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常工作中证实大法救度众生


【明慧网2006年6月8日】我目前就职于加拿大安大略省法院的翻译部门,主要向法庭和来法庭办事的中国人提供国语口译服务。初到法院,由于只有我一个全职的国语翻译,每天工作量很大,我都尽职尽责做好工作。修炼人在大法中修出的宽怀大度和凡事多替他人着想的善心在自己的日常工作中也得到自然的流露和体现。

在与同事的交往中,我总是任劳任怨,从不计较个人得失。我所在部门的经理因此也对我留下了良好的深刻印象。当我向经理介绍在多伦多要举办营救中国国内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食品节时,我谈到了大法在中国遭受的迫害。我的经理对我说:“尽管我对你所学的功法还没有太深入的了解,但从你的为人和言行,我可以确定,你所学的功法是一个很好的功法。”很快,我的经理流露出想学法轮功,她向我借了师父的教功录像带回家看完后,就向我学了第一套功法。

另一位来自印度的年长的同事,在了解到我因为炼法轮功上了中共的黑名单,并于2001年去冰岛时,由于时任中共邪恶党魁的江某某对冰岛各界施加压力,我曾与其他几位同修被拘留在冰岛的一所小学之后,他非常生气。他说要在我生日的时候,送一个意义重大的礼物给我。记得那一天正下着大雪,他冒着大雪到银行去取钱。准确地说他去取了一百零一块钱。他说,按照印度的风俗,这个数字,他指这一百零一块加币会带给我好运。我说我是一个法轮大法修炼者,我非常感谢他的好意,但我不能收他的钱。他把钱放在我的手上,真诚地说:“我是真心的想为你和象你这样的好人做一点什么。”看着他真诚的眼神,我知道我真的无法拒绝他。于是,我对他说:“如果这样,那你就把钱捐给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吧。”见我答应收下他的钱,并可以替他转交给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这位年长的同事高兴的象孩子一样手舞足蹈。

看着善良的同事,我双手合十。我的泪水夺眶而出。我内心清楚的知道:我所做的只是无边大法的一点点而已,可只要修炼人的心性达到法在那一层次的要求,伟大的师尊就总是慈悲的给予弟子最大的鼓励。

在与同事的交往中,我从不觉的与他们聊天是浪费时间,而是尽量去了解他们的所思所想,他们的苦处,真正的去关心他们。在与他们的聊天中,我都会很自然的用修炼人的眼光,与他们分享我对生活和事物的看法。每每得到的反馈是:很高兴能和你交谈,你的观点总是很具有启发性(It is nice talking to you. Your points are always so enlightening)。

一次,两位同事因为某件事情的分歧争执不下,其中的一位试图就她的观点说服对方。当时我正好在场,我就说了一句:如果是我,我会最大限度的与大家分享我的观点,但我不会强迫你接受我的观点,也不会对你不接受我的观点而耿耿于怀,因为只有你发自内心的接受才是真实的。他们一听,觉得非常在理。双方的争吵就此平复,同时都表示接受我的说法。

我清楚的知道:是真善忍无边大法赋予了修炼人超越常人的理智和智慧。办公室的同事大多很愿意与我聊天,都愿意向我叙说他们的心里话,不论是与家人相处的矛盾,还是其它的各种矛盾,他们都愿意找我诉说。一次,一位同事在介绍我的时候说:“她是我们办公室的天使。”

在与同事的交往中,还有很多很小也有趣的事情。在多伦多实行月票可转让以后的一天,一位同事借了我的月票要到另外一个法院去。到了下午下班的时间,她回不来。于是,她打来电话,要另一位不要马上回家的同事也就是一位不明真相的说广东话的同事把她的月票先转给我。当这位说广东话的同事要把月票转给我时,我考虑到拿走我月票的同事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能回来,这样一来会给转给我月票的说广东话的同事带来不方便。于是,我很自然的由衷的说了一句:“谢谢你。只是我不希望我自己的方便带给你任何的不方便。”说完,我就买了车票回家了。尽管我除了要买来回车票,还要另外再付钱泊车在地铁站。当时自己丝毫没有在意这些。没想到,第二天,那位说广东话的同事,一大早就问我,可不可以为她购买一盒法轮大法的教功录像带,她想学。

