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点修炼体会


【明慧网2006年5月28日】我是99年4月得法的大法弟子,回想几年走过的路,觉得离师父讲的法差得太远了,就如师父讲的“当然有的走得跟头把式的,左一跤、右一跤的;有的就走得比较好、比较稳。”(《美西国际法会讲法》)走到今天确实不容易,所以在以后的修炼路上我会更加严格要求自己,听师父的话,用师父的法不断归正自己,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更加精進,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99年7月20日,当邪恶铺天盖地的打压迫害大法,电视栽赃、陷害大法时,当时虽然不知怎么做,但心中有一念,大法是被冤枉的,无论怎样我一定坚修大法到底!凭着这一念,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终于在魔难中走到现在。虽然在这过程有过迷失,不精進,也走过弯路,但师父没有放弃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终于回到大法中来了。

由于平时学法不深,被绑架到洗脑班时,只明白不能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可是邪恶是变着戏法来达到它们的目地,自己就分不清哪是师父安排的关,哪是旧势力安排的迫害。也就没了正念,把自己陷入就事论事的人与人的矛盾中,发正念不是针对另外空间的邪恶而是针对表面的人了,讲真相也带着很强的争斗心、显示心、欢喜心。记得当时在洗脑班被迫害时,有个邪恶的帮教人说:“法轮功真神,你看她三天没吃没喝,依然精神,讲了几天声音依然响亮,我们又是喝水,又是吃药就是说不出话来。我们里面的这些人不是家里孩子病了,就是大人住院或自己病了,难道我们是遭报应了?”听到这些,我不是静下心来问问自己,而是沾沾自喜,心里暗自说:活该,谁叫你们不听。其实一進去基点就偏了。师父不是讲过,大意是有的学员被打得很凶,他嘴上还在“妈呀,妈呀”的叫,而不是喊师父,邪恶旧势力指着师父说:你看这就是你的弟子,他是你的弟子吗?他把你当你师父了吗?有一天孩子看《转法轮》时,他突然问我,师父讲“现在假气功、伪气功、带有附体的那种人,乱编一些东西骗人,超过真正的气功许多倍,真假难辨。”师父讲的“伪气功”是什么?我说伪气功不就是假气功吗?儿子说师父讲了假气功的,我才想“伪”,作伪装掩盖本来面目。个人领悟“伪气功”就象有些嘴上也叫人做好人,可骨子里是为了钱财。我想自己不也一样吗?每天按部就班的做着这些。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象完成任务一样,在同修心中,我也算修的比较精進的。反问自己到底修的怎样?学法不是静下心来真正学進去,头脑里一边学法一边想着今天真相讲的如何?他为什么不接受,明天要做什么。炼功也是丢三落四,发正念也静不下来,脑子里总想如何给人讲才好。经历这一魔难,我才深深的体会到修炼是多么严肃,来不得半点虚假,不能迷糊,修炼是实实在在的修自己,不是给别人修的,也不是修给师父看的。这几年自己把自己当作大法弟子了吗?在被迫害时自己象个大法弟子吗?想起师父讲的话吗?按师父说的做了吗?干事心、求名的心、各种执著太多太多。

师父在《2005年旧金山讲法》中讲:“学员就怕人家围观,有爱面子的执著心,就可能他在那个时候借着他的嘴挑起事端叫人围观,叫你看自己的心。修炼嘛,会通过任何方式把你的执著反映出来。当然自己认识不到时会说影响不好,也许那些常人根本就没有看见什么、没听见什么,甚至于稀里糊涂。这是一个方面。再一方面,有的学员根本不考虑大法的影响,在任何场合中都不顾及大法的形像,一味的强调自己,以自己的意见为大,这是不是一个强大的执著呢?谁在往牛角尖里钻还看不到自己在执著,就是被魔、被邪恶钻了空子,执著被放大、放大、加大,所以头脑中越觉的自己对,越觉的自己应该怎么样。任何人心都会被魔放大。那个时候真的理智不起来。”其实最近发生在学法点上,同修之间意见不合,同修被迫害,家庭的矛盾,不都是因为自己有那颗心吗?就拿我与丈夫离婚这事说吧,这么多年大风大浪都走过来了,为什么现在这关没过去呢?还不是正念不足、人心太重,争斗心、妒嫉心、尤其是报复心、爱听好听的话,一切都源于一个私,怕自己吃亏,怕自己的利益受到一点损失,表面上忍得风平浪静,其实心里翻江倒海,象埋着一个炸弹,随时都有可能炸翻。真的忍的好辛苦。俗话说:“退一步海阔天空”,为什么自己就不愿退一步呢?如果真像师父讲的那样:“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记得2001年邪恶迫害我时,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要炼,被送進看守所,邪恶给我照相,我想你照不出来,结果真没照出来,在看守所关押一段时间后,我突然感到好孤独,一天到晚关在里面没有自由,我想我们是大法弟子,我出去后一定把“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法轮功是受冤枉的讲给所有的人,不能讲的我用笔写成信给他们送。第二天我的家人就来把我接回去了。

还有一次我和同修去贴不干胶真相,我在前面贴,一个人在后边跟,贴了几张才发现后面有人,当时心里很坦然,心想他看不见,果真那人就象什么都没看见一样从我们身边走过去。

还有一次我与同修去发真相资料,刚放到别人家里走了没几步,后面两个年轻人边骂边跑上来,指着我叫,我想如果他真把我挡住,我一定要叫他们看一看真相资料讲的是什么,法轮功是怎么回事。我转过身来问:“你是在叫我吗?”两个小伙子不好意思掉头就走了。

2005年的一天晚上,我们去一幢楼发真相资料,被看门的发现,一同修走掉,我被围在楼层里,上不能上,下不能下,他们一个劲的叫抓小偷,我想我是做的最正、最神圣的事,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有师父在身边。谁也动不了我,来了许多人围看,有人说来打我,光说谁也不敢动,我说我不是小偷,我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后来他们打110,把我弄到派出所。我想谁说了都不算,即使有漏也不许旧势力以此为借口迫害我,我必须回去赶上上班。结果值班的人敷衍了事问了一下,说如果按以往规矩得关你24小时,今天就算了,你可以走了。走出来又有点后悔,为什么不给他们讲真相。那几天心里有点消极。通过静心学法我认识到这种不正的心态,那不是我,那是一种显示心,是它在难过。师父叫我们要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理智去证实法,如果不理智,那不又走到旧势力安排的路上去了吗?同修,在这关键时刻,我们一定要按师父说的修好自己、稳健的走好每一步,不给邪恶旧势力空子钻。永远记住师父在《2005年旧金山讲法》中讲的“不管情况怎么变,修炼的条件、修炼境界的要求,这永远都不会变的,所以大家不能够放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