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绝人寰的悲剧仍在进行

【明慧网2006年5月9日】

一、背景介绍

今年三月初,网上传来惊人的消息,陆续有三个证人证实:中共邪党在沈阳苏家屯建有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集中营,虐杀法轮功学员、出售器官,并焚尸灭迹。

随后又有证人指出:所谓的苏家屯地区的医院仅仅是全国36个类似集中营的一部份,虐杀法轮功学员、出售器官、焚尸灭迹在全国各地持续至今。

追查国际在调查中证实:沈阳存在着大型活体器官库,并且发现设立在沈阳的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国际移植(中国)网路支援中心在网路上的“活体器官”广告。

大纪元在电话调查中发现:许多大陆的医院都毫不讳言他们用活体器官移植,甚至承认用炼法轮功的人的器官。

更为惊人的是,中共在不敢回应苏家屯集中营的同时,急忙颁布了此地无银的《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管理暂行规定》,却把生效时间定在七月份,一些大陆医院近期突然开始大批赶做器官移植手术,那些在香港,台湾,韩国日本移植手术中介大肆拉客赶快到大陆做器官移植手术,说明以销毁集中营人证为目地的大屠杀正在进行。

而中共在这段时间,开始是三个多星期的沉默,它的驻外使领馆官员一听到苏家屯三个字就逃离记者会。然后是在海外的喉舌上发了一篇所谓“中新社记者”的苏家屯调查,里面只字不提“血栓医院”,而且“中新社”也不敢证实是自己记者的报导,更不敢把这个报导登载在面向国内的任何媒体上。3月28日美联社报导,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一个记者会上否认苏家屯集中营的存在,但是中共外交部自己对该记者会的报导却只字不敢提否认苏家屯集中营的事,中国的媒体更不用说了;直到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4月11日举行记者会,中国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政府官员和苏家屯血栓中心医院的官员,否认当地关押大量的法轮功学员,以及否认曾经有过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内脏器官牟利的事情发生,然而这个消息仍然是由世界主要的几个大通讯社发出的新闻,中国政府对国内民众及媒体仍然只字不敢提。

经过一个月的销毁罪证后,中共终于让美国大使馆和沈阳领事馆的人员进行所谓的“调查”,4月14日星期五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说美国的调查人员在中国东北的苏家屯地区调查期间没有发现任何医院被不正常使用的证据。这没有什么奇怪的,经过一个月的销毁罪证,美国大使馆和沈阳领事馆的人员当然不会发现任何证据,这不过是美国政府被中共邪党耍弄的又一个例子。

其实,这件事情要弄清楚并不复杂,国际社会只要中国政府具体回答清楚一个问题就够了:中国大陆这几年进行了如此数量庞大的器官移植手术,那些供体器官是怎么来的?它们到底是谁的器官?

二、数据的对比说明了什么?

近年来,中国器官移植数量大幅飙升,各地军队、公安、武警及二级以上的地方医院大都开展了移植手术。以肝脏移植手术为例,根据中国官方统计,1991年到1998年,8年间全国施行肝脏移植数仅78例。1999年、2000年和2001年分别施行了118、254和486例,到2003年,肝移植飙升为3千多例。2005年,一位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学会负责人披露,2005年中国进行了近4千例肝移植,近1万例肾移植,近十多年来中国已实施各种器官移植9万余例。

以最普遍的肾移植为例,医学数据显示,器官匹配率在亲属以外非常低,只有百分之几的概率。因为除了ABO血型相配外,还有淋巴细胞毒交叉配型试验、人类白细胞抗原系统(HLA)、群体反应性抗体(PRA)、以及根据不同器官移植的特殊检验要求的一系列医学检验项目。因此按照医学常识,器官移植的供体只能是活的器官,因为心脏停止跳动的尸体器官基本没有任何价值[注]。

即使在器官捐献意识发达的美国,器官移植等待的时间平均是2-7年。而在中国,很多器官中心明确表示供体都是来源于活体,而目前各器官中心普遍表示等待时间最长不过一个月,短的仅数天。

这无疑显示,那些器官移植手术的背后,有大量的活人器官库,大量的活人的器官被强行活体摘除。换句话说,99%中国大陆器官移植手术背后都有血淋淋的杀人嫌疑。

三、中国存在被随时摘取器官的活人集中营

据国内网站显示的资料,中共的公开监狱有670所,劳教所有300所,关押总人数约180万。当年各地监禁场所因大量关押法轮功学员而大幅超员。中共又在全国范围兴建了数十个秘密集中营,对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更隐蔽、残酷的迫害。