看得出来,这件在我看来很小的事情对她的触动很大。作为一个大法修炼人,当时自己为她人着想的想法完全是自然的流露。我明白了:其实是真善忍大法在修炼人身上所体现出来的境界让这位原本对大法有很深偏见的人有了很大的触动,并彻底改变了她对大法的看法。

这样的小事还有很多。一天到了下班的时间,外面在下着倾盆大雨。一位说葡萄牙语的同事坚持要把她的雨伞让给我,并说如果我不接受,她会感觉受到冒犯。我于是拿了她的雨伞,到了附近的商场买了一把雨伞,并让一位熟人把她的雨伞带回给这位同事,这样确保她回家时,不会被雨淋到。第二天,这位同事由衷地对我说:“你真是一个凡事为他人着想的好人。”

修炼人凡事多替他人着想的境界是无边纯正大法在世间的自然体现。也带动着世人,大法的美好也随着修炼人的境界展现给了世人。

几位同事每周都会向大家集资购买彩票。当他们很惊讶的告诉我:你是我们当中唯一不掏钱购买彩票的人,为什么?万一我们大家中了奖,你可别后悔。我就很明确地告诉他们:对不起,我不购买彩票。我是一个法轮大法的修炼者,我相信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我也相信辛勤的劳动。不过,如果你们中了奖,我会恭喜你们。

从此以后,他们不再向我要钱买彩票。但是遇上同事在单位办聚会活动,我从不吝啬,总是主动承担一部份费用。他们由衷的向我表示:你真是一位遵循自己原则的好人。

由于我的同事来自世界各地各个角落,大家语言文化宗教背景各不相同。他们中有非常虔诚的基督教徒,天主教徒,还有其他各种信仰者。在与他们的交往中,我并不急于用口头向他们介绍大法的美好以及大法受到迫害的真相,而是按大法的要求,从自己日常的一言一行扎扎实实做好。不论这些同事的信仰背景多么不同,说出的观点与我自己有多不一致,我都首先尊重他们。因为在我的眼里,他们都是与我有缘的可贵的生命。很快我成了这些虔诚的基督教徒,天主教徒同事的朋友。

苏家屯事件在社会上曝光后,一天一位信基督教的同事非常兴奋的拿着一份英文报纸来找我,是关于苏家屯集中营的。他告诉我说:“我在你们摆在伊顿中心前的请愿信上签字了。”他的话语中带着几分自豪。在我对他表示感谢的时候,他说:“象你们这样善良的人遭受到这样惨无人道的迫害,真是太不应该了。”

另一位来自索马里的同事曾经对我说,她从不随意在什么文件上签字。当我告诉她关于苏家屯集中营所发生的事情后,她握着我的手,欣然在请愿信上签了字,并说:“就冲着你的为人,我相信你所说的一切,我也破例在这里签下我的名字以表示我对你们的支持。”

另一位来自阿拉伯的同事在平时的聊天中告诉我她每天都要祈祷。她还告诉我,她虔诚的相信造物主的存在,她也相信祈祷的力量。苏家屯事件后,她含着泪对我说,她会为那些受到迫害的无辜的法轮功学员真诚的祈祷。

在平凡的日常工作中,每天我都遇到不少中国人,因为我工作服务的对像就是中国人。首先在我内心,我从不把他们当作可能触犯了法律的犯人看待。因为我知道众生最最首要的是不能对大法犯罪,只要不对大法犯罪,他们都还能有机会。我珍惜与我接触到的每一个人。我把他们当作与我有缘的生命。他们是来听真相的。有了这一念,师父就不断的给我创造机会。

