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追查活摘器官案 制止迫害(上)

彻底制止邪恶利用劳教所、监狱等邪恶场所迫害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6年6月22日】2006年3月以来,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惊天罪恶被曝光:在苏家屯集中营里,包括男女老幼的数千名法轮功学员的内脏、眼角膜等器官被活体摘取贩卖,然后被扔进营内的焚尸炉焚化灭迹。而据一名证人说,全国类似苏家屯的秘密集中营至少有36个。这惨绝人寰的罪恶从2000年底即开始,并在中共各地的劳教所、监狱、秘密集中营及相关医院普遍发生并持续至今。

为揭开中共反人类罪行之水下冰山、彻底制止迫害──揭开江泽民流氓集团和中共恶党对法轮功学员大面积肆意关押、精神摧残、性侵犯、酷刑及虐杀的全部罪恶,2006年4月4日,法轮大法学会和明慧网发起了“赴中国大陆全面调查法轮功受迫害真相委员会”,并随即组成了“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CIPFG),联合国际社会正义之力,全面彻底地调查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并终结这场持续近七年的残酷迫害。

随后,来自澳洲、欧洲和美国的CIPFG调查员申请赴中国大陆调查的签证,遭中共使领馆拒绝。多方证据显示,中共正在紧急销毁人证物证。然而中共垂死挣扎中的抵赖与行凶,只能欲盖弥彰,罪上加罪,加速覆亡。

古谚云,天有象,地有形,人有动。越来越多了解真相后清醒的人们及海内外所有正义力量,正在为彻查中共罪行而汇集和运作,调查真相、声张公义、终结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的人间大势已在形成。

本文内容:
一、彻底调查法轮功受迫害真相
 * 每个法轮功学员都是CIPFG调查员
 * 觉醒后的知情民众一个接一个地站出来
二、追查迫害主要责任者
 * 建立迫害责任者数据库和全球起诉
 * 彻底追查用手术刀杀人的白衣刽子手
三、CIPFG成立后参与迫害者惶恐不堪
 * 曝光“春雷行动”
 * 医院动向
 * 中共通知销毁机密文件、屠杀“功臣”
 * 参与迫害者十分惶恐
四、制止中共暴行,国际社会携手调查
 * 欧洲议会副主席亲赴北京进行中国人权实况调查
 * 加政要及著名人权律师启动独立调查
 * 美众院一天三决议谴责中共迫害人权案
 * 81位美国国会议员联名要求布什彻查活摘器官真相
 * 澳洲部份组织和个人加入CIPFG
 * 欧委会动议案要求中共向国际调查团开放所有劳教所
 * 韩国会对外合作委员长呼吁国际社会携手调查、制止中共暴行
 * 台湾总统陈水扁表示应调查活摘器官事件
 * 英国SkyTV乔装记者证实中国非法器官移植
 * 大陆知名律师、学者申请加入调查团
 * 黄丝带表达民众心愿

一、彻底调查法轮功受迫害真相

*  每个法轮功学员都是CIPFG调查员

近七年来,海内外法轮功学员一直在系统地收集、整理和公布揭露中共江罗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第一手资料。尤其是作为主体的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更是这场持续近七年的灭绝迫害的直接见证者,他们每个人所遭受的迫害就是一份确凿有力的证据。据此,“调查迫害真相委员会”发布了关于《调查取证范围的通知》和《关于第一批追查取证对象名单的公告》。国内的法轮功学员立即行动起来,成为调查团的一线成员,整理写出自己所受的迫害经历,调查同修在监狱、劳教所、医院等场所遭受迫害的情况,收集相关的证据及迫害责任者的详细信息,向CIPFG提供调查线索,补充和反馈调查取证范围,并对监狱、医院的动向进行跟踪报告。例如:

