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宝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2006年6月23日】小宝今年快五岁了。她的父母都是大法弟子,几年来她们一家和我一样在1999年开始的这场全面迫害中居无定所,所以小宝至今没有户口、也没有正式注册的名字。但是,因为有了大法,小宝在健康的成长着。以下是小弟子小宝修炼中的一些故事。

一、心中装着他人的小弟子

2004年8月末,我再次来到小宝家。我坐在她身边,她热情的把一个小塑料袋拿给我,示意让我吃装在里边的小柿子。我拿一个大的递给她,她却让我先吃,而后,我又递给她一个,她又说:“我要小的。”她还不到三周岁,遇事总能先想到别人。

一天晚饭时,他们一家和同修围在桌前吃饭。她看见我还在厨房忙呢,就连喊了我几声:“阿姨,来吃饭。”

还有一天,一个同修没穿拖鞋坐在电脑前看资料,她忙拿起一双拖鞋送到脚下,并提示:“叔叔,穿鞋,凉!”

一次,我们集体学法时,她外公在厨房做饭时碰破了手指。吃饭时,她妈妈见到老人手指出了血,很关心的问了原由,小宝在一旁没吱声,转身拿来一块餐巾纸递给外公,示意外公把手包上。

不仅在生活琐事中她这样做,在我们修炼要做的三件事中,她做的也很出色。一次学法后,大家整点发正念,小闹表报时后,她忙从另一个房间过来关照说:“立掌!”还有一回我们集体学法之前,我和她妈妈到另一房间谈事情,不一会儿,她过来告诉我们:“发正念啦!”

有天晚上,她在幼儿园看到小表姐和一个刚刚得法的阿姨在看电视,她对两人说:“学法去。”让她们两人意识到:执著看电视是不对的,是该学法了。

二、知错能改的小宝

虽然小宝很乖,毕竟才三岁。我们都非常疼爱她,经常告诉她修炼人应该怎样做。一天,她妈妈抱着她去排尿,我对她说:“小宝,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不要总让妈妈抱着尿。”当时她很不高兴,并用眼睛瞪我,那个神态十分好笑,不过我没有笑。

几天后,我和她交流说:“小宝,阿姨告诉你:那天你瞪阿姨是不对的,因为那是变异的东西,是我们修炼人要修去的东西。再说,你已经三岁了,自己坐尿罐尿尿是可以的。”她很认真的听完,从此都是自己去坐尿罐尿尿了。

三、“我也要学法”的小宝

我们学法、发正念时,小宝从来不闹,自己边听边玩。一次下午6点发正念,她困了,就自己把兔子玩具摆在身边,头枕着沙发扶手,用坐垫把下半身盖上,自己睡着了,没有打扰大人。

大约在三岁半大的时候,妈妈带姐姐参加寒假的小弟子学法小组,她随着去玩。下午6点发正念时,一天没睡觉的小宝困的依偎在妈妈的身上睡着了。另一个房间的小弟子要学法了,小宝在睡梦中听到了,睁开眼睛问妈妈:“学法干什么呀?”妈妈回答道:“小功友学法为了救众生。”她说:“妈妈,我也要学法”。然后,娘俩来到学法的房间和小弟子共同学法。她精精神神的坐的很直,认认真真瞪大眼睛没有了一丝困意。学到第二讲的三分之一时,她妈妈给她穿袜套,她才起身边玩边听。

四、交流

由于小宝心中装着法,每遇到什么事的时候总是能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

有一天,我们四个同修谈修炼体会。她爸爸对她妈妈的态度很生硬,妈妈有些动气了,顶撞了几句。小宝看到后对妈妈轻声说:“把心放下。”我们又唠了一会儿,她又轻声问妈妈:“没事吧?”当然,妈妈心里全明白自己该如何做了。

有一段时间,小宝爸爸总爱和妈妈发脾气,虽然也知道不对,还时常控制不住自己。一次爸爸问小宝:“爸爸总和你妈妈发脾气,对不对呀?”小宝回答:“那是别人。”她爸爸会意的笑了,也知道这是后天的自己,该修去的东西。

不久的一天,小宝的爸爸谈一件事,带着自己的情绪和看法说了几句。小宝听到后说:“听法吧!我不爱听爸爸说话。”他爸爸马上意识到自己的不足说:“我的情绪不对劲,有点怨。”小宝提醒到:“师父不生气,爸爸生气。”

五、给师父拜年,修炼勇猛精進

2005年要过年时(那时她三岁半多点),她听到大家谈论要上网给师父拜年。她也知道敬师,当时便双手合十对着师父说:“师父好!”就这样,小宝当时向师父问候的照片在明慧网上刊登出来。

小宝在方方面面都很精進。2005年3月的一天,我们在一个同修家学法,中途妈妈出去和另一个同修坐在方厅的沙发上。小宝看到后,对妈妈说:“妈妈進屋吧(学法去)。”妈妈没有动。她又对另一个同修说:“阿姨進屋吧。”这个同修也没动。

小宝见妈妈两眼盯着电视在看,她就站在电视前,想挡住妈妈的视线,妈妈似乎没察觉。只见小宝又举起了双手,想更大面积的挡住电视。妈妈突然意识到小宝的用意,这时小宝说:“我把电视关了?”