2000年10月1日,法新社报导,中共在东北和西北新建了两个可关押五万人的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法轮功学员被用火车运往那里,这些人迄今下落不明。

在中共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名誉搞臭、经济截断、肉体消灭”的灭绝政策下,法轮功被中共媒体铺天盖地的谎言抹黑、妖魔化,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被当作“敌人”而遭肆意非法抓捕、关押和残害。江氏集团的“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密令,把迫害推向了歇斯底里化,给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提供了犯罪授权。

四、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被利用来牟取暴利

早在2000年12月22日,法轮大法明慧网以醒目标题“惊世的恶毒:大陆警察密谋出售大法弟子人体器官!”发出了来自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的警报:大陆的恶警正与黑医密谋出售大法弟子人体器官,医院已有器官指标分配,仅石家庄某中医院已分得六个指标。在各地部份遇害的学员身上有不明来历的血洞、刀口,以及未经家属同意,遗体被秘密火化等案例不断出现。

2006年3月以来,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惊天罪恶得以曝光。先后有三位直接和间接证人站出来指正这惨绝人寰的罪恶从2000年即开始,并普遍发生于中共各地的劳教所、监狱、集中营及相关医院。在苏家屯集中营里,包含男女老幼的数千名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内脏器官和骨髓被活体摘取,他们的头发、皮肤、脂肪被贩卖,尸体被扔进营内的焚尸炉焚化灭迹。多位证人指证:全国类似苏家屯的集中营至少有几十个,最大的代号为672-S的集中营在吉林,关押了超过12万来自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和持不同意见人士;吉林九台地区的第五大集中关押地的关押人数超过1.4万……

五、医护人员对于盗用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实供认不讳

尽管中共当局对于盗用死刑犯的器官和大规模屠杀法轮功学员盗取器官的行为完全否认。可是在中国大陆器官移植的业内人员,对这些事实几乎尽人皆知。而对于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进行器官移植的事实,在大纪元记者的近期电话采访中,大陆多家医院的人员承认了用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进行器官移植:

1)对中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宋主任的电话调查
问:…他那个医生跟他讲这个肾源挺好的,他炼功。
医:炼什么功?
问:炼法轮功,就是炼法轮功身体都比较好嘛……[被对方打断]
宋主任:我们也有这种情况。

2) 对上海中山医院的电话调查
问:但是提供的这个肾体不会是死人吧?
医:那当然是好的啦!怎么可能把坏的给你们呢?
问:……有没有这种炼法轮功的这种提供的……
医:我们这儿的都是这种。

3) 对湖北省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的电话调查
问:请问是湖北省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吧?
答:是。
问:你们这边法轮功人的肾源怎么样?
医:应该说应该还可以,要不您问一下广州军区总医院,就是武汉总院,我们相互之间也会调剂的。

4)对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的电话调查
问:请问是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吗?
答:是。
问:你们这边有没有可能有几个法轮功这样的肾源?
答:法轮功该用就用呗,管他法不法轮功!是不是!

六、中共邪党是怎样培养出这些“白衣刽子手”的

医生的责任是救死扶伤,医生本来是被人们称为“白衣天使”的崇高职业;可是在中国共产党教育下的一些大陆医生却常常干着活体摘除器官的罪恶行为,成为共产党的“白衣刽子手”,为什么会这样呢?大家如果读过《九评共产党》就好理解了。中共是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邪灵,在它的教育培养下,再高尚的职业也会沦为其迫害人民的帮凶,所以在中国大陆,只要一个人肯与中共邪恶共舞,警察就可以变成土匪,教授就可以变成教兽,医生就可以变成白狼。

每一个医学院的学生,当初都是抱着救死扶伤的理想来学习医术,可是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现实却是要把医生变成为党服务的工具。那些分配在医院里的年轻的外科医生,很多就要接受这种“党的考验”:组织上派你到刑场上去执行任务,去把枪毙了的死刑犯器官取回来,移植给需要的病人。共产党会说摘取死刑犯器官是“废物利用”,反正死刑犯要处死。可是被取器官的死刑犯实际并不是死于子弹枪伤,那一枪是故意不致命的,死刑犯实际是很痛苦的死在医生的手术刀下,医生才是真正执行死刑的刽子手。这第一次的杀人,对于这些医生来讲,就象是黑社会杀人见血的入会仪式,共产党就是要你手上沾上血腥,你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为党服务的工具。同样,现在那些向往成为器官移植专家的年轻医生,首先入门要做的就是供体手术,必须同时在技术上纯熟和道德上沦丧,成为一个合格的“白衣刽子手”,才有机会成为一名器官移植专家;这就象共产党自身的历史,要成为“永远正确”的“伟光正”,就得首先从杀人越货干起。

