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好自己才能圆容大法


【明慧网2006年6月21日】看了明慧网上同修的文章《能坚持在法上修的同修应重视写出修炼经历》一文,觉得应该谈一谈自己这些年来正面圆容大法的一些经历。应该说很多方面做的还很不够,其间受到的干扰也很多,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都有惊无险的走了过来。希望这是一篇抛砖引玉的文章,能够让更多一直以来正面证实大法的同修写出自己的事迹,作为整体共同提高。

在1999年7.20邪恶铺天盖地的迫害开始之后,“法轮功”三个字在大陆已经成为一个非常敏感的名词。可以说在那样的环境下,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了一个受到高度关注的群体。同时也应该说,对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的自身修炼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正象师父在《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中说的那样“可是在这场迫害中,也在给大法不断的升高威望与知名度,不断的推向国际舞台、推向人类的顶峰。旧势力安排这场迫害的其中一个目地也是这样,这不是也在这样干嘛,人类也越来越瞩目。”因此处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你周围的人,不会再把你当作一个和他们一样的普通人看待,而是真真切切的把你当作一个“法轮功”看待,你一举一动的好和坏,已经和“法轮功”好和坏紧密相连。“你们修炼人的表现是纯正的,有多少人是看到了你们的表现就觉得你们就是好。如果我们自己平时不注意自己的行为,那你们的表现常人就会看到,他不能够象学法一样深入的去了解你,他就看你的表现。可能你的一句话,一个表现,就能使他得不了度,就能给大法造成不好的印象。我们得考虑这些问题。”(《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因此此时我们都能更为深切的体会到,每一个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都已经成为了能否证实法的见证。

因此平时我很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我想到在你的不经意间,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观察着你,在观察一个法轮功弟子是什么样的。平时在单位,从不在个人利益上争夺什么,有的时候科室领导要平衡各方面的利益关系,当把一些常人看来吃亏的事情安排给我时,我总是平静的接收下来并认真的做好,同时,努力上進,全面发展。这并不是为了去求得世间的什么名和利,而是让人们认识到:大法弟子都是非常优秀的。

在我的博士后出站论文答辩会上,我的表现赢得了大家的一致赞誉。科主任握着我的手说:“确实不一样。”是谁确实不一样呢?不是我,我想他想表达的是:“法轮大法弟子确实不一样。”同时,在常人中一个较高的位置,较高的学历,较出众的能力,甚至较好的经济基础都能够为证实大法所用。

记的我在一个打印社打印材料,后来这个打印社的主人和我成了朋友。她对我说到:原来一直以为炼法轮功的肯定都是某些方面不如意的人,或者对社会有不满的人,或者文化层次比较低的人,但在接触了我之后改变了想法。用她的话说,我这么高的学历(博士),这么好的工作(一所大医院的重点科室的医生),这么幸福的家庭(妻子也是博士后),眼看着的光明的发展前途(因为我还年轻),没想到也对法轮功这么信,从而使她改变了原来的想法。

并且在以后的接触中,也使她认识到我们大法弟子“就是和一般人不一样”,比如:我在她那里打印材料的时候,有的时候由于她的错误而浪费了一些打印纸,我都站在善意理解的角度把这部份纸的钱也都付了,从而避免了她的损失。有的时候我去她隔壁的活动室,都是事先把地擦一遍。在这些平常的小事中,她真切的体会到了大法修炼所要求的“真善忍”的具体体现,从而为她后来更好的理解大法和“三退”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起到了证实大法的作用。

平时工作中,作为医生接触的患者人群很大,都可以通过不同方式证实大法。记的一次一个病人要做手术,我看到在他的陪护家属中有一个人胸前佩带着法轮章,这在当时那个充满邪恶因素的环境里也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举动。我就问她:你是法轮大法弟子啊?当那位大法弟子回答“是”时,她家别的人脸上都有些不自然。我就接着说道:“我也是大法弟子。”当时那位患者的家属都有些愣住了,而那位大法弟子就非常的激动,她接着问我:“那你现在还炼吗?”因为那时还是迫害大法非常严重的时期,有一些大法弟子已经放弃了修炼。我说“当然”,就这样寥寥的几句话,引起的连锁反应却是不一样的。

后来那位患者的另一位家属跟我说:当知道你是大法弟子后,我姐姐(那位戴法轮章的弟子是他们的姐姐)高兴的一宿都没睡着觉,而这位姐姐也利用我的特殊身份,在病房中跟其他患者洪法,说你们可以说我没文化(这位大法弟子是下岗工人)、炼法轮功是“愚昧”,那这位医生可是博士生,你还能说他“愚昧”吗?……从而起到了很好的效果。而她那位患者弟弟也说:“炼法轮功的给我做手术,我放心!”