大多数来法庭办事的中国人都不熟悉法庭的程序,我就尽量用我的经验去帮助他们。他们往往都很接纳我,并且发自内心的说:“现在真难得遇到象你这样的好人。”由于法庭上经常需要等待文件,在等待的过程中,我就有了跟他们讲真相推九评的机会。凡是有缘接触到的人,我都传递九评小册子或DVD给他们。有些人当即同意三退。对那些已经同意三退的人,我都很珍惜他们这难能可贵的一念,通常我就马上为他们草拟一分三退声明,读给他们听,问他们是否同意这样写。他们往往都很同意。我就接着说,那我替你发表声明好不好?大多数都同意。要知道常人每天操心的事情很多,他们既然有了要三退的可贵的一念,作为修炼的人,我们就应该全力促成。否则回到常人日常生活中,他们可能很快就淡忘了这件事情。遇上说要回去思考思考的,我也不轻易放弃,我会主动留给他们我的电话,并叮嘱他们只要需要,他们可以随时电话或留言给我。

有些人需要不断的回到法庭来,通常我会用心留意哪些人已经给过材料,哪些人已经谈过,哪些人已同意三退,哪些人需要跟進,尽量不落下任何一个有缘人。

一次,一对老年中国人夫妇已经是多次来法庭要保释他们的一个亲戚。到了该下班的时候,他的律师还需要我继续帮助他翻译有关问题。考虑到这对夫妇已是多次来法庭,每次来法庭,他们都需要向工作单位请假,因此也给他们的日常生活带来诸多的不便。当时我也没有多想,就利用自己下了班的时间帮助了他们。第二天,这对老年夫妇成功保释出了他们的亲戚,他们一再对我表示感谢,并随手塞给我一个信封。我打开一看,居然是好几百块钱。他们说:“谢谢你这样加班加点帮助我们,没有你的帮助,我们真不知如何是好呢。”我于是对他们说:“大家都是中国人,我是真心真意想要帮助自己的同胞。这些钱,我是绝对不能收,因为我是修炼真善忍法轮大法的。我的师父教导我们在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我只是按照师父的教导去做了而已。”

我把钱退还给了他们。接着,我就跟他们讲,我对爱国的理解。我说,在我看来,真正的爱国是爱自己的同胞,爱这个民族,而绝对不是爱这个独裁统治的邪恶中共。因为邪恶中共坏事干绝,现在又对修心向善的法轮大法修炼者進行迫害,天理昭彰,邪恶中共必难逃历史的淘汰。他们很同意我的说法,拿着我递给他们的九评的书,说是一定回家好好看看。

当时正值新唐人新年晚会期间,他们立即向我买了四张晚会的票子,并带着他们的孩子一起快快乐乐的去看了晚会的节目。事后,还对我反馈说:“新唐人晚会的节目真的很好。”

还有一次,在圣诞节前夕,一位中国人牧师来法庭办事后,递给我一张介绍圣经的传单,我收下的同时,也与他分享我对生命、时空和宇宙的看法,并且明确的告诉他,我每日生活充实快乐的原因是受益于在大法中的修炼。他说他对我的观点很赞同。听完真相后,这位牧师还邀请我去他的教会,去与他的兄弟姐妹座谈交流,并说他会介绍我是大法弟子,我可以成为他的教会的朋友。随后,我再递给他九评等材料,他都欣然接受。

下面,我想谈一下自己在参与大法项目中证实大法的一些体会。

也许是由于自己英文基础还好的缘故,几年来一直稳定持续的为一些项目做着翻译工作,这在自己好象已经形成了一种既定的大法工作的模式。在这几年做翻译工作的过程中,更是深刻体会到伟大师尊的慈悲呵护。所做的翻译工作的意义远远超过翻译本身。其中深切体会到大法修炼的美好,因为在这过程中每走一步都能体会到师尊的慈悲和大法的伟大。由此,内心总是充满感激。这样的感受持续了相当一段时间。可是修炼毕竟不能原地踏步,很快,考验接踵而至。

