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北京上访中的几个镜头


【明慧网2006年6月17日】

地点之一:北京天安门广场警车上

1999年7.20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为向政府讲真相,还师父清白,还法轮功清白,我去了北京上访。后又到天安门广场请愿,很快的警车开来,我被带上警车。警车的窗子全用窗帘遮住的,外面的人看不到车内的情况。车内已有六个同修,其中有四个是老年同修,还有两个是年龄约十七、八岁的女孩。

接着上来一个年轻的警察,这恶警把一个长的面容姣好的女孩强行压在座椅上,众目之下强行调戏。女孩抵抗,于是恶警左右开弓的打女孩的耳光。车内同修同声指责,制止这个恶警的兽行。车很快的到了北京城西公安分局。

城西公安分局后院,一个上午,陆陆续续的不断有同修被带到这里,约百多人挤满了这个小院,有老人,也有孩子。同修们顶着烈日坐在院内,不停的背诵师父的诗词《洪吟》。下午警车来把我们分别带到不同的监所。

地点之二:北京密云县看守所

我和部份同修被非法送到密云县看守所。首先所有的人身上都被写上号码(大家都没说出姓名住址),逐个照像,然后逐个被带走。

好象是办公楼式的房,我被带着从走廊经过时,看见一个房间门半掩着,里面一个警察坐在椅子上,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妇女坐在地上,手被反铐在身后,而在她旁边一个约五岁的小女孩跪坐在地上,同样一双小手被反铐在身后……可怜的孩子啊!恶警连幼小的孩子也这样迫害!

我被带进一个房间,讯问我姓名和单位,不回答他们。于是就用高压电棍在我的头、面、颈部反复电我,一个电棍没电了,又换一个大的。后来我坐在地上,他们又用穿着硬皮鞋的脚猛踢我的头……。后把我非法关押在监室,搜走了我身上所有的东西,连裤腰带也抽走。

进入监室这里已挤满了人,一问才知道都是同修。有才来的,有来几天的,也有被关上月的。都是不说自己姓名、地址的同修。

早上起来,大家照常炼功、背法。早饭后,外面就不断的有人来查监,认领人。后来我也被我们单位来的人认领走了。

中共秘密集中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曝光后,我很担心,现在回想起来,那些长期被关押,没有单位或当地来人认领的无名的同修啊,你们现在哪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