一次一对夫妻带着自己的上小学的孩子来看病。这个孩子在脊髓上长了一个肿瘤,出现了瘫痪的迹象,必须手术,而这样的手术风险比较大。我首先态度和蔼的指导他们進行术前的各种准备工作,取得他们的信任,進而在术前交代病情的时候,告诉他们可以和孩子一起,从现在开始在心中认真的默念“法轮大法好”,一定会对手术的成功,术后的顺利恢复有很大的好处。孩子的父亲答应了。在手术前,我看到孩子躺在手术床上,嘴里还在“念念有词”。手术進行得出奇的顺利,当打开脊髓外面的被膜时,肿瘤自己从里面鼓了出来。这样的奇迹使孩子全家都相信了大法。在孩子住院期间,因为资金不够,有需要钱的时候,我借给了他们1500元。孩子的父母很感动,当孩子的父亲回家去取钱的时候,家里的人听说这件事,还问道:“现在还有这样的人吗?”孩子出院的时候,我给他们拿了法轮功真相的光盘。后来孩子的父亲来看我,跟我说,光盘拿回去,全家都看了,完全相信了法轮功,孩子天天都念“法轮大法好”。平时光盘就由孩子保存着,并时常的把自己的同学领到家里,给他们放光盘。孩子的奶奶特意从别的地方来取光盘,拿回去看,最后全家几十口人通过这两张光盘了解了真相。

这样的例子很多,还有一个患者,后来知道也曾经是大法弟子,但在迫害开始后逐渐放弃了。在我这里得到光盘后,拿回去自己看,和自己的同学一起看,大家都了解了真相。尤其在光盘中看到大法在海外洪传的壮观场面,使他们很受鼓舞。后来那个患者打来电话,表示她的很多同学都要学习法轮功。

我也经常利用出门诊的机会给来看病的患者发真相材料,或利用其他方式证实大法。一次来了一个年青的患者,得了一种后遗症非常严重的疾病,目前世界上还没有可以治愈的办法。看到他痛苦的表情、失望的神态,我跟他介绍起了法轮大法。当时诊室内外的人很多,影响很大。恰好我的一个朋友听到了,出于对我的关心,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我妻子。我妻子很生气,但我想到,我这样做并没有别的目地,就是要证实大法的超常和科学,我做的事是正的,不允许邪恶迫害,后来事情就平息了。

还有一次,收治了一个在煤矿被砸伤导致瘫痪的患者。患者的家属给我钱,我拒绝,但他们还是把钱硬塞给我。后来我在查房的时候,把钱又还给了他们,并告诉他们:“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从不要患者的钱。”当时屋里很多人都静静的听着。后来知道患者的母亲也是大法弟子,她来看儿子的时候告诉我:“患者的妻子给她打电话说:“妈,我们今天遇到贵人了,遇到‘你们的人’了,给他钱说啥也不要。”这位大法弟子的小孙子当时就在电话旁,听到这件事情,就在屋子里高兴的喊起来:“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

工作中,接触的患者或者患者家属什么职业的都有。一次,遇到一个患者的朋友,是省内一个臭名昭著的迫害大法弟子的监狱警察,我就直截了当说:“哦,你在那儿工作,那里不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吗?”他连一句都没有反驳就承认了。我就告诉他,迫害大法弟子不是迫害完就没事儿了,国外有一个“法网恢恢”网站,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都榜上有名。他问我:“那有什么用?”我说,等到还法轮大法清白的时候,这些人都逃脱不了正义的审判。我接着告诉他,你们那个监狱就有好多在“法网恢恢”网站“挂号”的。他问我:“都有谁?”当我说出他们单位他认识的人的名字后,他明显是受到了触动,我半开玩笑的跟他说:你叫什么名字,我回去给你查查,看看你“挂没挂号”,他赶紧说:“我从来也不参与!”

工作环境中,自己周围的同事也通过你来了解法轮大法的真相。记的一个学生跟我说:“老师,你是我在这个医院见到的唯一一个给患者用“青霉素”的人(注:“青霉素”是一种没有“回扣”的抗生素)。在看到我给不止一个患者退钱的时候,他跟我说:“老师,你们一个炼法轮功的,比十个××党员都强!”

