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不愿注意安全者勿用个人行为强制其他学员

关于使用手机、电话和修口等安全问题的一点思考


【明慧网2006年6月25日】几年来,明慧网上关于手机、电话、不修口等被邪恶监听后,人员被抓、资料点被破坏,设备被抄等损失惨重的教训很多,同修们关于这方面的提醒注意安全的文章也不少。到如今,大陆同修们整体上这方面安全意识、防范措施有明显提高、重视,这是好事。但就目前而言,邪恶的疯狂成度,有许多大陆同修仍重视不够,不愿加强安全意识。

目前,还有一些人仍我行我素,用不安全的手机、小灵通、座机给同修学法或送资料、协调联络。有的在不安全的家用电话旁高谈阔论某某在做什么资料,某某做资料设备怎样,同修当场严肃提醒,该同修不但不改还发火。

大家修炼的状态不同,精進程度不同。有的同修如果自己一时还不愿注意安全,又坚持用个人那些不注意安全的方式和其他同修联系,这就等于强迫其他同修也和自己一样不能注意安全了。这样做是很不理智的,更不在法上;如果因此而使同修受到直接迫害、遭到损失,我们事后再痛悔莫及也不一定能弥补回来呢!

某同修05年底出过一次严重车祸,目前仍往来于多个点。许多同修给他建议,他就是不改。其实这种现象在大陆仍较普遍。就笔者接触的50人中,真正能在这方面做到注意安全的还不到10人。故特收集了明慧网上同修的有关文章,编一专页发到同修中。

同修们以前只是零星的偶尔见一篇,看过之后一忙可能也就忘了。这次五篇文章一页纸集中一看,看过的都能严肃认真的对待这方面安全了。故此发到网上,建议更多同修都能足够重视起来。

  • 提防恶党迫害大法弟子的新手法

  • 就大搜捕中邪恶所用手机定位的招数提醒同修重视

  • 清除恶人电话监控的办法

  • 给技术和上网同修的一点建议

  • 恶党特务们的卑鄙伎俩

  • 提防恶党迫害大法弟子的新手法

    【明慧网2006年5月17日】前不久中共报纸宣称:已经研制出一种通讯语音识别系统,通过该系统可以识别出通话人的身份。目前,该系统已经正在逐步進行推广应用。

    如果要对一个特定的对象進行语音识别和跟踪,首先就必须对这个人的电话语音進行采样,也就是首先要录制一段这个人的电话通话的声音。只要你被录制了电话通话的声音,以后不管你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也不管你使用什么样的通信设备打电话,这个语音识别系统都会把你识别出来。

    比如,中共特务已经知道A是大法弟子,也已经知道该弟子家庭的电话号码。在没有研制出通讯语音识别系统以前,特务们往往很难掌握该弟子手机的号码。但在研制出语音识别系统以后,特务们很容易就可以通过语音识别系统来识别出该大法弟子通话的声音,同时根据声音掌握该弟子的电话号码。但前提就是特务们必须首先对该弟子的电话通话声音提前進行通话声音录音。

    近段时间以来,有许多大法弟子家庭的座机接到一些莫名其妙的电话,说是要搞所谓的“市场调查”,或者是要你接受什么“电话采访”,主要是由对方提问,要你回答。这些问题表面上看来好象是漫不经心、无关紧要,但实际上是中共的特务们在对你通话的声音進行录制。他们把你的通话声音录制下来后,安装在“语音识别系统”上,以后只要你一打电话,语音识别系统就会知道是谁在打电话了。不管你是新换了手机号码也好,同时换了手机和号码也好,也不管你利用公共电话也好,“语音识别系统”都能识别出这是某人在打电话。并对你的电话内容進行录音。

    要防止中共特务们的“语音识别系统”也不难,就是不要让特务们对你通话的声音進行录音。对那些所谓的“市场调查”和“电话采访”一律不予回答;接电话时先听对方说话,如果不是熟悉的声音就不要对话。如果有的大法弟子知道自己已经被录了音,就千万不要用电话联系大法中的事情,最好用电子邮件联系或者弟子之间面对面联系。