重庆法轮功学员报告附近监狱异动:明慧网2006年5月10日报道,自日前中共公安部长周永康流窜至万州,连续两天在万州党校召开秘密会议后,5月7日,大批法轮功学员被用司法专用全封闭集装车(当地没有这种车),从外地(可能是辽宁)转移到万州分水三河劳改农场和长滩监狱,各地约有一千多人。并且,忠县铁门农场(茶山)也正在腾空亿万吨的粮库为此做准备。这些大型监狱建在离重庆城区300公里的丛山之中,这些地区有当年中共建造的庞大地下军事建筑群,外面只看得到监狱干部住房,進出的道路很单一。而且,重庆是中共的“大后方”,有西南医院、大坪医院、新桥医院等大批超大型军事编制医院,有第三军医大学等中共控制的内设各类人体研究中心的大型医学研究机构。

湖南法轮功学员反馈监狱动态:2004年11月,241名大陆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向全国人大、最高检察院等机构递交具名控诉信控告赤山监狱之后,赤山监狱的学员被全部转移,被分散关押于长沙监狱、常德武陵监狱、常德津市监狱、株洲网岭监狱、郴州监狱等五处。如2005年3月23日,曾海其、邓烨、李学先、徐鑫、曾志远、郑士富、王庆生、曾胤华等八人被从赤山监狱转往湖南省郴州监狱。

盘锦学员补充追查取证名单:近年来,盘锦监狱非法关押了大批法轮功学员,是江罗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个邪恶场所,故建议将盘锦监狱列入追查取证名单。目前盘锦市的学员被分散关押于盘锦监狱、抚顺监狱、锦州南山监狱、沈阳监狱城(包括辽宁省女子监狱等)、马三家劳教所、本溪劳动教养院、辽宁沈新教养院等多处。盘锦市教养院和本溪劳教所学员已被全部转移……。

邯郸法轮功学员揭露:邯郸劳教所被长期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近期已被全部转移到保定。

披露2001年在怀柔县看守所的可疑经历:2001年元旦,我和两位同修去北京上访,在王府井大街就被警车堵住,当时全北京的公安在街上大肆抓捕学员,说是执行江氏的命令,宁可错抓一百也不可放走一个。我们和其他四、五十位法轮功学员(其中有一个两岁的女孩和一个八岁的男孩)一起,被全副武装的武警押上几辆军用大卡车,送到怀柔县看守所。

在那里,我们被几个凶恶的挎枪武警带到一个四面是高墙电网围着的水泥坪里检查身体。在呼啸的寒风中,女看守把我们的衣服扒光查看皮肤,然后把我们带到了另一间房里,里面坐着一个医生,问我们多大年龄,有没有得过肾病,又查看了眼睛和心脏,最后给每个人照了3张相。

在被关押的七天里,他们毒打折磨我时,从不打我内脏部位。一次,一个高个胖子打我背部时,还教旁边的矮个哪里可以打,哪里不能打。后来我绝食时,一个姓唐的女主任用电棒长时间电我面部、四肢,也从不电我的内脏部位。我们号子里曾关过一个二十多岁的长发女孩子,进来时就一直昏迷不醒,第二天被拖出去就再没回来。元月七号晚上,我丈夫和姐夫找到看守所来把我要出。出了大门,姐夫就对我说:“好险,我们要晚来一步,你就被送‘西伯利亚’了。”

2001年唐山年轻的法轮功学员被一辆辆军车拉走:2000年12月,我和同修们到天安门广场打“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被警察绑架。因不想连累他人,我们坚持不报姓名和住址而遭毒打。我绝食绝水抗议五天后,和另外一些同修被押上车转移。车在一个收费站停下来等候。一个小时左右,陆续来了许多载满学员的车,其中不少是大型客车,组成了一个长长的车队,开上了路面都是冰雪、已被封闭了的京津唐高速公路。最后,车队到达唐山一个看守所。车一停,每辆车就上来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被号脉通过的学员,便由军人夹送到一辆辆军车上。看他们有条不紊的样子,便知这种交接决不是第一次。因一位女医生说我心脏有问题,我被留在了唐山看守所。在那过程中,我看到拉来的学员都是年轻人,军车装满后,便一辆辆开走了……。

