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除与同修的间隔

【明慧网2006年6月20日】我是一名老学员,又是一名知识份子,在我们地区小有名气,因此,在修炼的学员里也比较有名气。由于过去学法不深,曾把道听途说的传言信以为真。这些传言主要是针对本地区协调人的。如:她乱花救度众生的钱,生活不检点等,还有人说此人可能是旧势力安排的。由于偏听偏信了这些话,我就固执的认为此协调人就是这样,所以心中与她和她身边做大法工作的同修产生严重间隔。由于这颗心所致,怎么看协调人都是有问题,越看她越象旧势力安排来的。就这样,我就和我身边的一些同修讲自己的认识,结果给大法弟子内部造成了严重的间隔,这种状态持续了好几年。

这几年当中协调人和她身边的同修经常找我交流,说我和协调人有观念,说我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我怎么也不能接受。心里想,你们才是旧势力安排的呢,怎么又反过来说我呢。记得有一次他们又找我交流,后来听说,她们在找我之前,发了几天正念,那几天我心里烦躁得很,坐立不安还伴有失眠。后来经过不断的学法,尤其是师父《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使我明白了同修之间不应该“哥俩好、哥仨好”的,我改变了对协调人的看法,也告诉别的同修不要象以前那样看问题。当我再见到协调人时感觉变了。我就认为我们之间没有间隔了。

可是我还是觉得我的修炼状态不是那么好,身体也出现了病业状态,不知差在哪儿,我认为按师父说的做好“三件事”就是修炼了,就是跟上正法進程了。不懂得怎么去圆容整体。这次师父《走出死关》这篇经文发表后,我们地区整体共同切磋。有一天,她们又找我交流,当我進屋一会儿后,听同修交流,我内心有些反感,接着心慌意乱,如坐针毡,总想马上离开这里。我发正念铲除这些干扰。半个小时后感受到屋里的能量场比较强,不想走了,可是在我头的后边右侧有个东西说话了:“不炼行不行”,它一连说了好几遍,当它第一次说,我就警觉了,这个东西太坏了,无论如何我得修。我不能被它控制。它是严重干扰我修炼的东西,我坚决抵制,進而清除它。我自己的空间场正邪大战了好长时间,同修说的话我一句也没听進去。

回家后,我一宿未眠。最后我找到深层还隐藏着间隔。我接着学法,师父在《转法轮》278页中说:“在道家中讲大小周天,我们就讲一讲什么是周天。我们一般所讲的周天是把任督二脉接起来,这个周天是皮毛周天,什么也不算,只是祛病健身的东西,这叫小周天。还有一种周天,它不叫小周天,也不叫大周天,是禅定中修炼的一种周天形式。它是从身体的里边,从泥丸绕一圈下来,从身体里边到丹田转一圈上来,内在的循环,那是真正的禅定中修炼的周天。而这种周天形成之后也会形成一个很强的能量流,然后一脉带百脉,把别的脉都带开。”我心豁然开朗,我明白了,以前我认为与协调人没有间隔,那是表面上的东西。没有真正从内心里,本质上去掉那颗心,那个不好的观念。这次被激发出来,我要彻底去掉它。

第二天,我又去找同修切磋,深挖自己隐藏的心,同修也帮我查找,终于彻底消除了与同修的间隔,在回来时,我刚走上大道,从身后边下去一个东西是什么看不清,它坐在地上哭,脚还连蹬带踹的(我是开着修的)。我明白了,原来这么长时间与同修间隔都是因为我修炼有漏它钻進来干的。是它让我认为同修是旧势力安排的。今天它终于从我的体内出去了。我与协调人的间隔真的是没有了。

消除间隔以后,我逐步圆容到整体中来。身体的病业症状也瞬间消失了,我的修炼状态整个都变了。有了一颗为法负责、为整体负责、为同修负责的心。

今天写出此文,是希望和我类似的同修,引以为戒,少走弯路,让我们打破间隔、认清邪恶、圆容整体、共同提高、整体升华,用最纯净的心态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吧!

层次有限,不对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