    中共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针对大法的,这个语音识别系统也是如此,因为自99年7-20以来,江贼和中共已经把法轮大法当成他们的头号敌人,把迫害大法弟子当成他们的头号任务。所以,在中共恶党即将灭亡之际,我们除了要做好三件事、加强自己的正念外,还要加强技术上的防范作用,不要让中共恶党钻了空子。


    就大搜捕中邪恶所用手机定位的招数提醒同修重视

    【明慧网2005年10月19日】十一前北京進行的大搜捕,邪恶是采取了长期跟踪、盯梢、监听等卑鄙的手段,特别是手机定位,有一同修出事前几天在市郊的一条小街上走,手机响了,接时显示“无号码”,很快一辆神秘的轿车开过来围着他转了一圈,此同修发觉不对劲,马上摘下手机电池并迅速离开(注意:一定要摘下电池,只关机不行)。

    另一同修在28日晚大搜捕时,恰巧她去外地,邪恶就开车一路跟踪,这位同修在外地同修家住下后,半夜手机铃响,一看是一些乱七八糟的短信,很快手机又响,显示的是4位数的号码(正常手机是十一位数字),并显示“无法接通”,其实这时邪恶之徒已借机大致定准了方位,把同修住的楼围上了,一大早恶徒就楼上楼下几户人家同时敲门,同时这位同修的手机又响了,此同修没有警觉,马上就去接听,邪恶就认准了这个门并开始敲门,同修随手就打开了门,这样即被邪恶绑架了。

    在此我们提醒同修:

    1. 和同修在一起切磋或去比较重要的地方养成摘下手机电池的习惯,如去资料点最好是在离资料点远一些的地方就将电池摘下,让邪恶无法定位。

    2. 如发现号码不正常,要考虑是否是被跟踪、定位,如可疑要立即摘下电池,并做出判断立刻离开或原地不动,发正念,解体邪恶迫害的阴谋,象后面讲到的那位同修,楼被围上了,但邪恶还是认不准哪个门,如能摘下电池,再高密度发正念,也不会让邪恶那么轻易得逞。当然最主要是平时注重学法、正念正行。

    3. 如在同修群体中有手机异常现象,一定要大家同时换手机,不然新旧手机一交叉新手机又暴露了,等于没换。

    在此还特别提醒北京地区同修:尽量避免手机对手机通话,别怕麻烦,为了自己,同时为了别人的安全,还是多使用公用电话。


    清除恶人电话监控的办法

    【明慧网2006年1月13日】(1)手机开不开机,都可以被监听和定位。安全的方法是先取下电池,再说话或去要去的地方。

    (2)普通电话的通话可以被录音,不通话时普通电话是窃听器,电话周围的声音可以被录音。安全的方法是远离有电话的地方说话,如到另外没有电话的房间关上门说话,或拔掉电话和电信总机相连的线插头,或把电话放在不常说话的地方。如果不方便拔掉线插头,如到别人的家里,可以让打开电视或收音机大声放音乐,让窃听也听不清。三年前,在大陆一个小城市曾发生过普遍电话监听,二、三十个法轮功学员被同时叫去问话,公安放电话录音给他们听,说这是你们在电话里传新经文的录音。前段时间在一个大城市,有资料点十几个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也是从电话监听开始,有线索后跟踪。其实注意一下,就可以清除邪恶的监控。

    (3)不要用自己日常用手机和普通电话给学员手机和普通电话打电话,可用公用电话给学员手机和普通电话打电话,在电话中不要说敏感的话。明慧网以前说过很多这方面的注意。国内长途和国际长途都被监听。

