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消病业的经历


【明慧网2006年6月9日】我是96年得大法,在阴历十一月初一天早上,一场大风突然降温,我从炼功点回家,就象重感冒似的,发凉发烧,也听同修讲过消业的情况。心想我这是消业吗?我这是天冷凉着了,也算消业吗?心中一会相信是消业,一会心里又划问号,心想师父说的话,心里就坚定起来。

但病业来的快,也太猛,冷上来,在火炕头上盖一个被冷的盖两个被,那也控制不住的哆嗦,上牙打下牙,烧上来,热的心冒火,把被子掀掉心里热,折腾了一天,到晚上家人都回来了,说什么也不听我的,非要叫出租车去医院,当时自己也是心不稳,心想去就去吧,折腾了一天也真够受的,那晚上不更厉害吗,自己也害怕。到医院一量体温38度,大家说:不对吧,等一会量还是38度,我不时也纳闷,38度至于那么折腾吗?当时打了一针感冒针给开了三包药,到家吃了一包,大夫说:12点再吃一包,我一觉睡到12点多,醒来心想吃了药好多了,我下地又吃了一包,刚把药吃進去就要吐,我赶紧走到外屋小桶那就吐,可是又吐不出来,大口大口的喘气,汗水顺背流,全身发软,脑子一片空白,嘴里脱口而出:“师父呀,你让我吐出来吧。”话音刚落,张嘴吐出三片药,马上我就好了,象什么事没发生似的。

我又睡下了,朦胧中听到一个声音在说:“非是修行路上苦,生生世世业力阻;横心消业修心性,永得人身是佛祖。”我猛的一下精神了,这不是师父的声音吗?我感动的流泪了,这是师父在点化我呀,也是在考验我对法对师坚信不坚信,这回想的很多,消业要有横心。但吃东西又吃不進去了。

我的家族中,从我记忆开始,太爷32岁死于反食,现在叫食道癌,爷爷36岁死于反食,大爷56岁死于食道癌,爸爸66岁死于贲门癌,我看到大爷生生饿死,自己越想越怕,但又想到自己是炼功人,就信心大增,这时连上床的力气都没有,自己咬着被子,就是横下心。不知过了多久,儿子下晚自习回来把我叫醒,当我坐起来时什么症状都没有了,这时想起吃东西了,这回吃什么都不吐了,心里想大法太神奇了,这才想起师父就在我身边。谢谢师父呀,我要不遇上师父,几年后我就得病死。

第二天早上眼皮发硬,洗脸手指回弯也硬,我照镜子,鼻子上,眼皮上出的都是红疙瘩,身上有点发烧,骨节有点痛。一天我刚盖被子自言自语的讲:师父呀,这消业怎么才达到标准呀?刚合眼,天目看到从头上出现了象脸盆那么大的深红色的大法轮,从头往下转,还发出声音转动,当转到头顶时,脑子里舒服极了,转到胃、心象什么东西没有一样轻松,太好了。慢慢转到腿时,全身盖着被子躺着起来了,当要起来时,也转到脚底了,没有了,全身马上回复原样,沉的象石头,实实的压在了炕上。我明白这是师父告诉我身上还有业力,如没有业力,就象刚才飘起来那样,这就是达到身体净化的标准。

一场大业消后,师父的呵护,点化,天目中看到了好多神奇的事情,悟到了好多法理。有一次入定,看到了一个场景,是师父和老子,老子用手指着我说给师父听,说的是什么没让我听清,可师父说的那个“能”字的声音我一生忘不了,那样的语气,坚定,信任,肯定,语气祥和,当时我站在他俩的对面,我很小,他们很大,指着我说的,那语气是特别相信我能完成什么,能达到师父要的。所以在我以后的修炼路上,不管遇到千难万阻,师父这个“能”字,如同一盏明灯,照亮着我修炼的路程,因为脑子里刻上了师父相信我的“能”字,给了我勇气,给了我智慧,从那日起我的生命溶入了大法中,那真称的起对师父要求的坚如磐石,什么也动不了我的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