一旦成为“白衣刽子手”,医生们就只好在党的“看护”下身不由己的继续为党服务了:能杀死刑犯,用手术刀清理罪犯;就能杀法轮功学员“为党和国家清理×教分子”;就象苏家屯集中营那个每天在恶梦中煎熬的医生,多次要洗手不干,党组织就不断的告诫他“你杀一个也是杀,杀一百个也是杀”,没有人性和道德伦理可讲了。

如果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继续发展下去,中国大陆的器官移植继续“高速发展”下去,中共对于迫害法轮功的各种手段就会运用到普通老百姓的头上,那时被活体摘除器官的就不仅仅是法轮功学员了,而是每一个普通百姓都可能成为无辜的器官供体。中共邪恶势力在镇压维权的工人失地的农民时,他们最有杀伤力的“武器”就是威胁群众:你们再和共产党过不去,就把你们当成法轮功分子处理!维权律师郭飞雄在开始维权时小心翼翼的和法轮功保持距离,可是特务在殴打他时却对他说:上级说了,你就是法轮功!“法轮功”三个字已经成为中共想要任意镇压无辜百姓时用的一顶大帽子了。

七、海内外法轮功学员主动开展调查,遏制灭绝人性的罪恶

然而,活体摘取器官只是中共灭绝性迫害法轮功的反人类罪行之冰山一角。为揭开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罪恶的全貌,发掘七年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大面积非法关押、精神摧残、奴役、性侵犯、酷刑及虐杀罪恶的水下冰山,法轮大法学会和明慧网于2006年4月4日联合发起成立“赴中国大陆全面调查法轮功受迫害真相委员会”(以下简称“调查真相委员会”),旨在联合国际社会正义之力,对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进行全面彻底的独立调查,以共同制止虐杀并终结这场人类的劫难。

明慧网5月1日报导,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以下简称“追查国际”)《关于中国大陆各地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中严正指出:“追查国际经调查确认,中国大陆多个省市以及大部份的军队/武警医院和器官移植中心涉嫌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以供移植。在苏家屯集中营事件于3月9日被曝光后,东北至少有部份接受调查的医院表示接到通知暂时停止器官移植手术。然而,在卫生部于3月27日发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管理暂行规定》并确定为7月1日实施后,全国各地的医院和各大移植中心不仅恢复了器官移植手术,而且数量大量增加。全国各地很多医院都表示四、五月份有充足的器官供体,此后供体将会很困难。由于案例涉及全国多数省市自治区,提示中共当局正在大批消灭作为器官供体的法轮功学员,且这一群体灭绝行动的命令来自中央。”

以下是部份“调查真相委员会”调查员与医生对话的片段及来自各地的举报:

1)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即东方器官移植中心)
问:…他那个医生跟他讲这个肾源挺好的,他炼功,(问:炼什么功?)炼法轮功,就是炼法轮功身体都比较好嘛…[被对方打断]
医:那当然了,我们也有这种情况,我们也有这种所谓的叫都是有呼吸或者是有心跳的一些供体,我们也会有,……这个我们可能大概有今年到目前为止可能这样的有十几个这样的肾脏…

2)山东千佛山肝脏移植中心
问:炼那个法轮功的那种没有一点病的这种肾…
医:嗯…反正四月份肯定会比较多的这样的供体,现在这供体逐渐多起来了
问:怎么四月份为什么会多起来?
医:这个我没法跟你说,因为这牵扯到…不是说…这些就是没必要跟您解释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没法解释…

3)山东省立医院3月22日被调查者2001年12月在济南市中心医院做的肝移植
问:你等了多长时间呢?
答:我等了5个月呢。
问:那也挺长时间的
答:那是我那个时候,那个时候(供体)还是少一些。现在用不着,现在(等的)很短了。应该在5月1号之前,4月份就可以了。

4)上海交通大学附属医院
问:(肾移植)等要等多久?
医:天天有,我们天天都在做。
问:想知道有没有那种炼法轮功的这种。
医:有,可以,来呀!