有的时候,我们大法弟子整体配合,我做的一些事情还可以成为讲真相的素材。一个熟悉的同修告诉我,一次她和女儿坐公共汽车,演起了讲真相的“双簧”。在车上女儿问她是不是现在的外科大夫给人做手术都收“红包”(“红包”在大陆就是指收钱),她回答说,不,如果大夫是炼法轮功的,就从来不收人家的钱,因为他们都用“真善忍”要求自己……

除了日常的工作之外,自己还要带教学,给各个层次的学生讲课,都可以利用各种方式跟他们谈到法轮功的真相。一次,一位和我在同一个系统的另外一个医院工作的同修告诉我,很多学生都知道我,而且因为我的铺垫,再跟他们提起法轮功真相的时候,他们都很容易接受。

由于自己平时严格要求自己,在工作中表现出色,医疗、教学、科研、外语、个人素质和能力样样出色,就使很多知道我是大法弟子的各个科室的人员、机关领导人员,领略到法轮大法弟子真实的一面,使邪恶的谣言不攻自破。一个同单位的大法弟子告诉我:“别看你没‘暴露身份’(指没有直接受到邪恶的骚扰和迫害),其实很多人都知道你,你做的好就证实了大法。”

平时和同修们做真相材料的时候,都难免有不同的意见。站在证实大法的基点考虑问题,就会配合的顺利。我们这边的一个协调人,曾经负责很大一片地区的资料运作,这位同修非常认真,认真的甚至有些“叫真儿”。有些真相材料自己已经做好了,他偏要推倒重来。有些材料已经能够使用了,他还要做的更好……,甚至一个数字,一个标点,一个措词,他都要精益求精。有的时候心里会过不去,真想撂挑子不干了,或就想坚持自己的意见,“凭什么偏得听你的?”可是都能够很快的冷静下来,站在正法的基点,更好的配合,更好的圆容,从而避免了给邪恶以可乘之机,使我们的整体发挥出更大的威力,更有效的救度众生。

正法修炼中,救度众生是一个持之以恒的过程,不能因为一时看不到效果就动摇了我们的决心和干扰了我们自己要完成的使命。我的父亲因为多年来受恶党无神论的灌输,同时由于自己又是一名医生,自认为对人体组织结构认识的很清楚,根本不相信神的存在。对于我修炼法轮大法,他非常的不理解。在1999年之前,他为了让我放弃修炼可谓想尽了各种办法,软硬兼施。他为了找出大法的“荒谬”之处而读过《中国法轮功》、《转法轮》,对书中涉及到的超常现象,他曾经不止一次跟我“谈心”,对我这样相信这些“迷信”大发雷霆,摔过东西,到炼功点闹过,掀过桌子。1999年7.20邪恶的迫害开始后,为了让我放弃修炼,他更是费尽心机。打过我的嘴巴,用皮带抽过,把我的脑袋往墙上撞过,给我下过跪,当着我的面吃过要自杀的药……当时家里的环境很差。

其实他在思想理智的时候,也说过我的“涵养非常高”之类的话。我想:他心里是非常清楚知道大法好的,可为什么就不能对大法有一个正确的态度呢?回想起来,他一方面是对大法中所涉及到的超常现象不能理解,他曾经说过:“你只要能让我看到有神仙,我就相信。”另一方面,父亲非常清楚共产恶党的邪恶,用他的话说:“我这么大岁数,什么没经历过。”“我现在打你是轻的,等××党把你抓進去,你遭的罪就不是这样了。”实际上,对神的不能理解,是中国大陆很多人都有的想法,这其实是共产恶党几十年无神论洗脑的结果。父亲这一辈人,其实他们都曾是共产恶党的受害者,却又在不知不觉帮助共产恶党迫害别人,甚至是自己的亲人。共产恶党使人丧失了人性,丧失了理智,真的在把人变成对神犯罪的罪人,甚至把人变成鬼。当时在我的心里认为在这个世界上能比父亲更为顽固的人找不出第二个,想让他转变思想简直太难了。我当时想:如果有一天父亲能够转变过来,这个世界上的人就都能够转变过来,成为大法救度的生命。