小宝过完四岁生日不久,我为小宝照了几张发正念的照片。小宝可高兴啦,她把这些照片装在电脑里,经常自己欣赏。也就是从那时以后,她和父母一起发正念时间能保持20多分钟啦。

六、小宝的正念正行

小宝做证实法的事从不马虎,认真负责。2005年8月中旬的一天晚上,我把一些有关揭露迫害的资料送去。当时她的爸爸妈妈不在家,我把东西交给了她姐姐。第二天早上,小宝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拿这些东西,并且忙说:“阿姨来了。”妈妈问她什么事,她说:“这是……”妈妈什么都明白了。

一次,我用完笔后忘了放回兜里。几天后我再去时,她急忙把这支笔递给我,告诉我这是我落在她家的。

小宝在正法中不仅处处为别人着想,而且正念很强。2005年底,小宝的姐姐过生日。可是妈妈突然间觉得身体的骨头都软了似的,拿不成个儿了,连手都挺不住,昏睡过去了,更顾不上姐姐的生日了。小宝发现妈妈不对劲,歪着头看看妈妈,关心的用手捏捏肩,摇摇这儿、推推那儿。当时妈妈说:“不行了,挺不住了。”便躺在那儿。小宝提醒妈妈:这是邪恶迫害,发正念,不行还发,不行还发,不行还发。妈妈歪着身子,强挺着堆着发正念。一个整点接一个整点就是发正念。10点钟她姐姐回来时,再看妈妈象变了一个人似的,全好了。

有一天晚上,小宝的姐姐腿疼的直哭,小宝没吱声,坐那默默的发正念。后来她变了一个位置,面对着姐姐端坐着双盘立掌静静的发正念。后来妈妈也来发正念。没过5分钟她姐姐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小宝现在还不到五周岁,可是在电脑的操作上,我是甘拜下风的。

她有两个小表姐,经常和她一起玩,可是有时她会叫串她们的名字,因为她根本记不住。有一次妈妈让她拿锅盖,她就站在锅盖前却不知所措,她不懂什么叫“锅盖”。可是她在电脑上自己摸索会很多东西。四岁半的时候开始教我怎样使用“Word”文档、怎样画画……语言也很丰富,恰到好处。还叫我和她爸爸妈妈怎样在电脑上录音,她还做示范,并告诉我们:把嘴贴近电脑声音会更大一些。我提议她妈妈唱一首“为你而来”录上后,她又放给我们听,效果很好。我们三人鼓掌欢迎,鼓励她继续努力。最后送我走的时候,她还热情的再三追问:你学会了吗?

几天前,她又教我安装“防火墙”,过程中有一个程序没有按照她爸爸说的做,被轻轻的拍了一巴掌,当时有点下不来台,委屈的扑在妈妈的怀里哭了起来。我告诉她:该提高心性了。一会儿,就又坐在电脑前继续操作教会了我。

小宝从两岁开始摆弄电脑,虽然不识字,她爸爸的形象教学使小宝学得很快。如把英语的“O”说成“大圈”,数字的“0”说成是小圈等等。

大法赋予她智慧,现在她能熟练的打印《明慧周刊》、上网、下载、安装程序、放碟等。一次自己画了一个“山”,指着它说:金山快译。

在小宝的身上再一次展现了大法的神奇,小宝用自己的正念正行证实了大法。让我们珍惜这宇宙开天辟地仅有的机缘,抓紧时间,精進实修吧!


篇后:《小宝的修炼故事》背后的故事

2004年3月下旬,我刚把《小宝的修炼故事》交给上网的同修,邪恶在我家附近蹲坑并抄家,对我進行疯狂迫害。我不得不再一次离开了我们的学法小组,当时小宝还不满三周岁。在这不满三年的时间里,我和小宝一家的学法小组被迫三次长时间分离。

第一次是在2001年5月8日,我被绑架关押到劳教所,那时小宝还没满月。当我从魔窟闯出来的时候,小宝已经7个多月了,她已经能坐在我们的怀里一起学法了。她从来不哭不闹,非常招人喜欢。虽然他们一家因为信仰“真善忍”,父母被剥夺了工作的权利且居无定所,但是我们的学法小组却从来没有间断过。

第二次是在2002年3月20日,邪恶到处找我,我不得不再一次和小宝分开。2002年7月末我再次回到这个集体中的时候,小宝已经满地跑了,这次分别了5个多月。

2004年8月20日,我挪着艰难的脚步来到小宝家,想着自己终于回到我们证实法的环境中,别提我有多高兴啦。可是当我看到小宝时,她却一句话也没有。原来她正在发烧,已经几顿不能吃饭了。我摸着她滚烫的小手和她说话,能看得出来她没有忘记我,只是没有能力回答我的问话。我就和她爸爸妈妈一同发正念清理迫害她的黑手烂鬼。很快她就精神起来了,要吃的,并指着腿上的一块伤,告诉我是怎么弄的。

她说话比较晚,但现在已经能连上句子说话了。我夸奖她有進步。她妈妈告诉我,在我们分开的这段时间里小宝進步可大了:小宝站在自家的窗台前“抱轮”,还在窗台前高喊“法轮大法好”,用她自己的行为证实大法;有时和爸爸一起去发真相资料;还学会了电脑的简单操作……

小宝生逢大法洪传时期,幸运的成为正法时期小弟子,有幸我们结缘助师正法,我们都在师父的看护下做着自己该做的事。几年来她们一家和我一样居无定所,小宝没有户口、没有正式注册的名字,这是我们民族的耻辱啊!

慈悲的师尊,伟大的佛法,造就了数千万走在证实法路上的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包括大法小弟子,所做的每一件事也是修炼人心性的体现,是大法威德的体现。今天我把小宝这位小弟子的故事讲给您听,希望您珍惜大法、珍惜大法修炼的机缘。

作为大法弟子,我们有责任带好小弟子,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众生,早日结束这场邪恶的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