5)武汉同济医院
问:……活体移植,比如用炼法轮功的活体?
医:可以呀
问:你们这边比如说监狱犯人,那个炼法轮功这样的活体能够有保证足够吗?
医:对呀,可以呀,你到时候可以直接过来具体谈。

6)上海长征医院
问:是不是都加班在移植呀?
答:对,有30个在排队等着。24小时呀,有好几拨人,我们有四组人可以做。

2005年12月30日,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沈中阳接受记者专访时称,今年所做的肝移植手术已达650例。该院能容纳500张病床的新移植中心大楼于2006年5月投入使用后,医院的“病床年周转率”可达近万次……

天津第一中心医院移植外科学部在短暂停顿后,三月末又开始大批接待外国人做肝、肾移植。移植手术都在晚上进行。手术室设在中心大楼的11-12楼;病房设在四-七楼,因床位不足,借用了天津经济开发区的国际心血管医院的8层,作为韩国患者的住院区;来做移植的患者在以下几个宾馆等待:华夏宾馆的3-6楼,天财宾馆的24-25楼。但即便如此,床位仍然紧张。

从三月开始,天津武警医院换肾手术特别多,每天都有,一晚上就做六个换肾手术。病人稍好一些就被催着出院,因为最近换肾的人特多,供体也特多,病人被告知供肾的是“犯罪青年”。一般换肾手术费及住院药费等约花十万左右。

2006年4月12日,吉林市各大医院召开紧急会议后,医院有警察把守(类似戒严),救护车在晚间频繁出入医院。吉林省心脏病医院近期更减免大部份心脏移植手术费用以“促销”,前5例心脏移植者只需花费5万元!

2006年4月28日湖南潇湘晨报发表了:湖南省人民医院将免费为20人换肝换肾,患者可通过该报热线报名。据悉,该医院还通过长沙晚报、湖南经济电视台等媒体将其免费消息发布出去。据追查国际调查,湖南省是迫害法轮功较为严重的省份,该省内多家劳教所涉嫌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此则免费移植器官消息,无疑让人更加关切其供体来源的合法性。

……

极其明显的迹象表明:中共在3个月内对被秘密囚禁法轮功学员(人证)的大屠杀正在进行,每时每刻都发生着惨绝人寰的悲剧!

八、结语:做我们应该做的

虽然目前揭开的黑幕仅仅是遍及全国、持续达7年之久的旷世灭绝性屠杀的冰山之一角,其惨绝人寰的程度已经非正常人所能承受。我们法轮大法的修炼者以修心向善、救度众生为本,几年来持之以恒的向世人讲清真相,为的就是呼唤人间的正义良知,重铸人间的道德准则,共同抵制共产邪灵,给自己及子孙后代留下一条真正光明的道路。

可以明白的告诉大家,对今天这个令人神共愤的暴行的态度,是决定每一个人(特别是深受共产邪灵毒害和控制的中国人)能否有未来的试金石。如果你在这件石破天惊的惨案目前仍旧保持可怕的沉默,甚至落井下石的卑鄙,你真的不可能再有幸福的未来了啊!要知道,神的天国里是不要这种连人都不配的人的。

在此也呼吁那些直接或间接参与这种暴行的相关人员真正能反省一下,他们目前的处境是非常危险的,他们都在被中共销毁证据的范围内。希望这些人能够从人性和良知出发,停止参与暴行,并收集、保存证据、证物,配合调查真相委员会的工作。也请更广大的善良民众为结束这一场浩劫,积极行动起来,把自己已经掌握的卫生系统的犯罪事实想办法提供给调查真相委员会。

希望不久的将来,当那一天真正来临的时候,我们每个善良的人都能够当之无愧的说:在那一场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正邪大战中,我无愧于天地,无愧于人的良心,我做了我应该做的。


(注:国外有脑死亡立法,所以可以取得脑死亡者的活器官。而中国法律实行的是传统的临床死亡标准,也就是心跳死亡。如果病人刚刚心脏停跳,正常的医生护士得首先积极抢救,是不可能马上去摘器官的,等到确认病人彻底没有挽救希望,一定是心跳停止半小时以后。实际上,为了防止医院误判死亡,一般在死者心跳停止后,尸体还得在太平间停放24小时才真正确认死亡。这时候的尸体器官是基本没有移植价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