但有一次,父亲说:“这个世界上,谁炼法轮功他都能理解,就你炼他无论如何也理解不了。”因为在他看来,在我的人生经历中,没有一点和“神”沾边儿的因素,而我又是一个学医学的,对人体应该是认识最清楚的,怎么会相信“神”的存在呢?父亲的这番话,使我悟到:我们大法弟子生活在不同的环境中,有着不同的工作、家庭、人生阅历,不同的职业、特长等等,都可能担负着从不同角度破除常人正面认同大法的那层尘封他们已久的“壳”,从而达到使不同的世人最后得到救度的希望。就象我的父亲这类人,正因为有我这样的他们认为绝不可能也“迷信”的人在真正的修炼大法,从而促使他不得不去思考,破除着共产邪党对他们的控制和毒害,保留着被挽救的希望。

所以在那样的艰苦的日子里,在父亲看到真的无法动摇我修炼大法的意志后,我和父亲之间似乎陷入了“僵持”。当然这里有我始终无法坚定的向父亲讲清真相有很大关系。但无论如何,我的存在就在起着作用,师父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随着邪恶的消除,父亲也在一点点的转变。也许这就象是一个“愚公移山”的工程,我在家庭和工作中正的表现体现着法的慈悲,我们的关系在不知不觉间和解着,父亲对大法的态度也在不知不觉中转变,曾经说出过做人还是要“行善积德”,并且平静的接受了同修送给他的《九评》,这在从前都是不可想象的事情。我想在不久的将来,随着正法進程的不断推進,随着大法弟子更加精進的救度世人,一定会有更多象父亲这样“这种人虽然固执,可是根基并不一定不好”(《转法轮》)的人清醒过来,如果没有大法弟子的互相配合和补充,没有持之以恒的救度众生的毅力和慈悲,没有每一位大法弟子在日常生活中正的表现对大法的证实,是不可能达到的。

我也走过弯路。有一段时间,学法不够精進,被邪恶钻了空子,在色心上犯了错误,和一个常人女孩有了出格的举动。尽管很痛苦,既痛苦自己怎么会做出这种作为修炼人最为耻辱的事情,更痛苦自己一犯再犯。一天晚上在梦中,看到自己站在两个互相嵌合得非常紧密的方形黑色大柱子上,两个大柱子交替滑动着向下降,我就这样从一个柱子移动到另外一个柱子上,两个柱子交替把我接住,慢慢向深不见底的黑暗沉下去……。我修炼这么多年,师父是头一次如此清晰点化我是在掉层次的梦。我平时做证实大法的事情总是骑自行车,可那段时间我的自行车的链条总是松,后来悟到那段时间真是“掉链子”呀!亏我还是一个1993年得法的老弟子,真是愧对师父!

但在这样的时刻也一定要保持修炼人的清醒和冷静,要知道这样的事情不是真正的自己要做,这是邪恶旧势力的迫害,我们一概否定。我们有错误,但是是师父在管,是师父安排我们的路。在心情出现极度沮丧苗头,甚至丧失修炼信心的时候,要及时发正念铲除不是自己的外来干扰,同时坚决归正自己的行为。修炼还没有结束,想让我们离开大法的念头决不是自己,我们犯了错误,师父还在给我们机会,还在等待着我们返回来。师父永远都不会抛弃我们,我们无论犯了多大的错误,都过去了,我们要从新做好,我们一定能够从新做好。摔倒了就爬起来,迎头赶上,更加精進的做好三件事,不陷在悔恨之中,这也是证实大法的举动。

而且从这个教训中我悟到:修炼是一时一刻,一思一念都不能放松的,自己作为常人的时候受到堕落社会观念的熏染,色心很重,但从修炼大法开始都能非常明显的把它消除的很少了,都能一直把握好自己,为什么到了最后反而在这方面犯了错误?总结起来,就是没有严格要求自己,“当然,多数处于这种情况的弟子其实是因为开始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轻微执著或者观念的干扰,被邪恶钻了空子、加大了这些因素造成的。”(《越最后越精進》)所以修炼的路上,是逆水行舟,不進则退,惟有勇猛精進到最后一刻,才能圆满。

修炼好自己是根本,所以一定要无条件学法,学好法。从正面圆容大法,证实大法的伟大,是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的责任,也是我们的永恒荣耀和幸运。而这充实未来新宇宙的伟大和荣耀,都从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的身上,归于为宇宙众生耗尽一切的我们伟大的师尊。让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都能珍惜这万古难求的随师正法的机缘,不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不负自己的历史洪愿,都能“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