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自身的漏 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明慧网2006年7月1日】我是一名曾经邪悟、走过大弯路、作了许多大错事,后来又从新回到大法修炼中的学员。

师尊在《转法轮》第25页讲到:“举个例子说,一个瓶子里装满了脏东西,把它的盖拧的很紧,扔到水里,它也要一沉到底。你把里面的脏东西倒出去,倒的越多,它会浮起来越高;完全倒出去,它就完全浮上来了。”

师尊又在《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再次告诫学员:“干了对不起大法弟子身份事的这些人,你们最好自己把它公开说出来,这样呢,会消去你们很多东西,同时也会使你们自己痛下决心。我对你们讲,时间真的对你们是有限的了。”

师尊在最近的讲法《走出生死》再一次明示:“还有一部份向邪恶妥协中或多或少、或大或小干了对于修炼人来讲最可耻的事。”“所有在这方面做错了的学员,从现在开始最好公开表示放下这污浊的包袱,走回到大法中来。”“如果不放下这执著、放下这犯罪行为、这怕心,大法弟子的事干的再多都是在为了掩盖。如果放下这压在心里的罪恶,走回来,干的一切都是干干净净的、大法弟子修炼中的事。”

慈悲的师父一直在给机会和等待曾经犯了大错的我公开自己的邪恶。虽然我早就意识到此问题的严重性,却由于各种人心放不下招致旧势力進一步的干扰,一再拖延。今天,我下定决心要曝光自身的罪过,放下这污浊的包袱。

一、 曝光自己的罪错

我于96年下旬得法,当决定要开始修炼法轮功时,我对着师父的法像发誓:“我一定要跟师父回家!”在随后的几年里,学法炼功都比较认真积极,个人状态也挺好。一直到99年底,因为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非法关押后,状况就开始发生了根本的变化。由于我的常人心太重,怕吃苦、只想学法、真正考试的时候却不想过关。在看守所时,为了求能快点出去,就假意的写过“保证书”。

在2000年被非法劳教期间,本来就学法不深、法理不清的我,被邪悟人员的带动下又一次邪悟,再次写下了“三书”。写 “三书”的情形是非常愚昧可笑的,只是当时内心清楚明白法轮功是好的,师父是好的,所以写“保证书”时就玩文字游戏,保证不“炼功”;“转化”之后还把自己的认识写成两分分别寄给单位和家里,祈求他们的原谅。

由于长时间离开大法,没学法、对法理的认识已经模糊不清了,解教回家后,又主动邪悟将家中的大法书籍和音像资料全部交到派出所。那时候的想法是天真的,以为要去掉自己的一颗执著心(占有欲太强,买回来的大法资料珍藏有两三套,还舍不得送给需要帮助的学员)。

二、 认清法理

我在误区和邪路上耗费了将近五年的时间,如果不是有师父的不放弃和慈悲指引、同修的帮助,加上通过自己的静心认真学法,耽误的时间还会更长更多,说不定就被旧势力毁掉了。

师尊在《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讲到“作为我们每个人在修炼过程当中都应该正确的认识个人修炼与正法的关系。怎么看你们所经历的魔难和考验呢?我告诉大家,如果一个人他要是没有那么大的业力,就绝对不会出现那么大的难。要清醒的分清个人修炼与邪恶迫害法是两回事。”我在过去的学法修炼中,由于没有打下坚实的基础,还存留着许许多多的常人观念、执著心,所以在走出来证实法时,被邪恶钻了空子,被引领着走向了邪路(或许是在史前被迫与旧势力曾经签过什么约定)、走向地狱的路。庆幸的是慈悲的师父并没有放弃我、一直在梦中点化我,让我从新开始认真学法。在不断的学法中,我越来越认识到:“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

在邪恶的劳教所洗脑中心,恶警的伪善、转化学员的歪理邪说,所使用的手段都是非常隐晦和可耻的,对正念不足、和学法存在严重有 “漏” 的我,起到了渗透式的瓦解作用。劳教所的“帮教”人员与恶警协同制定“转化”策略、有一整套“转化”理论,她们用许多似是而非的说法,目地让大法弟子觉得“转化”是正确的,是修炼的继续和另一种形式。

师父说:“什么叫悔过?什么叫转化?往哪转哪?大家在做好人,在做世界上最好的人,超越常人的好人,你想把他转化到哪去?什么叫转化?真是邪恶丑态百出。我早就讲过,打击善的一定是邪恶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

由于在转化这个问题上没有根本的认清,所以往后再怎么学法也会出偏,就象盖楼的地基建歪了,再往上盖楼房就会出问题一样。传播“第十讲”的人打着往高层次修炼的幌子专门找在劳教所、洗脑班“转化”了的学员下手,我的心智迷失严重到“自心生魔”的成度。《转法轮》的“附体”一节中师父说:“只要你心性把握的住,一正压百邪,你不会出现任何问题。你心性要把握不住,你追求这个,追求那个,肯定会招来麻烦的。”