饮马河劳教所曾转移数批法轮功学员到青龙山:从2004年春天开始,大约有五到六批(每批10多人)长春、图们、舒兰等地的30岁左右不转化的学员,被转移到“青龙山”。据狱警讲,“青龙山”归中央直接管,凡是两次或三次被抓捕坚决不转化的年轻的男大法弟子,在九台饮马河劳教所折磨一个月左右,之后全部分批转移到“青龙山”,对外宣称是批捕,转移时不许带衣物,之后就音信全无。他们的衣物至今仍保存在同修那里。据了解,在吉林省松原前郭县王府镇有一个青龙山村,离乾安县很近。

……

*  知情者接连出来作证

面对中共长近七年的血腥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始终和平理性地讲真相揭露迫害,他们对真善忍的浴血坚守,唤醒和激发了越来越多民众的良知和勇气。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黑幕正是在这种大背景下曝光出来的。可以预见,随着正义之场的扩大,那些了解迫害内情,甚至曾经被胁迫参与过迫害的人都可能站出来,所有的谎言和罪恶最终都将暴露在阳光之下。

两证人公开露面揭露苏家屯集中营黑幕

苏家屯事件被揭露的6周后,4月20日,披露苏家屯集中营惨案的两个证人在美国华盛顿Mcpherson公园公开站出来,作证并谴责中共加紧销毁证据,欺骗世界舆论。


证人皮特和安妮公开站出来指证中共的罪恶

女证人安妮的丈夫是亲身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苏家屯医院脑外科主刀医生,现正处在肺癌晚期。安妮说她是以给丈夫赎罪的心理站出来的,她在集会上说,“如果不站出来,我可能能活到六七十、七八十岁,但一辈子会心里压抑”。作为记者的男证人皮特曾收到中共的威胁电话,他说:“我已把生死置之度外,我甘愿用我生命作为证据来揭露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

沈阳老军医三度揭露中共用军事手段操控活摘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

2006年03月30日,一位来自沈阳的老军医指证:全国类似苏家屯的秘密集中营至少有36个,位于吉林的代号为672-S的集中营,关押了超过12万来自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和异见人士;吉林九台地区集中营的关押人数超过1.4万……。中共中央军委在1962年就行文,省级政府有权在所辖军区的监管下,设立重刑犯的资源再回收机构,这政策一直沿袭至今。据1984年补充规定,重刑犯的器官移植被合法化。1992年后,活人甚至死人尸体都成为了生产原料。并且现在“中共中央已同意将法轮功学员作为‘阶级敌人’,法轮功学员不再被当作人类而是被当作生产原料,成为商品。”

4月30日,这位老军医再次投书披露中共用军队系统监管法轮功学员集中营、由军队和武警医院活体移植、出售器官甚至活人的罪恶。他指出,中国的实际器官移植数量要比公开的多几倍:如果官方公开数是一年3万例,那么实际数量应是11万例。中共与境外势力勾结,将大批活人卖到国外,在国外进行器官移植,很多中国在海外的使领馆都参与其中。中国已成为国际活体器官交易的中心,在2000年以后一直占世界活体器官移植总数的85%以上。以上数据是军委上报资料的一部份,有几人还因突出“成绩”被晋升为将军。

5月7日,老军医揭露了在北京秘密召开的“中央军委处理涉外宗教问题会议”中的一些内容,针对集中营绝密信息大量外泄,“中央军委”要求进一步强化保密体系,封闭法轮功的信息渠道;要求对声援法轮功的非法轮功人员按法轮功人员处理;将顽固不化的不受控的基督教、天主教等教徒与法轮功学员同等对待,将迫害法轮功扩大化。同时,对军队、武警及医疗系统进行内部清洗,以稳定军心。

原国家安全部人士向CIPFG提供中共特务机构情况

2006年6月5日,一位原国家安全局人士发给CIPFG关于中共特务机构的情况报告,希望对于CIPFG的调查工作有所帮助:

国家安全局是共产党的庞大特务机构,男女都有,从中央(安全部)到市级(安全局)都有。市委一科是法制科,都要参与到安全局,他们都是隐藏的便衣特务。对内一套身份,对外一套身份:可以是做生意的,或董事长/经理,或宾馆服务员,需要什么身份就有什么证件。他们可调动一切资源:飞机、汽车、轮船、银行、警察、部队……。他们被规定从局长退下来的人6年不准参与到社会,因他们太清楚内部情况,否则会泄露国家机密。正因太了解中共的整人手段,他们连自己的儿子也不信任。

