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悟“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


【明慧网2006年6月8日】前一段时间家中的同修被邪恶抓走了。虽然从明慧网上知道邪恶一天也没有停止对弟子的迫害,每天都有同修被抓,但当这件事真的落在自己身上,还是受到很大冲击。开始知道应该调整自己的心态,所以很快稳定下来。但心里还是沉甸甸的,明白了原来常说的“心情沉重”是真的,在另外空间就是有物质在那压着。

我家的这位同修确实状态不太好,因为工作忙,学法、炼功不能每天保证,加上有求安逸心、亲情重,被邪恶钻了空子。可我现在不能去责怪他了(那样会加重邪恶迫害的理由),我必须得想想自己,到底有什么漏导致身边出了这种事?这一细想,竟然发觉自己很多念头都不在法上,而且暴露出了很多非常不好的心。这些心要是平时有人指出来,我可能根本都不会相信我有,可此时在严峻的考验面前,这些执著再也隐藏不住了。

比如我知道他状态不太好,可一直没太重视,认为“他虽不精進,但做真相的方式比较安全,还不至于出什么事”。这完全是人的观念,根本就没有站在法上。怎样才能安全?安全难道取决于做的方式吗?常人都知道,风险无处不在,有人在家里洗澡,在浴缸中都能淹死。我们是大法修炼,只有时时站在法上,正念正行才能真正安全呀!而且讲真相的事他平时做的也不够好,我也没太重视,跟别人说的时候我说每个人都修自己,我也不能强迫他多做呀。其实是隐藏了一个怕心和私心。怕心是因他不是很精進,怕他做多了会出事。这个观念不是无意中认同了旧势力对不精進同修的迫害吗?私心是反正他也做了讲真相的事了,不至于被落下。说的严重点是想让他在大法中混混事,最后也能跟着上去。

当然,从法理上我也知道,不管同修还有哪些问题,自有师父来管,自然能在大法中修正,不允许邪恶插手、迫害,谁做谁有罪,所以要发正念否定迫害。

后来和其他同修一起切磋时,我发现虽然我认为自己很精進,全身心做三件事,但我长期象学理论知识一样的学法,没有在日常生活中很好的实修,所以不能时时刻刻在法上,导致关键时刻正念出不来,还是把邪恶看的很强大,所以才会“心情沉重”。而其实邪恶不就是在一个很小、很短的时空里在做恶吗,整个局势完全在师父掌控之中,什么也跑不出师父的手掌心,一切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要结束迫害也就是一挥手的事,没结束是因为还在给我们修炼机会,因为我们现在老不稳,还达不到正法要求的状态。如果我们就把这个空间的东西、眼前的东西看重,就会觉得邪恶太厉害了,我们只能消极承受,而其实如果我们能从法理上真正明白并坚信师父的法力无边,我们在这个空间的一点反应就能把邪恶吓退。

当我意识到这个问题后,师父突然就把我心上的那个东西拿掉了,就是前一秒后一秒的事。拿掉以后很轻松,我就明白了当时那种稳定,只是常人式的那种无可奈何的看开了,所以虽然心情平稳,但很沉,就是有个执著在那压着,而真象修炼人那样放下了,是完全不一样的,感受非常明显。不但心里轻了,思维也一下就升上去了,清晰的感觉到了这层法理,痛苦的感觉瞬间消失,身心一下子开朗了。我觉得我终于闯过了一关。

可事情并没完,“沉重”这个东西去掉后,过了两天又觉得胃里老象有个东西拽着。我想,这是颗什么心呢?头脑中冒出一个词:“牵挂”。我明白了,是情。因为家中的同修是个情很重的人,他自己虽然讲真相不太主动,但如果我要去做什么时,他怕我辛苦或危险,倒是愿意自己去做,让我少做。他的情这么重我平时总是不以为然,有时还嘲笑他不象修炼人,却不知道其实在这个过程中自己对他的情也很重,只是因为习以为常,没意识到罢了。他被抓后我不担心他吃苦,可非常担心他被转化、在修炼路上被毁了。因为我想,确实没有多少时间了呵,如果最后这段时间在里面度过,再没走好,哪还有机会弥补啊?这个关键时期,对修炼人太重要了。

表面上是为他修炼着急,但其实还是情,因为所有被关押的同修不都面临这个问题吗?所以才要彻底结束这场迫害呀!为什么就他让你这么牵挂呢?修炼人对谁都得好,包括自己的亲人,如果局限在自己亲人身上,不就是个私吗?找出这颗心后,我自己就在克制它、抑制它,并请师父帮助去,好象过了两天就去掉了,去掉后那个拽着胃的不好的感觉就没了。我下定决心,一定要清除迫害所有弟子的邪恶,让所有狱中的同修都早日回来。