当我醒悟后,曾经痛苦的生不如死,而这人心又被邪恶利用着干扰,让我很长一段时间沉沦在非常消沉的状态中。

三、 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从新回到大法修炼后,通过不断的学法,我认识到自己之所以会邪悟就是因为没有对师、对法的坚定正信,不重视学法;学法心态不正,主意识不清;执著于私、执著于自我,执著于“情”;求上层次、求捷径,求安逸心严重,特别是执著于“情”。在我所谓的“转化”后,夜深人静之时,满脑子想的都是夫妻之情、如何的恩爱缠绵,回家后要怎样补偿。所有这些肮脏的思想、变异的观念和黑黑的物质,旧势力看的可清清楚楚,都成了迫害我的借口,所以假经文、“第十讲”到了我这就钻了空子,也完全忘记了师父在《修者忌》的告诫:“执著于色,则与恶者无别,口念经文贼眼相看,与道甚远,此乃邪恶常人。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

虽然从新回到大法修炼,也有不断的学法炼功、做证实法的事情,但自我感觉状态并没有好转,表现在学法时脑中翻江倒海、炼功和发正念静不下心来、早起炼功有时错过安排的时间等。就如师父在经文《建议》讲到的:“重新开始走入正法中来,那么就会加大魔难过关。”确实是这样的,我时时刻刻能感受到旧势力的干扰,只要有一点不符合法的要求,干扰就象山一样的压下来,就成了没过好的关。

师父说:“作为我们每个人在修炼过程当中都应该正确的认识个人修炼与正法的关系。怎么看你们所经历的魔难和考验呢?我告诉大家,如果一个人他要是没有那么大的业力,就绝对不会出现那么大的难。要清醒的分清个人修炼与邪恶迫害法是两回事。”(《导航·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我是从新回到大法修炼中来的,就象一切从头开始一样,再加上正法修炼的要求,二者合起来对我的要求就更高更严了。懈怠、放松、麻木的情况时有发生,甚至是在我认识到要发表公开声明,清除过去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和决定要写这篇修炼心得时,也是拖拖拉拉的完成。看到自身的魔性仍然很大,主意识还不够清、心还不够正,我也非常痛恨自己如此的不精進。

在痛苦中我就自身的问题,与同修切磋交流、看师父新经文、看明慧编辑部文章、同修心得,明白了旧势力的迫害越到最后越疯狂,它就是要把你往下拖,不让你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明白了怕心、懈怠、放松、麻木所有的不好的念头都不是本我,都是邪恶在迫害我,要否定和清除干扰;明白了将自身的经历写出来也是曝光邪恶,曝光自己的污垢、洗刷污点;明白了一定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师父讲法中讲了:“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哪怕在历史上签过什么约,你今天正念很足,不承认它,你就不要那个,你就能够否定它。可是呢,是凡这样的就难办一些。难就难在旧势力对你是轻易不放手的,它要钻你的空子,你有一点疏忽它就会钻。所以正念很足的情况下,它就钻不了,因为大法在正法中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这个当师父的也不承认。当然了,我们大法弟子每个人都说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那不是嘴上说说的,就是按照大法、正法的要求去做,就不承认你历史上安排的那一切,我包括你旧势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认。正念很足就能排斥它,就能否定它的安排。(鼓掌)因为我们绝对不能承认它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经过这场魔难,有的学员还不清醒,你就将错过这一切。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才是大法弟子在证实法、在修炼自己,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清醒》)

四、 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

真正的信师信法,就要按照师父的话去做,做好三件事:其一,学法炼功是提高和圆满的保障;其二,一定要重视发正念。在《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师父说:“我告诉大家,现在所有剩下的能够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就是我们学员自己的原因。没有重视发正念的这些学员,你们自己所应该承担的、负责的空间里面的邪恶还没有清除,就是这么个原因。所以发正念这事大家一定要重视起来,不管你自己觉得有能力和没能力,你都应该去做。你清除你自己思想中的,那是在你自己身体范围之内起作用的,同时你要清除外在的,那与你所在的空间是有直接关系的,你不去清除它们,那么它可不只是迫害你、抑制你,它还要迫害其他的学员、其他大法弟子。”其三,讲清真相。讲清真相直接救度世人。

师父说:“在讲清真象的同时,要重视学法,不要再看、再传邪恶利用学法差的、人心重的学员流传的乱法烂鬼的假经文,保持正念正行,头脑清醒,理智的全面救度世人。”(《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如果做了有损于大法的事,你要不能够真正的在以后正法中弥补了这一切,挽回那些给大法带来的损失,那就真的很严重了。”“无论你做任何一件事情,你都得配得上你的大法弟子称号。”(《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是啊,由于我的邪悟所犯下的罪错,使我的家人和同事对大法的误解更深了,有的至今还被谎言蒙骗的怨恨法轮功,中邪恶的毒害非常深。我一定要按师父的要求去做,弥补所造成的损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