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难中不能用人心对待


【明慧网2006年6月27日】在魔难中,是用正念,还是用人心对待,后果绝对不一样。下面是我的一次经历,也是一次严肃的教训。

魔难中不能用人心对待

有一次,我们几个同修被绑架,资料点同时被破坏。第二天上午恶警非法提审时,我由于怕心,有意无意的配合了邪恶的命令和指使。比如当恶警问我叫什么名字时,我说了,对于它们问的其它问题也全用人心对待,全是编的话,想蒙混过关,结果被恶警给打了一顿,它们说我没有一句真话,现在明白不是它们在说话,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在说话。师父说:“我这个人我不愿意说的话,我可以不说,但是我说出来的就得是真话。”(《转法轮》

后来,我们被非法关押到拘留所,有一天下午市610的警察来了3个人提审我,我当时没有正念,一进屋子就感觉阴森森,心跳的非常快,几乎都控制不住了,他们问我时,我还是编话。比如他们问我被绑架的居所的房子主人,我说只见过一次房主,言外之意就是不了解;他们又问屋里有什么?我就说什么都没有;他问另一屋(也就是资料点所在地)时,我说我从来都没去过,我和我的同修只是天天在一起学法炼功,其它的什么也不知道;他们问我为什么有房子钥匙时,我说是房主信任我,如果他不带钥匙时,好从我这取,方便;他们又问你们是怎么认识的,我说通过我大哥的朋友认识的;又问我房主叫什么名字,我只告诉了他的姓;问我他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说不是吧。警察又继续问我,我说我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现在想来这都是在配合邪恶,并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大法弟子对待,我没有正念,配合邪恶,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另外空间的邪恶就以此为借口操控恶警就用各种方式折磨我,拽我的头发来回撞,然后就猛踩我的脚趾头来回碾。我把眼一闭,我当时怕心没了,就开始发正念清理控制他的邪恶因素。恶警踩完之后,又掐我的脖子,当时都掐肿了,又来捏我的鼻子,又开始掐人中。过程中,我一直不吭声,就一个劲的把“灭”字打到他身上,过一会它背后没有东西控制了,它看我半天,呆了很长时间,它们就让我自己回去,我不吱声,他们没有办法,只好给我送回号里。

那以后它们又来非法提审我两次,我说我从现在开始一概不回答你们的问题,我要按法去做。我给它们背师父的经文《红潮落》听,然后给它们讲真相,揭露恶警打我的事,越讲越有了正念,它们的问题我一概不回答,另外空间的邪恶看着害怕,不再找我了。

再后来我就和一起被非法关押的同修背法、发正念,环境开始好转了,我们知道外边的同修也在帮我们发正念。我在这里谢谢所有帮我们发正念的同修,由于你们的全力营救我们很快正念闯出来了。

在拘留所的日子里,我感受到师父无时无刻不在身边。师父不许邪恶动我们,看护着我们,时时点悟着我们。

吸取教训 向内找修正自己

师父在《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中说:“大法弟子做的三件事中,每一件事都很主要。你们个人修炼圆满的一切都贯穿在你们证实法中,所以大家一定要做好,也一定要把自己在正法中的不足找出来、克服它。为什么有的地区学员配合得非常好,而有些地区配合得就不是那么太好?不能说我们这里有特务在干扰,强调有什么这个那个原因。其实我早就讲过,你们心态很正的时候特务是不敢在这里呆的,他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被正的场同化了,因为大法弟子发出的纯正的这个场啊,会消除人所有思想意识中不好的东西,纯正的场就解体它,解体人意识中一切不正的东西,这就是救度与慈悲的另一种体现。人意识中不好的一切都给他解体没了,他就剩下单纯的思想意识的时候,人就会认同正的、善的,他不就同化了吗?那么,再一个选择就是赶快跑掉,因为坏人的思想业力与不好的观念害怕解体。”

通过学这段法我体悟这次被绑架,是因为我们的场不纯、不正,不能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才造成巨大的损失。在之前,和我配合的同修对我态度不好,我就不愿意跟她在一起,因为某些原因我们还必须在一起配合,这个过程中我总是向外求,甚至不怎么跟她说话。如果我和同修能配合好,不断的向内找,不管同修对我态度好不好,我都不动心,用法来衡量,不断加大自己心的容量,就不会发生这件事情。就因为没把我自己当作修炼人,没有把法放在第一位,想的是怕自己受伤害,为私,才被邪恶钻了空子,最令人痛心的是给大法造成负面影响。

希望同修吸取我们的教训,不断修自己,向内找,特别是资料点的同修一思一念都不能放过,不能放纵自己的魔性。

在师父的点悟和同修的鼓励下,我把这段经历写下来,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