这件事中还有一个提高,就是不论常人说什么都不动心。一会儿有人告诉我说他的案子很严重,可能要判刑什么的,一会儿有人说要送他去洗脑班什么的,一开始每听到一个消息都心会动,后来我就下了决心,别人说什么我都不动心,说的重说的轻都不动心,就坚信师父会安排一切,我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因为师父早就告诉过我们了,如果动心、人心都上来了,“那旧势力就说:我这件事干对了吧?我让他病业这么严重的目地就是为了检验他们是正念还是人心,我们干对了吧?你看你的弟子这些人心都返出来了吧?有这么多的人心返出来,得针对这些人心去弄。”“出现什么问题大家都心不动,每个学员除了作为大法弟子我能帮你我就帮,没有什么可浮动的;我帮不了你也要正念对待这个问题,该做什么做什么,不用人心去执著,不在思想中加深这些问题,关系都摆的很正,没把它看的很重,非常平静。旧势力觉的太没意思了,这些人不动心啊。这些人都不动心,这有啥意思哎?不管了。”(《2005年旧金山讲法》)

连闯了这三关之后,感觉很辛苦但也很欣慰,因为师父让坏事变好事,让我能提高上来。那天和一个功友出门办事,和她谈了谈自己的感受,她也为我高兴,说只要你提高上来,你丈夫很快就会回来的。我听了特别高兴,但突然我的自行车后胎发出可怕的漏气声,不到一分钟时间车胎就全瘪了。我愣住了,难道我还有“漏”吗?我抓住了在车胎漏气的那一瞬间的想法,那就是一颗强烈的求结果的心,我想,我也提高上来了,该过的关我也过了,这下他可以回来了吧?好象做好是为了他能出来似的,好象我做好还是有条件似的,这个有求之心多强大呵!

车坏的地方距离我家还很远,后来我们只好一路推车走回来。回来后,我沮丧的不得了,跪在师父法像面前,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又想到花了自己那么长时间、改好了字的大法书被抄走,更是伤心欲绝,哭了很长时间。想怎么就保护不好大法书呢?难道自己不合格,不配看大法书吗?觉的自己是修不成了,修了整整10年还是这个样子,实在是不合格!过了一会儿我冷静下来了,我意识到这种想法是干扰,这一定不是师父的意思,它不让我修,我就要修,还要努力修,别想把我打垮。

前天打开电脑,看到师父的《2006年加拿大讲法》出来了,开始觉的不敢相信,师父的讲法这么快就出来了?发现是真的,赶紧如饥似渴的看了一遍。看完后就更不敢相信,师父啊,您难道知道弟子关过的很苦,所以早早把这次讲法给弟子看吗?师父的讲法好象就是专门针对我现在正在过的关讲的!

“干扰不是提高的机会吗?作为师父我来讲,我会这样认为你的提高是最重要的,但是你提高时却不是让你在平坦的道路上往上走。带着满身业力上天了,拉着一大堆包袱上天了,(众笑)这怎么能行啊?我得给你设一些关,让你放下那些心、放下那些包袱。一关一关的你不断的放下执著与人心,那些东西在不同的关中你都带不進去。所以关一来了,你会说麻烦来了。甚至有人到处找师父:哎呀,我怎么解决呀?我怎么给你解决呢?我解决了你这关就过不去了,这关拆了,你再拖个大包袱往前走?所以我不能给去掉那一关。(笑)是不是这样?所以我说修炼哪,大家得真正的认识什么是修炼,真正的理智的对自己的修炼负责任,真得用正念去看待你们所遇到的一切事情,正念要强。”

看到这儿,我的泪水不禁夺眶而出。我一下子明白了在我自己觉得艰难过关的这段时间,师父在旁边是怎样的看护着我,期待着我的提高,帮我拿下一个一个的那些带不上天的包袱,而我还在悲悲切切的,觉得自己关过的这么苦,不是悟性太低了吗?家中同修被抓是发生在我身边的事,与我的修炼有莫大的关系。虽然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但是发生了这样的迫害,面对迫害我们的所思所想成为我们心性最直接的暴露。那么暴露出来不好的东西,就清除它,去掉它。如果没发生这件事,可能还觉得自己修的不错呢,其实拖着不少大包袱,自己还不自知,还觉的挺美,多危险呵!带着这样不纯净的心,又如何能做好三件事呢?

感谢师父对我的慈悲安排,我一定利用好这个机会去掉自己身上一切不正的东西,修好自己的同时揭露邪恶、清除邪恶,更好的讲清真相,救度更多的生命,让他们也不枉冒着天胆来到人世一场。

最后以师父的《别哀》与狱中的所有同修(包括我的家人同修)共勉,愿他(她)们都早日正念闯出魔窟。

别 哀

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