荣山为一位山东来的患者做了肾移植手术,报导中称“结果,他做的手术极为成功”。

这“568例”对陈荣山而言是其谋取更大商机的招牌,但这568例背后的事实却很血腥。在中国,百姓对器官的捐献一直是持很保守的态度的,器官捐献意识是很淡薄的,供体来源应该是紧缺的。在器官捐献意识发达的美国,器官移植等待的时间平均是2-7年。而如今在这个小小的205军医医院想要得到肾源,却是如此的容易,不能不令人思考。从医学角度看这是绝对违背医学常规的事件,其中势必隐藏着不可告人的东西。

据调查,锦州市解放军205医院泌尿科几年来一直在实施肾移植手术。据内部可靠消息证实(《辽西商报》报导陈荣山之时),该泌尿科大约1周左右时间就能为患者找到活体供源。这种违背医学常识、对病人极不负责任的说法是令人质疑的。

在这种情况下,大法弟子进行了调查取证,据一位证人指证,2001年该医院一批就换了5个肾,此证人是其中之一,其余4人不久后全部死亡,只有她一人因修炼法轮大法而活了下来。2004年秋,一位20多岁的锦州姑娘在205医院换了肾,据医院介绍,肾源是盘锦一个劳改犯人的,医生说此犯人20多岁,非常健康。当时她问医生:得多长时间能将活肾取回来,答曰:半天。她还回忆说:她换肾的两三天内,该医院换了4、5例肾。还有人证实该医院2006年2月仅一个月内就做了4例换肾手术,其中有一位是锦州市太和医院的负责人,名叫李伟,花了6万元钱做了肾移植手术,结果一个多月就死了。事后李伟的亲朋好友对他换肾的速度之快(一周内换完)感到惊讶,对他突然去世的噩耗更是震惊。

这样的事,也就是陈荣山的“568”例中,我们所能了解到的几例。这些事实是我们通过各种途径、利用各种方法所获得的第一手资料。

为了大家弄清楚为什么那些当初被成功肾移植而后来在短时间内又死亡了呢?医学常识告诉我们:肾移植最基本的要求是供体(提供脏器者)和受体(接受脏器者)的血型相同,组织配型(HLA分型)相近。HLA分型除了孪生者,完全一样是不可能的。一般来说,要在几百至几万人中才可以找到两个没有血源关系的人组织配型相近的配对。而在205医院却能在短时间内轻松获得并且给病人做了所谓的“成功移植”,这说明205医院的肾移植是违背医学常规的。而之所以205医院能有宽厚的肾源,这背后一定有庞大的肾体供源做支持。其实这也就联系着犯罪。对非法提供脏器者和接受脏器者都在犯罪。他所做的移植手术的数额越大,他的罪恶也越大。

往往犯了罪的人是不会主动承认自己是罪人的。所以在真相大白之前其所表现的就是心虚的同时再设法掩盖。但无论如何掩盖,事实就是事实,只能是欲盖弥彰。对那些做恶又有后台支持其作恶多端者,在黑恶势力、权威并集而横行无度的今日中国,虽然还无法获得来自205医院更直接的杀人证据,那么最有说服力的一句话就是:不做贼,心虚什么?没做恶,何必害怕半夜的敲门声?


附录:

恶党军医陈荣山办公室电话:0416──2963495
陈荣山宅电:0416──2963559
陈荣山手机:13841666988
锦州市205医院院长:王嘉 副院长:高忠民
相关单位电话:区号:0416
总机: 2963880
泌尿外科: 2963479 2963459(已经变号)
门诊: 2963454
主任: 2963451
药厂: 2963457
调剂室: 2963452
查号台: 2963114

由于地方电话与部队有区别,打电话请注意:外线往里打时,拨打总机时,听到响两声后,再直接拨打分机号码;若5秒钟内不拨号,则自动转到值班室,自动拨打。

备注说明:《辽西商报》写该报导的记者是宋春伶。该报其他编辑、记者:刘洪超、谷智红、林娜、张一宁、王明昌、王玉红、张延兵、丛立、黄晓棠、张虹蚬、谢彤

更多的事实我们还在调查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