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去讲真相劝三退

【明慧网2006年6月23日】我在给世人讲三退时一直有障碍,怕别人说你们炼法轮功的搞政治。师父的《洛杉矶市讲法》发表后,我明白了其中的法理,就想突破这种状态,但不知怎样突破,一直在犯难。正在这时一位同修大姐与我切磋了她讲三退的体会,我决定跟大姐出去看看她是怎样讲的。

与大姐约好的一个下午,我俩沿着公路走,看到村就進去,村后的地里有人在地里忙农活,大姐就上去给他们讲三退,对方一般会问你们找谁,或你们干什么,大姐就回答我们是修炼法轮功的,大爷或大哥(对常人的称呼)知道共产党迫害法轮功,法轮功是佛法,共产党迫害佛法犯了天条,天要灭它,我们师父是来度人的,让我们告诉世上的好人们,入过党,团,队的赶快退出来。大爷或大哥叫个啥名?叫个某某。就这么简单,我原来想的先讲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接着讲“4-25”上访,再讲自焚真相,最后讲三退,实践证明我想的太复杂了。为什么把问题复杂化了哪?还是自己的怕心、顾虑心以及后天形成的各种观念,往深了挖,就是没有正信,信师信法的程度不够,没有正信怎么会有正行呢?这也是个基点问题。把大法放在首位还是把自己放在首位,是我在今后的修炼过程中时时都要面对的。

走出去讲三退碰到了许多触及心灵的事,现写出来与同修共享。我与同修大姐来到一块菜地,有五、六个男人和三个女人在地里干活,我俩走过去和那几个男人先讲,几个人先后都退了,讲清后给真相资料和光盘都高兴的要了,有个人还说:你们买这也要花钱,给个钱吧。我们说不要,他们都说你们也不容易,日头底下跑这么大远。又来到不远处那三个女人那儿,一个说:孩子姑娘(姑妈)就是弄这个的,我退了。另一个说我也是炼这的,你们做的可真好,我们在村里也做了点,说着就哭了,大姐和我也落泪了,同修的话冲击着我的心,我不只是没做好,差的还太远了,我的泪其实是因羞愧而落的。大姐告诉同修,地里活儿忙,也不要耽误学法炼功和讲真相,修好自己好跟师父回家。一直以来我总是有个想法,自己怎么就没遇到走出来讲真相的同修,躲在家里怎么会遇到同修呢?走出来吧,同修们,你真正走出来,你才知道走出来是多么美好,心里满是圣洁,轻松,快乐和幸福。

另一件事是我们在小道上遇见个骑车扛锄的老人,我老远喊“大爷停一下,说句话。”老人停下后,我先给他个护身符,再讲三退,他很乐意的就退了,我又给了他光盘和资料,最后告诉老人,回去后一定和家人说都退出恶党组织。老人说我不反对你们,我知道你们好。我真为世人明白真相后得救而高兴。临走说“大爷忙吧,我们再给那几个人讲讲去。”老人指着一个正在锄地的人告诉我们:“他是一个哑巴,你们不用跟他讲了。”大姐和我都同时想到不能放过一个有缘人,我俩就过去了。我拿出一个护身符,戴在脖子上又拿下,他一下就看明白了,接过后马上就戴上了,我笑着双手合十,告诉他我们是修法轮大法的。大姐翘起大拇指比划我们是最好的。他连连点头,并指着不远处的两个人,意思让我们告诉那两个人。我们真是百感交集啊,他人这边虽然不会说话,但另一面却是明白的,知道大法能救度世人,他千百年的等待不就为在今天明白真相吗?在走出去讲三退的过程中,逐渐去除了我的怕心,急心和各种观念,我有点体会到师父讲的慈悲了。如果只是躲在家里“实修”这一切怎么会体会到呢?

走出来讲三退是每个大法弟子必走的修炼之路,只有一步一个脚印走好这条路,才能“圆满随师还”(《洪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