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的《2006年加拿大讲法》打开了我的心头之锁


【明慧网2006年6月8日】说来惭愧,我是96年得法的弟子,过去我一直认为自己修得还可以,关、难也不少,但也算明白的走过来了。可是最近的一些事却让我深感自己与法中的要求相差还很大,修得还很不扎实。在名、利、情的问题上,我和很多同修都有同感,似乎动不了自己的心了。可是一面对具体事情的时候,结果并不是这样。

事情从住房谈起,我住的是30多平方米的房子,时不时的就想换换条件,还找出一大堆利于学法、修炼的理由。过去在个人修炼阶段,我就当作去执著给抑制住了,心想等以后自己以前住的老平房动迁以后再换吧。因为婆母家共有2个儿子、4个女儿,也正好两间房子,婆母也说动迁以后,房子归儿子所有,将来也就准备跟我们在一起,我也正好想让婆母跟我一起学法炼功,让她也有个学法的环境。自己想的挺好,可是一到动迁的时候,情况全变了。两间房子的动迁费,一间归小叔子所有(是我们以前住的那间,后改写成了小叔子的名字),而婆母答应给我们的,姐妹几个和我们要平分,最后也就这么办了。

这一下,多少年的希望破灭了,突如其来的变更让我忿忿不平之心达到了顶点,对婆母说话不算话的怨气也冲上了心头,身上的魔性就有一触即发之势。我极力抑制着自己,想着自己是个修炼人,想着师父法中讲过的话,心里慢慢平息了下来,但是这根深蒂固的观念,这执著折磨着我,让我的心头总是发生激战。

我一边看师父的有关讲法,一边不断的发正念清除这些不属于我的东西,还要努力去做好救度众生的三退之事,经过一段时间,感到心里放下了,心态平和了,觉的这样也挺好,房子虽小,但不和婆母在一起常人的事少了。修炼的环境清静了。在这时间值千金、值万金的时刻,我可全心做好一个大法弟子该做的事了。所以也就不再想换房的事了。可是我也明显的感觉到对婆母的怨气还没有彻底根除,我痛恨自己为什么修到今天还这么恶,我本来自于圣洁美好的世界,心灵应该是纯真善良的,我怎能被人间的恶所污染?如果这怨气不除,那我还是个修炼人吗?如果达不到修炼人的标准,就会给大法带来损失。修到今天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如果是这样,那就是在对大法犯罪。想到这些,似乎心里好了一些,但是总是时好时坏,这个心总是不那么纯净,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力量让我不能如愿。

师父在梦中点化我:在一片开垦的土地上还固守着自己的一点东西,并且走在一条悬崖陡峭的路上,随时有掉下来的危险,本来就处于很危险的境地了,还有人往下拽我的脚,当时我一下惊醒了,心想我一定要冲过去,不能再被情带动了。这时也正好接到了《乌克兰法会》的经文,师父最后一句说:“精進吧,大法弟子!修炼中去人心虽苦,道路是神圣的。”这对我是个很大的鼓舞。

有一天婆母又突然来信说,让我们去看房子,说房子都已装修好的,進去就住。她把自己留着将来看病的钱给我们添上了,当时我就一口回绝了。过后想我这么做对不对,她会不会认为我不想同她一起住,才不愿换房。要不就把房换了,让她跟着我也好学法炼功。随即,执著于环境的心又起来了,不愿离开这的修炼环境,很多想法又都来了。我一心想做好,怎么这么多心都返上来了,越修怎么心越不静了,我很苦恼,不知如何做才好。算了,我告诫自己,啥也别想,随其自然,一切听从师父安排吧!

就在此种情况的当天晚上,我接到了师父的《2006年加拿大讲法》,看着师父的讲法,就如同坐在师父的身边,聆听伟大、慈悲的师尊对我讲述着法理。那种无比慈悲的祥和之场笼罩着我,让我的心颤动了。泪水夺眶而出,我的心头之锁被师尊打开了,心头豁然了。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心里的轻松、境界的升华、炼功时内在力量的感受,真是无以言表。我为自己能成为伟大慈悲师尊的一名弟子感到无比的幸运,幸福!随后心生一念:决不负师尊所望,全身心的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走好以后的路。让步子迈的更加稳健、扎实。

向我们伟大、慈悲的师尊深深的鞠躬、合十!

过去觉的自己文化水平有限,不想写什么,可今天有一种强烈的愿望,要写出这一段经历与同修分享,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