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象、发正念 邪恶关不住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5年8月9日】我于2002年5月13日有缘得法。当我一拿起《转法轮》,就爱不释手,我下决心要修炼。当时没人教我动作,我练了二个多月的错动作。但我坚信:现在没人教我炼功,师父会给我安排好我的一切,不管将来的路还有多长,不管会遇到多少风吹雨打,我一定会成为一个真正的法轮大法弟子,我要以一个坚定的大法弟子显现在世人面前。我的修炼生涯从此开始。

* 讲真象、救众生

说是偶然的机会,其实是师父的安排,我与一位同修相识,她教会了我动作、如何向世人讲真象。我们一边学法炼功,一边做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可是,我们的善心不被人理解,被人举报了。2002年7月15日,我们被当地派出所非法抓捕,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和同修正念走脱。我被迫到外地过了8天。当我回家时,诸亲六眷人人阻拦、个个唾骂我不该学大法。我依然继续我的修炼。我时时修心性,严格要求自己,学好法,每天坚持不懈的发正念,基本上一天发15个以上正点的正念,坚持到各地讲真象。

2002年末,我发真象光碟、资料时,再一次被不明真象的村民举报,当地来人把我抓到派出所。我就地与形形色色的人讲真象。我发正念求师父叫恶人看不见我,让我出去。所以在恶人的眼皮底下,我走掉了。我随便找一辆麻木送我回家,我给麻木司机讲真象。警车在后面不停的追,我就叫麻木司机停下车来。面对恶人,我说:我是在救度你们啊!我是好人,你们将我送到哪,哪儿都不会接受我的。他们不听,将我送到110,不要,他们又把我送到派出所,也不要,最后他们只好把我送到县看守所。

第二天早上,我利用各种机会给我能接触到的每一个人讲真象。我跟他们讲:师父从92年开始传法,期间从未有学员“自焚”过,难道迫害之后的法轮功不是教人真善忍吗?师父告诉我们:自杀是有罪的。你们不要听江泽民的谎言。亲人来看我,我拿起话筒便大声讲真象,以便号子里的人都能听真象。年迈的父亲很担心我,我耐心劝说他老,结果他便对我放心的走了。

过了一会儿,警察提审,我求师父加持让他什么都问不到。果然,他什么都没问到。他让我写认识,我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第二天,当地派出所把我送回家了。我很高兴又走到了正法的洪流中。

在证实法的路上,我什么怕心都没有。我每天走到哪里就讲,到哪里,不管是在车上,还是在街上,我用溶化钢铁般的慈悲,用强大的正念,让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解体,让一切为正法让路。这样,明白真象的世人很多,不接受的人很少。

* 信师、信法,闯出洗脑班

2004年6月15日,当地派出所又将我绑架。我在他们的办公室发了一个多小时的正念,不配合邪恶的审问,他们十几个人将我戴上手铐,我说你将我送到哪?我就到哪去“端黑窝”。在我被送往洗脑班的路上,我向大街小巷的人们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世界需要真善忍!”

到了洗脑班,在中饭时,有十几个人在一起,我就向他们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们是无辜的遭受迫害。”洗脑班的所有人被镇住了。我接着说:请不要被江泽民的谎言所欺骗,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善恶有报是天理。邪恶之徒把我送到房间,我在床上发正念,恶人把我按在地,我还是照发不误。我同时劝他们不要迫害法轮功,他们就走了。

第二天,610头子及犹大全部上阵,我什么也不配合他们。我求师父加持我的正念,并用眼睛对着恶人的眼睛,我对恶人说:你们背叛了师尊,没有正念,真是无耻!恶人就走了。晚上,那伙又来转化我,我坚决不配合。我对一名张干事说:迫害法轮功会有恶报。他不屑一顾:“我去年整法轮功赚了十万元,我抓了两个法轮功,我还是没得报应呐!”我听了真为他迷失本性犯罪而难过。他和610头子开始打我,把我打倒在地,凳子压我腿。

又是一天,我绝食抵制迫害,恶人不许我睡觉,让我罚站,只许一天睡两小时。我被罚站三天三夜。我站着就炼动功。三天以后,610头目和犹大一齐上阵打我,把我拳打脚踢,还把我上背铐。我想起师父的《洪吟(二)·心自明》中的话“船翻帆断逃命去 泥沙淘尽显金光”,我跟恶人讲真象。

第五天,恶人让我看诬蔑录相,不准我开口,我绝食抗议。

第六天,他们搞总结,问我有什么想法。我告诉他们:一切不正的因素都将解体,谁也动摇不了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

第七天,公安局来人提审我:别人都转化了,你为什么不转化?我告诉他们:炼功修心向善没错,做好人无罪。转化就是把人转化成“假恶暴”。强制改变不了人心。他们又问:“人家修十年都写转化书,你不写,你是什么层次?”我回答:“我不管什么层次不层次的,我有这个智慧来破你们这个邪窝。”

第八天,他们白天陪我,晚上面目狰狞,当我的面做不敬师不敬法的坏事,我发正念、大声喊:“不许胡作非为!”

第九天,他们又弄来两名精神病院医生,说我是精神病人,要医生给我治病。我理智的应付他们,同样给他们讲真象,结果他们没对我做什么就走了。我知道,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在帮我。当天是晴天,晚上大风大雨夹杂着雷鸣。我坐在床上双手合十,感谢师父的帮助。

第十六天,恶人按住我的手,两个犹大按我膀子,强行叫我写所谓的“转化”书,我不写。

第十七天,恶人开始上邪课,我发正念解体课堂上的一切不正的因素,清除被迫妥协的同修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我在手心上写:还我们伟大的师父清白。举手让同修们看,叫他们不要离开师父的法,坚定正念。结果,我们这个班的同修又清醒了,这是师父帮我做的。

第十八天,来了几辆车,说要把我送到劳教所。我说我不去,我的路是我师父安排的。我全镇十几万人,只有一个法轮功学员,我要回家救人。到第25天,恶人将我无条件的放了。

最近这几天,邪恶之徒又常来骚扰,我用强大正念铲除指使恶人行恶的另外空间的一切乱法烂鬼,同时,我也向内找:邪恶来干扰我,为什么,想到就是我没有把恶人恶事揭露出来,让它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所以就写了出来。

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