    其实注意一下,就可以清除恶人的监控,使监控失效。不是复杂的技术,而是做不做的问题,愿不愿为自己和他人负责的问题。也望其他同修多提供好主意,共同分享;也望明慧周刊编排这方面的注意文章,让更多的学员知道如何清除恶人的电话监控,安全做好三件事更好救度众生。


    给技术和上网同修的一点建议

    【明慧网2006年5月17日】邪恶最害怕的就是世人知道它的真相,因此,教给明白真相的世人和大法弟子突破网络封锁、在网上安全传播九评及其他真相的技术成为技术同修义不容辞的责任。

    首先,要告诉学习者,电脑技术非常容易学,并非高不可攀的神秘事物。其实三界内出现的万事万物都是为今天的正法而来,只要用心去学,另外空间的正神和老师的法身都会给我们开智开慧。

    第二,尽量的耐心细致的讲解,并让学习者当面实际操作多遍,直到真正的彻底的掌握为止。大部份学习者可能电脑基础差一点,所以一定要耐心,要多鼓励。因为一旦他们学会之后所起到的作用是无法估量的。比如,你给他10万元钱,不如教给他一项谋生的技能,他会终生受益的。

    第三,自己千万不要有显示心。对自己的姓名,年龄,工作性质,家庭等所有个人信息尽量保密。在说话时,只教授技术不谈涉及个人信息的事情就可以了。因为你是邪恶最恨之入骨的人物,一旦自己心性漏洞太大,被旧势力抓住了什么漏洞,就会造成极大的损失。

    第四,要注意多学习最新的技术信息。比如,有少量在明慧网很多年以前所刊登的技术,只靠那点技术现在可能不行了。其实,在另外空间里,封锁与反封锁必定是一次次的邪恶与正义的较量,但魔永远不会高出道的。千万不能固守原来的已经有安全隐患或过时的技术而停滞不前。要象及时升级病毒库,升级系统安全补丁一样升级自己的技术。不要因为什么方法简单有效就一直使用,主观上不再想学新的复杂一些的技术,切忌有图方便、图安逸的心。

    最后,要有足够的安全意识。即使在海外,由于特务活动猖獗,海外大法弟子对通信的保密和安全也是非常注意的,例如用加密电话、加密邮件等等。我们大陆的大法弟子当然也要有为众生负责的安全意识,保护别人也保护自己。


    恶党特务们的卑鄙伎俩

    文/北京大法学员

    【明慧网2006年6月25日】前两年,在国安的威逼下我被迫给他们当了特务,后来终于摆脱了他们。现将我亲身经历的特务们对我使用的种种伎俩和手段做个概述,也可称作自己怎样识别特务和特务手段的经验介绍,揭露和曝光当今邪党统治下的中国特务们的卑鄙、肮脏的流氓手段,同时提供给同修作为借鉴,使同修在证实法的工作中如果遇到类似情况或许可以参考,减少损失。

    特务机构中有专门的特务负责与我联系,要我每隔一段时间给他们交一次所谓“思想汇报”,并要求我把每天所有接触过的人和事以流水帐的形式全部记录下来,届时一并交给他们。他们告诉我:如果发现任何情况,哪怕是深更半夜,也要“立即报告”。他们不敢告诉我他们的任何电话号码和自己姓名,只告诉了我一个向他们汇报情况的呼机号,他们再通过不显示电话号码的电话打回来。通过这种办法,我每个礼拜向他们电话汇报一次。可见特务是怕见光的。

    与我联系的这个人曾试图到我住的地方单独与我谈话,我没有同意,他也一直没有得逞。他还说要“与我交朋友”,找时间开车约我出去玩等,都被我谢绝了。他们还要求我不能向任何人(包括家人)说出我被迫当特务的事。后来他们来我单位骚扰过一次,找我单独谈话,强迫我在他们从我家抄走的物品清单上签字,在所谓“搜查证”等各种证明上签字,并提出了一些让我做特务的具体要求。他们还让我工作单位人事部门及我的直接领导暗中监视我。

