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清自己拥有的神通和功能

【明慧网2006年6月5日】2006年5月25日中午,有几名恶警闯入我们当地一个大法弟子家,不由分说就把大法弟子绑架到公安局。部份恶警在没有任何家属在场的情况下开始抄家,看着抄出来的东西,恶警自认为获得了一个邀功请赏的机会,就又把大法弟子带回家,开始录像。

大法弟子见此情况就开始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天灭中共……”大法弟子一遍一遍的喊,感觉自己无比的高大。在那里录像的小伙子再也录不下去了,嘴里叨咕就不再录像了。恶警把大法弟子直接带到看守所,一路上同修都在高喊。然后,同修想:“既然来了,我就要讲真相”,开始向周围的干警讲真相,一边讲一边观察周围,看到有一名小干警眼里含着泪,默默的点头,当时就有两名干警同意三退。

同修见到在大厅的另一侧有几个常人,闷闷不乐的样子。同修走到他们附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共产党都在害好人,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共产党诬陷法轮功,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们会有福报的。”他们中有一名中年妇女,发自内心的向同修点头,同修对着她说:“你一定要记住啊!”又经过犯人的监室,大法弟子继续向犯人讲真相。

午饭后,看守所答应关押此大法弟子,一个女警官把大法弟子叫到屋里,对大法弟子很和善的说:“你在这炼功吧,没人看着。”说着她把大法弟子的腰带和手机套拿下来并说这是他们必经的程序。大法弟子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是来救度他们的,师父告诉我们要救度众生,我要走师父给安排的路,谁迫害我谁就有罪,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立刻出去。”

当时在大法弟子周围有一个女干警和两个男干警,在不远处有四个人,看守所的四周有武警把守。大法弟子开始发正念:“让他们的思维混乱,想不起我来,定住他们的思维。”过了一会同修发现他们中有些人眼睛发直,看守所的大门也开了,同修就发着正念离开了看守所,从新走入正法洪流中,发挥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作用。

写到这里,我们都被这位同修的正念正行所鼓舞,是什么使他能显现自己的神通呢?是他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他在日常学法中奠定的坚实的基础,对师、对法坚定的正信。我在这里并不想赞颂这位同修,而是想通过他的故事使我们能够认清师父早就赋予我们的神通。

现阶段每一名大法弟子都是具备很大的神通,最明显的就是每天的发正念,发正念是铲除另外空间迫害大法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等邪恶因素。通过阅读明慧周刊,我们知道很多同修在遭受迫害时运用师父赐予的神通,正念正行摆脱邪恶的跟踪、迫害的例子。但往往是我们还有很多人心、顾虑心和怕心,使我们的神通不能充分的运用。

比如,现在科技非常发达,手机作为高科技的产物,在我们证实法中也得到充分的运用,有不少同修把发送真相短信作为证实法的方法,可是现在手机却成为邪恶监听、监控、跟踪大法弟子的工具,它可以利用定位系统,找到大法弟子的具体位置,这对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非常不利,但是是不是因为这样我们就不再用手机了呢?我们要清醒、理智、智慧的认清这个问题。师父曾经讲过:“那魔永远也不会高出道的。”不管现在科技怎样发达,它永远也不会高过师父赐予我们的神通。“说白了电脑再发达也无法和人脑相比,而人脑在当前依然是研究不透的迷。宇宙飞船飞的再高,也没飞出我们人类所存在的这个物质空间去。(《论语》)”那么我们就不要被科学所制造出来的假相所迷惑,这里并不是无理智的全盘否定,盲目的认为这些对大法弟子不起作用,而是清醒的认识到一切都是伴随着我们修炼来的。

那么旧势力造就的这一切就是来迫害大法弟子的,他就是不想让我们修上去,所以利用各种形式干扰大法弟子。我们不仅在邪恶迫害我们的时候(比如身体迫害、精神上的迫害)要保持强大的正念,用神通铲除邪恶因素,正念正行,而且在平时任何一件小事上我们都要用正念对待。邪恶想利用各种形式间隔大法弟子,手机监控就是一种迫害形式,我们要破除这种迫害,就是平时尽量不用手机联系,即使是用公用电话也不能经常用一个地方的,现在大街上的话吧、公用电话有的是,不局限在一个地区,一个方位,这是为同修负责,也是为法负责。

另一个就是利用神通,在发正念铲除自身的急心、怕心、顾虑心后,请师父加持弟子强大的功能,与打算联络的同修沟通,让他在那等着,请师父给安排证实法的路,即使真的见不到同修也都是有原因的,因为师父给安排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只要我们本着为法负责、为同修负责,收到的效果一定是好的。

师父在《转法轮》第七讲“医院治病和气功治病”中讲“我说你不能站在这个环境当中去认识另外的状态,你的思想观念得发生革命。没有电视机,人脑袋前面自己带,想看什么就看什么,也有功能存在。没有火车、汽车,人坐在那儿就飘起来,电梯都不用。它会带来不同的社会发展状态,不一定局限在这个框框当中。”这也是在告诉我们不要被人间的假相、后天的观念所左右,转变观念把师父给我们的功能运用好,让我们真正的神起来。

写到这里我突然想起师父在《洛杉矶市讲法》中讲:“当时我要表面的身体转化和修好的部份协调起来,让身体在修炼中脱离人的状态,让修炼弟子用自己的正念保持和人一样的状态。”“直到现在我也不能承认它们坚持的,将来我也决不会承认,与干扰破坏一切有关的生命都将为此在偿还中解体。我要的即使将历史倒回去从新来也得成了我的事。这是正法中必须的内容与过程,这不是指法正人间的事。”

师父在等待我们真正的转变人的固有的观念,真正的认清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神通和功能,让表面的肉身与神的一面协调起来。

个人所见,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