原本以为依据自己的特长,为英文大纪元做一些翻译工作会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可是,偏偏一位西人编辑找到我,希望我能负责英文大纪元的汽车版面的编辑工作。

刚一开始,自己想的很简单,就想,增加一个常人读者感兴趣的汽车版面,对英文大纪元接触到更多的读者群,更好的讲清真相会是一件好事。现在既然找到我需要这样一个编辑,自己也就顺口答应了。其实自己平时对车辆并没有太多的兴趣,甚至可以说根本就是个外行。在当时学会了驾车也就是几个月前的事情。

可是,这一答应,可不得了。报纸每个星期四都得出,那可没得商量,没得等。可是,自己不但对汽车是个外行,对英文编辑也是一窍不通。可是答应了同修怎么办?

一位西人同修觉察出我的处境,就几乎是手把手的把报纸编辑的一些基本常识教给了我:诸如版权问题,内容的查找,图片的说明等等。一开始的几周真是非常的艰难。由于对有关技术的操作不熟,往往是每天要花上好几个小时在网络上查找,却还是没有把握,往往是到了最后一分钟,还在为汽车版面的内容而发愁。由于压力太大,各种各样的人心随之一拥而上。

首先,我怀疑自己是否值得花这么多的时间去做这项编辑工作。如果是做自己熟悉和擅长的翻译,花上这几个小时可能已经翻译出好几篇文章了。再说,以前所做的事都是与修炼直接相关的,每每作完一项翻译都觉得很值得很有收获。可是现在面临的是自己很不熟悉的汽车版面,而且表面上看起来,版面的内容好象跟修炼以及修炼的提高,甚至是讲大法的真相没有任何关系。我开始变的很没有信心,甚至有了要打退堂鼓的想法。由于在法理的认识上没有突破,可想而知,在重重的阻力下,开始会有多困难了。

另一方面,总也觉的就此撒手不管,心里并不踏实。所以勉强坚持着出了好几期。直到有一天在读师父的讲法时突然豁然开朗。其实,我一直在乎自己的能力是什么,自己能为大法做些什么,而从来没有想到要放下自己的一切,包括人中的能力,而把大法以及大法的需要摆在第一位,去想大法需要我做什么,绝对的去服从大法的需要。

当明白了这一点,我开始觉得自己非常可笑,我居然在患得患失,怕自己的付出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回报,诸如:做成大法的事情后的那种满足感和成就感。我惊讶的发现:在我内心,我是变相的在讨价还价,也就是说,我付出了,那么,我就应该从大法中得到我想得到的,以至于还计较这个汽车版面与讲清真相没有直接联系,并产生这样付出值不值得的疑惑。

找到了这颗隐蔽很深的私心,我的眼前豁然开朗,一片轻松。我告诉自己,什么人中的能力,都是大法赋予的,因为是大法造就了一切。只要对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有利,无论这件事情多么不起眼,看起来多么费时,我就必需责无旁贷,全力以赴,不讲任何条件。

认识到这一点后,汽车版面的编辑工作在我面前随即打开了一片天地。很快,就有同修陆陆续续的愿意为这个版面写稿。这个版面也由最初的要想放弃,到了现在逐步稳定并走上正轨。从中,我也真切见证了修炼的美好以及大法的威力和神奇。

以前总是不经意会挂在嘴上说,我要为大法做什么。其实,我们并没有付出多少。师尊所要的是我们修那颗心。只要我们心性达到标准,师尊就给予我们一切。

历经了千万年的等待,今生有幸在伟大师尊的正法中修炼,真是无比的荣幸和福气。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是我们正法弟子的神圣使命。只有毫不懈怠,在修炼的路上勇猛精進才能对得起伟大师尊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