从海外入境中国的人,不论是何身份,一律监控到底。宾馆24小时窃听监控,周围的一切人都是由安全局安排的。被监控的人要去哪里,也是一站接一站的无间隙监控。

中共要对付谁,不是看其做的对不对,就算这人或团体从不做坏事专做好事也会下狠手,对法轮功就是这样。99年迫害前,有位安全局局长也炼法轮功,一学员问他去不去参加法轮功的法会,局长说法轮功太正了,专做好事,共产党以为法轮功在和它争夺群众,发展快了,这样好的团体不会再让他存在了。果然没过几天迫害开始了。

退伍老兵提供调查线索:辽宁境内隐蔽的军事山洞可能是秘密集中营

5月18日,一名沈阳退伍老兵投书说中共灭绝人性,不择手段迫害人民,现提供以下秘密军事基地线索,希望早日查出邪恶集中营,解救那些危在旦夕的好人:

从1966年4月开始,为落实毛泽东的“深挖洞”的指示,野战军几乎倾巢进入深山打洞。我所在的军团负责辽宁的建昌、建平、凌源、绥中、赤峰、内蒙的翁牛特旗的林西、锡林浩特的南山。以上这些地区的深山,只要符合开山条件基本上都被掏空了。步兵团负责掏山洞,工程兵负责被覆(内装修),通讯兵埋电缆和通讯线架设。68年底完工。那些山洞的洞口非常隐蔽,几十吨重的钢筋水泥结构的自动门,外加隐形装修,和荒山没有两样,不走近细看根本就察觉不出。一副军长讲话时称:“洞里计划配备最先进军事装备、医疗设施及可供10年的军需用品,最小的洞都可容纳一个团。”

济南医疗工作者揭露中共的“一条龙杀人产业”

2006年04月14日,一位在济南医疗系统工作长达20多年,因对罪恶保持沉默而良心备受煎熬的知情人投书海外媒体:


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电话调查(闪画下载

位于济南市的山东省千佛山医院、山东省警官总医院、山东省监狱、山东省女子监狱(位于工业南路上,对外挂的牌子是“山东省兴业发展有限公司“)及更多的监狱、劳教所共同勾结,形成了从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活体器官库的建立维持、器官移植市场及中介,到活体器官摘除、移植、实验及利益分赃等环节的完整的“一条龙杀人产业”。这两家医院都直接得到中央一级的明确指示,由院方全力组织直接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活体器官移植采用了“流水”作业。

千佛山医院与天津联合成立了“东方器官移植研究所山东肝移植中心”,肾移植、睾丸移植、肺移植、角膜移植等在该院非常普遍。医院编制病床800张,有副高以上职称人员300余人,博士、硕士研究生导师44名,山东大学兼职教授90余人。该院现承担山东多所医学院临床实习教学任务。正如揭露苏家屯集中营的证人所说,“法轮功学员的生命得不到保障,其身体被用来给实习医生做实验。”

山东省警官总医院分为内外两个院,外院向社会开放,一般人和警察可以看病。内院设在两道铁门之后,实质上是一所监狱,内院的规章制度按照监狱执行,只是多了大量的医生和医疗设备,器官摘取多在这里进行,这里是残害法轮功群众的人间炼狱。

湘雅医院一天内完成移植手术17台,疑是全国器官调配中心:据湘雅医院网站报道,该院于2004年9月专门成立了器官移植中心。2006年4月28日该院就同时为17名患者完成了移植手术,其中2台肝移植、7台肾移植、8台角膜移植。该院称:“如此多的大型移植手术在一天完成,标志着我院器官移植手术已成为常规手术。”据记载,2005年5月26日,该院完成了15台移植手术;2005年9月3日,该院完成7台换心肝肾大型手术……。频率之高,出人意料。

2005年6月3日新华社报道称,国家级移植医学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已落户在湘雅三院。研究中心主任,原湘雅三院院长黄祖发说,该院在生物材料、组织工程、细胞组织移植和器官移植方面走在了全国的前列,下一目标是建成集“科研、临床、开发、生产为一体”的国家级的移植工程中心。

