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警察对我的迫害经过


【明慧网2006年6月28日】99年7月20日恶党迫害法轮功开始,乡政府及派出所经常到我家骚扰。2000年2月乡政府和派出所将我绑架。夜间我和其他大法弟子睡在地上,白天在公路上清雪。一天晚上,警察孙洪波把睡在地上的大法弟子喊醒,以他的上司生气为名,拿腰带抽打女大法弟子的脸。把水泼在地上不让睡觉。

一天早上乡党委书记杜通和把我带到一个没有人的屋里,问我法轮功好不好,当我回答“好”时,他就用空心拳猛击我小腹。一天傍晚,副书记仉某要求我选择法轮功与恶党。如果选择法轮功写出退党书面材料。他看我选择法轮功并写出书面材料时,用手中电筒敲打我头部并邪恶的说:“这哪是党员写的。”

同年11月份我进京为法轮功上访,遭锦州便衣警察绑架,并遭到锦州一处警察用手铐反铐殴打。12月份被舒兰警察送往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劳教一年的非法关押迫害。刚到劳教所被分配到二楼。当时劳教所里设立管制法轮功学员大队,共设三层楼,每层楼两个班,整天坐板铺,有时看陷害法轮功的光碟。2001年2月份,由于非法抓捕的人逐渐增多,开始分一大队、二大队。从这以后要求法轮功学员写“三书”。2001年5月份左右一部份大法弟子被用客车送往别处(地址不详)。劳教所开始“严管”迫害,不许与亲属接见。强行坐马路牙子,看诽谤法轮功的书籍。如果不看不写思想汇报,管教就用高压电棍电击,夜间不让睡觉。由于我不写“三书”,姓王的管教体罚我站着,并邪恶的说:今天不写,明天也过不去这一关。第二天,恶警对所有不写“三书”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殴打、电击。

有一天,我要求撤回我写的“三书”和“思想汇报”,大队长带领两个姓王的和一个姓金的管教,还有一个刚从部队转业的管教把我带到管教室弄倒,脚踩背部,用狼牙棒殴打,并邪恶的问:能不能做好。我的伤痛将近一周才好。还有一次,管制我们的一个周队长,手拿高压电棍逼迫我诽谤师父,由于我做了不该做的他才停止电击我。过后我痛悔万分。这是我受迫害的经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