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难中体会到正念的威力

【明慧网2006年7月1日】我叫甘银(小名),是广东大法弟子。历经几次魔难,下面谈谈自己对正念的一点体会。

回忆起2000年12月9日早上九点多钟,为维护大法,我走上天安门广场,拉开“法轮大法好” 、“还我师父的清白”的横幅,被邪恶之徒无理地押上警车与七位同修非法关押在北京一间不知其名的派出所两天两夜。第三天将我们转关到北京宣武拘留所。我绝食八天,终于正念闯出魔难。

回到北京一位同修家,当晚(即12月19日)约十一点多钟左右,北京西露园派出所邪恶之徒闯入同修家,将我们与其他同修强押到西露园派出所,每人各关入一间房,二个邪恶之徒一言没说,便拔起衣袖双手捏住拳头,对我大打出手,使用拳头对正我的胸部连打四、五拳。当时我气还未接过来,另一个恶人又将我拉过来靠近床,再用穿着硬皮鞋的脚,穷凶极恶的向我下身用力猛踢,站立不稳的我同时在承受着电棍电击,并听他们交头接耳的说,电棍没电了,快去加电。

我用力的睁开双眼,全力注视着他们,其中最凶恶的一个恶警躺在床上,气急败坏地连续骂出很多粗言滥语,“你不说出哪里人,什么姓名我就扒光你的衣服,抽你两下,看你怎么样”。我在迷糊中想起师父的话“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当时我还未懂的这是正念,只见他们两手发抖,急切离开,于是我意识到是伟大慈悲的师父在我身边看护着我。

恶人将我们几位同修用手铐分别锁在一条暖气管上,当时我就感到气管很热,烫的很难受,劝告他们帮我们解松一点,他们恶狠狠地说:就是烫死你。“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见真性》),在那个时候师父的话能记、能背的都在我心里默念。一下子感到能量通透全身,我闭上眼睛感觉有一股能量流从头到脚不断在冲,全身热乎乎的,手上的疼痛也消失了,感觉非常舒服。我感到一定是慈悲的师父在帮助我们,看护着我们,鼓励着我们。

2000年12月21日下午三点多钟,我和另一位同修又被送到北京房山看守所关押。当关到第四天时,有个平头的恶警到我被关的监门前,恶狠狠的大声喝道:AB(编号)出来,把我带進一间阴气沉沉的审问室,先对我来一个下马威,拍响台子自言自语的道:我干了十一年这项审问工作,什么盗窃犯、杀人犯,我审过不少,没有一个不服的,难道你一个法轮功我就拿不下来。一边恐吓,一边指着只有一方能入座,又要上两个步级的一张四方椅,示意我去坐,刚蹲入未等我坐下,只听杀的一声,把入口的一端又关上了。我整个子身被围住,跟动物没两样,若不是师父的伟大,大法的威力,真被他吓坏了。他当即拿出一条约60公分长的电棍,电我的颈部、头部我也没吭一声,又电我的牙床约2分钟左右,边电边道:“我就不把你当人看。” 电的我整个头不停摇晃,非常痛苦。当时整个头部、颈部都给这邪恶之徒电焦了。

师父说:“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不管它!”(《在悉尼讲法》)正念一出他也不再对我下手了,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于是他用电棍指着我的鼻子说,“能干、能干,了不起。”我悟到这场迫害不是人对人的迫害,而是旧势力操控人世间的邪恶坏人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严峻“考验”。(其实旧势力根本不配考验大法弟子)

2001年1月21日我从北京房山看守所被无条件释放回家,23日晚上11点多钟,一帮邪恶之徒闯入我家,强行将我绑架到电白第二看守所,强制洗脑。我不想再去面对迫害,就顺水推舟的“转化”了。4月我从电白看守所心灰意冷回到家,家里生活非常紧张,当时电白看守所向我家索取2800元,才让我从电白看守所出来。我自身仅有值钱的一点金手饰,上京前,自己又卖光了,拿到2200元钱,用作上京的路费,剩下的还有1000多元钱,又被房山拘留所作为我在监狱里他们对我强行灌食的费用,给他们无理的抢走了。全家值钱的唯有丈夫刚买回的一台手机,为了解决一家五口当时的生活,丈夫也不让我知道,把它悄悄转让给别人,换了500百元钱,以解决当时家庭的生活问题。当时那种惭愧、打击、痛苦一拥而来,笼罩了我很长时间没法自拔。

师父《路》经文出来后,有同修拿着师父的新经文来我家找我,从此,我静心重温师父《真修》、《导航》等。回想几次魔难中,师父时时都在我的身边看护着我,鼓励着我,实质上的东西都替我承担、承受、而师父让我承受的只是表面上的东西。想到这,我非常难受,对不起师父,同时很悔恨自己。我明白了来在世上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一切寂寞、苦难、烦恼都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为了众生,争取每天都能做好三件事、讲清真相,能让更多的众生得救,弥补过错。

2004年9月,在电白第一汽车站,我又被城西派出所邪恶之徒强行绑架,后转到茂名法制学校非法关押。我绝食抵制迫害,邪悟者和邪恶的管教人员七、八个人把我压在地板上,强行灌食 ,他们穿着硬底皮鞋,用力踩我的两只手,钻心疼痛。我悟到在任何迫害环境中面对一切不正的现象都应该纠正,不能再消极承受。被关的第十三天,我就向他们提出要见电白610和所谓法制学校主要头目。在我强烈的要求下,结果他们让我出去,并让我坐在会议室里。我坦坦荡荡的告诉他们大法,我们伟大慈悲的师父和大法弟子是被诬蔑和冤枉的。天安门自焚是造假的,用来陷害法轮功的。揭露他们卑鄙无耻的行为,并告诉他们生死存亡的真正的理。

第十四天,师父在梦中点化我,从此我每天双手合十,求师父帮助,演化假相,并请师父加持,以及加上外面同修的全力帮助援救下,第十九天我又一次终于正念闯出魔难。

2005年12初,在向世人讲真相中,急于想别人马上认同,不够理智,又被邪恶钻空子,电白610主管人员找上门来。当时心想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谁也动不了我。请师父加持,化解魔难。半小时后同修见到我,让我赶快跑。我骑着自行车在610他们面前溜过,恶人们也没看到我。

在经历几次魔难的严峻考验中,我锻炼得也越来越成熟了,我也悟到人类这个环境不是给邪恶逞凶的地方,是给大法弟子树立威德,救度众生建立而存在的,于是我跟丈夫一起主动去找原来专管看我的恶人,告诉他们“天安门自焚”的真相和他们几年来一次一次对我及家庭的残酷迫害,并告诉他们善恶有报的天理,震慑了邪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