知情人透露,2005年9月,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该院指出,要形成全国调配网络,“不用往返运输供体将使移植手术成本下降一半,且质量也因为等待移植时间的缩短而大大提高”。10月在卫生部会议上,黄洁夫说要让该院承担全国调配网的协调工作。学者推测,卫生部在军队的参与下,在全国设有几个大型器官库,湘雅三院充当了全国器官调配中心的作用。

该院对外十分低调保密,在网上基本上查不出有关移植方面的具体情况,并且对上网信息实行严格的审核制,要院领导签字审核后才能上网。

上海市市科委投资800万,五医院从事移植临床研究:明慧网接到读者投书,2004年《解放日报》报导,自从2002年,上海市科委设立多种脏器移植“重大研究课题”,投资800万,“推动”包括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二医大附属瑞金医院、市一医院、二军大东方肝胆医院、市肺科医院在内的五医院从事心、肝、肺等大器官移植临床研究。

2002年,上海市各种脏器移植手术近500例,其中,心、肝、肺、胰等大脏器移植患者110例,比2001年度增加5倍多;2003年,移植总数接近1000例,其中肝移植400余例,心脏移植57例。上海达到多个“全国乃至国际第一”,如急诊肝移植“突破零”、世界首例非血缘供体成人肺叶移植,“肝移植和腹部器官联合移植”和“活体肝移植与肝肾联合移植”“夺得2003年度上海市临床医疗成果奖”。

仅从二医大长征医院解放军器官移植研究所1999年的移植数寥寥无几,到2005年4月22日至4月30日的9天内,就完成了16例肝移植和15例肾移植,再到2006年4月该院医生称“有30个在排队等着”,“24小时手术,有好几拨人,我们有四组人可以做”,就可见在这些“科研成果”的基础上,上海的移植“产业”的“突飞猛进”之一斑。

厦门长庚医院将主营器官移植:中国时报2006年5月1日报道,由台湾两大公司耗巨资在厦门新建的厦门长庚医院将在今年底建成使用,器官移植被列为重点发展方向。该医院规划为拥有4500个床位的综合型三级医院。厦门台商爆料说,以邻近厦门的福建漳州的一家三级医院为例,每年至少完成3000例肾脏移植手术,其中至少四分之一的换肾者来自台湾。长庚医院重点做器官移植手术,前景必然很诱人。但台湾卫生署日前公开表示,将对参与大陆任何形式器官移植的台湾医师,按医师法重罚。

北京的医院移植忙:北京307医院的医生最近透露,现在307医院每天晚上都在做肾移植手术。他们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这么多肾源,也不明白为什么非要选在晚上做肾移植手术。手术后,他们把接受肾移植的病人都转移到附近的小医院护理;知情人举报,北京朝阳医院五一期间以每天4例的速度做脏器移植手术,希望引起国际调查机构的关注……。

广州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肾脏来源不明:4月25日,知情人揭露:最近,广州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接受了从外地空运来的8个肾脏做器官移植手术。

医药大学学生提供调查线索:我们这个长春小小的业余医药大学的尸体及器官标本竟然比东京早稻田大学还要全面。怎么可能在文革后的最近的几年中积聚这么多的尸体及器官标本?我问老师这些是否都是捐献的尸体,可老师说:这你就不要问了。后来我发现,长春的郊区竟然就有尸体加工厂。中国今天的遗体志愿捐献者真的多到需要尸体加工厂了吗?其中还包括婴儿和幼儿的尸体,难道中国的父母真的“高尚”到会把亲生婴幼儿都捐献出去吗?

