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怕心,走出死关


【明慧网2006年5月29日】我在修大法之前就一直在寻找人生的真谛,年轻时就有过“如果生在释迦牟尼佛的时代就好了”的感叹。几年的时间学了很多气功,最后却有一种“不过如此”的感觉。后来在书店里看到了《转法轮》,欣喜若狂,请回去一口气读了好多遍,每一遍都明白了一些以前不明白的道理。此后又照着《中国法轮功》自己学习五套功法。在此过程中师父曾指引过我,通过别人的口告诉我附近有同修在一起集体炼功学法。但自己被旧的东西挡着,觉得这么好的功法应该独修,就没有去找他们。此后也在杂志上看到了师父在广州办班的信息,也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去。

96年的一天,父亲回家来告诉我,在广场上有同修在集体炼功,我去了,参加了集体炼功。在同修的帮助下,我与新学员们一起看师父的讲法录像,一起学法炼功。那段时间感觉自己去各种心去得也很苦,以前练过的许多气功不断的从脑子里往外翻,很长时间之后才将它们从脑海里驱除干净。

99年邪恶铺天盖地而来,在那个高压的环境里,在慈悲伟大的师父几乎为我们承担了一切的情况下,我由于怕心而被邪恶钻了空子,写了不该写的“三书”,在洗脑班上说了不该说的话,在怕心的支使下烧毁了大法书。犯下了永世难以还清的罪恶。

此后的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一直生活在懊悔和痛苦中走不出来,那种感觉啊,真是生不如死。慈悲伟大的师父没有放弃我,在师父的指引下,我得到了师父的新经文,从一个小纸条几句话开始讲起了真相。但懊悔之心和怕心一直跟随着我,导致讲真相的效果一直不好。2000年终于下定决心到天安门去,向政府讲清真相,说明情况(现在回想起来那时还是抱着求圆满的心去的),被家乡的警察抓回来关在看守所。在看守所的那段时间里,还是由于怕心的缘故,向邪恶提供了99年以前曾集体学法的地点和请大法书的地点以及辅导员的一些情况,写下了“思想认识”之类的东西,再次向邪恶妥协。在被亲人营救出来之后,觉得自己提供的是以前它们应该已经知道的情况,写下的东西也不是从内心来得,感觉是在欺骗邪恶。后来通过学法和师父的新经文,才知道自己做错了,还是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从看守所出来后虽然也做讲真相的事情,但一直为自己的安全担心,怕出问题,所以一直不能做更多的事情,讲真相的效果一直不好。此后通过读明慧上同修的交流,认为自己是因为没有发表严正声明,就通过网络在明慧网上发表了严正声明,认为这样就应该没问题了。但实际面对面的讲真相的效果还是不好,别的同修一句话就能劝退一个邪党党员,我自己说了一大堆却不起作用。

很长时间“三件事”一直做得不好,不能坚持学法,不能按时发正念,讲真相的效果也不好。自己也一直处于很懈怠的状态。师父发表了新经文《走出死关》,第一次看《走出死关》,觉得好象是写给那些给恶党特务机构当了特务、内线的人的。但师父在经文中说,“……还有一部份向邪恶妥协中或多或少、或大或小干了对于修炼人来讲最可耻的事。”看着师父的经文,回想自己走过的路,却发现内心隐藏的怕心,其本质还是一个“私”啊!我明白了原来师父是在对我说啊,“怕心”这颗心早就该去了,我却到现在才明白过来,耽误了多少救度众生的机会啊!作为一个大法学员,如果不能真正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不能同化大法,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为了一个“私”,都没有任何意义,这样的人根本也不能称为“大法弟子”。在我的环境中除了父母基本没有同其他同修有联系,没有同修之间交流的环境,只有借明慧网的一角,将自己的经历写出来,将自己的罪恶暴露出来,将自己的“怕心”暴露出来,做一个干干净净的大法弟子。

以上是个人所悟,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