    开始时我与其通过电话,每次都告诉他没有什么情况。我也交过一次流水帐和思想汇报。那段时间我内心非常难过。通过学法,我认识到必须统统把这些否定掉,就是不承认旧势力强加的一切,我就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一个月以后我拒绝给他们打电话和交材料,彻底否定这种特务行为,也就是从那时候起彻底终结了这种特务行为。这期间,我没有做过出卖同修和破坏大法的事情。

    经历了旧势力的各种歇斯底里的干扰和破坏,由于坚信师父和坚信大法,我最终回到真正的修炼路上,并且各方面都越来越好。但是他们对我长期或明或暗的跟踪一直没断过。现在把他们的各种跟踪手段曝光,也希望对同修能有所帮助。

    一、通讯跟踪

    我家里和单位的电话他们都长期窃听,手机也不例外,即使是换了手机号码,过一段时间他们就能再次找到我的新号码(我多次验证过)。

    每当我更换新手机和号码,或者将串号改了,他们就会花一些时间来找我的新手机号码,如果我用新手机与旧手机通过话的任何号码一联系,他们就知道有一个新号码入围了,他们就会分析这个新号码是否是我的。

    确认的手段有:通过旅游、社会公益性的活动等拨通你的号码,来采访、咨询或调查你的一些个人的基本情况,如果你接受他们的咨询、采访、调查,那么你的这个新号码就被特务确认出来了;第二种常用方式是:故意打错电话到你这个新号码上,如果你回答了,也可能被确认出来了;第三种方式是:给你发短信息,要求你把自己的姓名等信息发送到移动运营商的某个服务号码上(为你算命或者提供免费的健康咨询服务等),如果你照着做了,那可能你的新手机号码也被确认出来了。如果一个新手机号码要避免被国安确认出来,前提是手机得更换,或者改变现有手机的串号,并不要再打以前打过的任何一部电话(包括座机),说白了就是保证新号码不被感染。

    我自己家里、单位、亲朋好友的座机、手机都先后不同程度的被他们窃听着,有时候打电话时都能感觉到不正常,主要表现在有杂音、断线、声音过小等。在通讯方面邪恶是无孔不入的。如果手机被他们监听了,他们基本上随时都知道你的情况,我有几次用被窃听的手机联系亲朋好友聚会或聚餐,几乎每次都是我刚到场就有一帮国安便衣特务在周围布控了,并且他们动作非常迅速,一般他们是直接开车过去,有时候在你出发的路上就死死跟上你了。很多时候,手机就是他们的一台监听器(同修撰文多次提过)。

    二、动用各种人员跟踪

    如果你是他们的控制对象,你又和两个以上的人在一起,很多时候,会来一群特务来跟踪你,并且会分布在各种不同的位置上(交叉路口,门口,各楼层间等),他们还会在车上从远处暗暗监视你。如果你与他人交换东西或讲话,他们就会凑到你跟前甚至试图与你贴身,如果你打电话,就会有人在你旁边假装看报纸,听你在讲什么。

    有时候他们还会给你照相,存档。在我被释放前他们就给我照了相,录了相,也留下了指纹,其实都是为了将来监控和迫害用的。

    很多时候,我要出去干什么的时候,长期暗中潜伏在家门口的特务(一般来说,国安特务会把你家附近的邻居或居委会之类的买通或者串通好)紧紧跟随我,当我发现他们的时候,他们马上又换另一个人来跟踪。这些人一般都用手机相互联系,有时也采用其他通讯方式,如果你在他附近时,他们就发短信相互联系、跟踪。

    如果你骑自行车,那他也会骑自行车跟踪(这种形式的跟踪多半由被收买的闲散人员承担),当然国安特务也会开车在路口等你。

    如果他们知道你要乘公交车,那么你还未到公交车站他们就已经有人在车站等你了,他们有时候也会跟你坐同一辆公交车尾随你,多数时候不会,他们只是知道你坐了哪辆车,国安特务便开车一路尾随你所乘坐的公交车,或者通知下一个特务在下一站或者下两站上车来继续跟踪你,如果特务知道你下车的地点,那么会有特务在你下车的地方等你。