辽宁丹东小孤山“尸体加工厂”背后的罪恶:辽宁丹东知情人举报:5月下旬,在辽宁丹东小孤山一个“韩国人”注册的“食品工厂”的占地3亩的破败的大院里发现40多具尸体,有男有女,年龄最小的只有7岁,最大的年龄35岁上下,内脏均被掏空,有的没有眼睛,惨不忍睹。据知情人举报,从2月份开业以来,冷藏车几乎天天在夜里从侧门进出工厂,直接开进后面院子里,后院常焚烧东西,冒起的黑烟气味令人作呕。这批尸体是5月17日前后运到小孤山的。警方接报后封锁了大院,长时间缄默后声称这是家“合法”的加工尸体的涉外“工艺品厂”。举报人认为这些尸体绝不是被处决的犯罪分子,高度怀疑这是一个秘密尸体销毁厂,而这些受害人是被摘取了器官的法轮功学员。

据沈阳老军医揭露,中共的秘密集中营多设在军事区内,都是近几年从中央专门拨款新建或改建的。海外学者分析,从丹东地区的卫星地图来看,小孤山村东北方向有座大型密集的新建筑物群,东西约400米,南北约600米,比丹东任何建筑都大而招眼。然而在国内地图对这片建筑物却无交代,从网上搜索这一区域也找不到有大型单位,怀疑这与小孤山“尸体加工厂”背后的罪恶有关。

丹东小孤山村和一神秘建筑群(放大图见右下角)

武汉市法院工作人员披露:在今年农历新年前后,110接报警:在汉口某桥洞下,发现用麻袋装的12具青少年尸体,所有尸体均从喉部一直开口到小腹处,且内脏全部掏空。这位人士说:“是内行人所为,惨不忍睹。”对此公安、新闻媒体均缄默不语。

新疆知情人举报奇台县一夜多出几十个坟头:在新疆奇台县的一个墓地,一夜之间多出了几十个坟头,有人报了案,公安人员为了探知究竟,挖开其中一墓,结果挖出九颗人头,那几十个坟地里不知该埋了几百人。当地公安逐级上报,当报到自治区军区时,军区的答复是你们知道就行了,不要再追查了。言外之意,军区是知道这几百人的死亡内幕的。这些人到底是谁?

秦皇岛秘密集中营与器官移植黑幕曝光:

2006年6月17日,CIFPG调查员报告:在河北省秦皇岛市郊外约30里处,即西王岭地段、西张庄边东北角发现一所新建的秘密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秘密集中营。

监狱北面是荒地,连着三条铁路线;东面是一大片果木园,距西王岭站点约一里地;前边就是102国道和祁连山大桥,从监狱到市里开车就十分钟的路程。监狱前边有两排废弃的破旧小厂,后边是垃圾堆。新建的监狱由一座三层小白楼和一座五层大白楼,中间夹些平房组成,还有座高高的大红砖烟筒,四面是6-7米高的围墙。监狱地势很低,非常隐秘,6-7米高的围墙不到跟前都看不到,在大道上只能看见监狱的大烟筒和楼顶。据可靠消息,此处在2006年5月正式使用,现已关押200余人,大部份是从北京等地秘密押来的法轮功学员。

隐秘的新监狱

6-7米的高墙与大烟筒

监狱在抚宁县和海港区的之间,有路直通北大营(驻秦皇岛市陆军部队)后院,警车在这里出入很勤。负责这里三区四县的迫害法轮功的610头子就是北大营的,40岁左右。北大营距离解放军281医院很近。281医院原位于北戴河区,距离海港区大约45里。这所医院是专治肾病的,自2004年一直在大量做肾移植手术。内设五层的肾病中心大楼(右边的大楼为海军老干部疗养院),有来自全国各地做肾移植手术的人,本市也有几例换肾的(正在调查之中)。目前北戴河281医院正在改建(门口的大牌子已拆),但里边的肾病中心照常营业,三个肾脏病区都有病人。现已知的主刀医生有:杨广庭(音),主治医生:刘艳斌。

2006年的5月初,281医院迁往市区(海港区)的港城大街,门牌上写着“北京军区北戴河疗养院”下边注着“原北戴河281医院、178医院、海军疗养院”。这样281医院距离凤凰店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秘密监狱就更近了。市内港城大街还有解放军408医院(海军秦皇岛肝胆病治疗中心),声称由西南医院作肝胆移植技术指导。

据悉,2003年要做肾移植手术,医院说得等枪毙犯人。2004年以后就很快了,基本上一周之内即可。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