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旧势力对家人的邪恶干扰


【明慧网2006年6月26日】2006年3月25日开出租车的丈夫(大法弟子)失踪一天一夜,惊动了所有的亲朋好友,常人都认为他已遇害。但我和一同修正念相信他生命没有危险。后来才知道,他是被人设下圈套,身上的钱、车上给别人拉的食品、配件、手机全部洗劫一空。这件事与秘密集中营事件加在一起,我动了人情,心如刀绞、情绪低落。同时女儿又病在学校。而我没有用法来检验自己的言行,用常人的方法处理这件事,钱花了,结果并不理想。

我静心学习师尊《洛杉矶市讲法》:“遇到任何事都要无条件向内找”。又和同修切磋认为:丈夫经常早出晚归,顾不上炼功发正念,师父要求三件事没做好。而我完全用常人的方式对待,恨铁不成钢、不理智的埋怨和责备。为他花了大量钱财,甚至恨他把家也毁了,全家简直无法生存。我还决定让二女儿辍学,显露出我的过重人心与执著。其实是自己本身对法理不清晰。认真学习了师尊《洛杉矶市讲法》“……你是个修炼的人,你是超越于常人的,你知道这一世你们是一家人,你知道前一世你们不是一家人吗……”,师父还说:“邪恶是想尽办法把你拖下来的,有些神它们并不想让你们修上去”。

现在我分清全是旧势力的干扰与迫害,法理清了,正念也足了。每次发正念时,加上彻底铲除旧势力对大法弟子家庭和经济上的干扰与迫害,破除邪恶在这非常时期,分散我们的精力,阻碍我们完成救度众生的责任。我工作量大,但学法炼功也要跟上,抓住一切机会讲真相劝三退,揭露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的暴行,认真发正念。

以前我一直没找出自己的执著,致使家庭出现魔难才惊醒。向内找发现自己有许多执著心,表面上在修,可实际并没有真正向内修。师尊《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中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何况是我自己的家里的事情。

周刊多次提倡写书面心得体会,我们有许多修炼的故事,几次动笔都觉的无从下手,总想等有特殊情况再写,没有认识到写的过程就是修炼提高过程,也就是没有真正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而写不成又是一种干扰。其中暴露出自己的依赖性和惰性。

我们全家是98年得法,得法时我多种重病在身,失去工作能力,几乎失去生活自理能力,两个女儿尚小,靠丈夫微薄的收入糊口,经济状况可想而知。得法后,我的身体逐渐好转起来,特别是近3年,我开始打工,还做点小生意。经济状况有所好转。大女儿考上重点大学,二女儿上高中。我深知这一切都是大法赐予的,因此我们全家乃至当地大法弟子常把我家作为讲真相的切入点。我虽然做了大量工作,劝三退人数不少,但修的还是有漏。在讲的过程中带着很强的显示心和欢喜心,“看学了大法,我们身体好,收入高,还能不死”,好象上了保险一样,让邪恶旧势力钻了空子,使我身体多次不适(后正念破除)。

而丈夫修的不扎实,从经济、体力,时间上都受到干扰,影响到全家的正常生活,给讲真相救众生带来了负面影响,我感到力不从心。师尊在经文中讲过:“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旧势力都虎视眈眈,邪恶无孔不入,修炼的路很窄”。现在我有深切的体会,修炼是严肃的,任何一个执著都是阻挡我们修炼的障碍。如做大法真相工作时,本来我和丈夫一起做,可每次做时我都强调,如有意外我一人承担,没有正念对待。看起来是考虑别人,其实是对亲情的执著,怕他被抓后影响到孩子们的学习和生活。不正的心让邪恶钻了空子,加大加深了迫害,也暴露了我对金钱的执著。丈夫比较勤劳,也积极为大法工作,大法弟子谁见了总表扬他,特别是我,自觉不自觉当着别人面夸他,使他产生了很大的欢喜心和显示心,忘乎所以。师尊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中说:“如果我们不注意,很可能由于自己不符合法的表现而带来损失,所以我们得千万注意这些事情”。

在以前我们全家按师父要求的做,所以越走越好,由于自己悟性差,也没有写出来证实法。渐渐的我认为自己修的不错,因此滋长了各种不正的心和各种人的观念,让邪恶钻了空子,致使家庭出现魔难。现在痛定思痛,把自己的不足暴露出来,今后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多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跟上正法進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