    如果你朝着一个明确的地方走过去,往往会一个特务冒出来走在你前面,或身后跟你(他们好象倾向走在你的前面,这样不至于引起你的怀疑),有的时候你的前后都有。这些人好象一直都在关注着你,不时的看你,他们精力不集中,东张西望,有时候装作在附近看东西,看报纸的都有。一般行人都有一个明确目标,一直往前走,周围有什么,发生了什么都不太会太关注,这些人手中经常拿着包或其他什么东西,或者几个人边走边说话,而特务一般是一个人,且男的多。如果有女的,一般是国安特务,并且还会有另一个男特务陪着,装作一对伴侣。

    当特务的各种年龄段的人都有,从十几岁到六、七十岁的都有,年轻和中年的居多。他们多数都抽烟(尤其国安特务),戴眼镜的、公务员模样的、文静的几乎都是国安特务;闲散人员、民工模样的都是国安招募的特务;十几岁的小青年也是国安招募的特务。特务们手中除了手机、报纸或许还有一瓶水,就没什么了,走路一般是走走停停,东张西望,或者时不时关注他们盯梢的人,或者脸色铁青的在假装看什么。老特务脸皮比较厚,也很油条,有时挤到你身边来偷听也不害臊,你就是盯着他看他也不害臊,多数特务你只要盯住看他,他马上会本能的转过脸回避,或者显得不自在(这种方法也可以采用来鉴别特务)。一般双休日、节假日国安特务出来跟踪的多,基本都是开车出来,平日除非他们知道你要与其他人聚会或约会,会引来一帮国安特务外,基本都是他们招募的(领工资)的杂牌特务在跟踪。如果对着这些特务近距离发正念,他们多半都受不了,会有反应,或回避,或逃走。

    所以,是否自己被特务跟踪,一般都可以判断的。要鉴别哪些是特务,只要多注意留心,一般是不难鉴别的,况且还有师父的慈悲点化。

    其实找出特务也有一些办法,可以举个典型例子:如果发现有人跟踪时,径直往前走,然后猛然停住或者往回走,假装办点什么事情,在这种情况下跟踪你的特务还来不及回避,就会显的不自然,就被你定位出来了;如果怀疑特务走在你前面,如果你停止不走,他可能也会停下来假装看什么“等你”,反正他始终惦记着你,时不时的看看你,因为你是他的目标。

    如果你的前后都有特务,也有办法,可以突然改变你的方向,这样注意你前后是否同时有人跟着你走,还可以一直走,走到人很少的地方,这样这前后的特务就很容易定位出来了。很多时候,他们发现你认出他时,马上会换另外的人来盯你。如果你定在一个地方不动,想确认一下身边是否有特务,你可以主动找某个人讲几句话或聊天,或者打自己的电话大声聊天或在附近买点什么,这时如果突然有人出现在你旁边来听,或者假装看报纸等,那么他就是跟踪你的特务了,还要注意有时有多个特务在场,不见得只有一个。

    当你要甩掉特务时,一定要想到伟大的师尊,师尊会给我们各种智慧,也可以采用神通灵活的甩掉他们。举个例子:如果我想甩掉跟踪自己的特务,就把他带到自己比较熟悉而交通复杂的地段,而且是一般特务不太熟悉的地段,兜几个圈,把特务兜糊涂,发现没有跟踪后,从你熟悉的地方迅速离去。搭出租车,或者频繁的换几次公交车施计走脱也是很容易的事。

    如果特务紧紧的贴身跟你不放,就要十分注意了,很可能是邪恶要绑架你了。在危难时,不慌不乱,稳住心,想到师尊,一般都是能脱险的。

    以上内容,可能对于在外发资料的同修也会有些帮助,不足之处望同修们补充,不正之处望同修们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