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警察退出邪党组织


【明慧网2006年6月19日】

一、帮警察退出了邪党组织

2005年4月25日,我去城郊一村庄讲真相。我将身上带的9套“九评”光碟、一兜真相资料及《九评×××》书都发完了,我就口头讲。有两个小朋友明白了真相当场退了队。

我在与一老太太讲真相时,告诉她法轮大法好。老太太说:“你炼炼我看看”。这时一个女人过来了,说:“你欺负老太太,你反××主义,反××党,我打110……”我就对她讲真相,我说:“闺女这对你不好,共产邪灵蒙蔽世人太深,正邪不分了……”可她不听,拖着我的车子不让走,一会儿110就来了。警察将我拖上车,我就高声喊“法轮大法是正法!共产党是邪教!警察抓人了……”

我又与警察讲真相,告诉他们:你们很可怜,是党团员的就打上了兽的印记,如不退出就淘汰。你们看看“九评”,用笔名化名退出就管用,将来的位置自己定……他们有的相信,有的迷惑。我发出一念: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与他们讲完真相就走,我要出去救度众生。果然他们就让我走了,并对我说“俺用车送送你吧?”我说:“不用,你们送到门口就行了。”

此事过后不多日子,我在大集上发真相资料,碰见一派出所警察(我给他讲过真相),我问他“退不退?”那位警察连声说:“我退,我退!”于是,我帮着这名警察退出了邪党组织。

二、“你走吧,给我们留下几本”

2004年11月18日,我骑车拿着三个大横幅及一兜资料在四平路南头一边发一边讲,这时,一辆警车巡逻到了那里,警察问我“你干什么?”我说:“讲真相,法轮大法这么好, ……”这时,他们好几个人把我拖上车,我就高喊:“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真善忍没有错!把我放下来……”

他们把我绑架到了潍城区南关派出所。我就给派出所的警察讲真相,告诉他们:把我弄到这里就错了,法轮大法是正法。警察也不想继续关我了。我就向他们要我的车子,要我的东西。他们要我把东西留下,我就说“谁敢!谁敢!”,那名警察说“你别大声咋呼!”我就大声说:“你们还怕咋呼。我修‘真善忍’、做好人没错!”

这时,一名年轻警察推着车子过来了,说:“你走吧,给我们留下几本(真相)。”我就拿着大横幅和真相资料堂堂正正地出来了。出了派出所后,我继续又发又讲。我发完了资料,再给一个找人给自己算命的干部讲完真相后,就将三个大横幅挂在了铁路大桥上。

三、从警察的眼皮底下走出来

2004年的一天晚上8时许,我在月河路用刷子刷写大法真相标语,被一恶人发现要举报,我就和他讲真相,他不听,打了110,来了好多警察。他们将我拉到北关派出所,问我住哪里,我拒绝回答他们。恶警就撕我的头发、拿马扎子砍手背,砍脚踝,我也不配合他们,只是给他们讲真相。

他们从我身上翻出电话本,我就发正念叫他们一个电话也打不通,给我照相照不成,果然他们都没有得逞。恶警无可奈何,就把我铐在了派出所院子里的树上。我心想,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堂堂正正的出去救度众生。

我的正念一出,师父就帮我,给我演化出近乎昏迷的状态(但我的意识很清楚)。派出所警察害怕了,连忙将我送到了医院。我在医院里躺了一段时间后就好了,我就坐了起来,给对面床上的病人讲真相。那个病人对我说“你还不快走。”她的话点醒了我,于是,我就发正念让门口看我的两个警察看不见我,紧接着,我就从两个警察的眼皮底下堂堂正正的走了出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