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市双合劳教所实施的两次惨重迫害行动


【明慧网2006年7月10日】2002年4月21日我正在母亲家中,被突然闯入家中的龙沙派出所所长刘长清、指导员、尹恶警和铁南派出所杨力绑架。我告诉他们:“我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你们为什么无理抓人。”那个指导员说:“上面有令,抓你们法轮功不需要任何法律。”就这样我被强行绑架到第一看守所。

2002年7月,我被送入双合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刚到一大队,大队长张志捷、干警康燕开始搜查我携带物品,并把上身扒光搜身,我拒绝交出手表,被张队长推上刑具——铁椅子。我告诉她这是在无理迫害,张队长全然不听。在铁椅子上15天15夜的痛苦煎熬,我的双腿肿胀走路困难,全身穿着单薄的衣裤,在铁椅子晚上冻得瑟瑟发抖,头发一缕一缕的脱落(因痛苦难耐根本无法睡觉),随后她们把我送进潮湿阴冷的9号牢房,这里关押着十多名坚定的大法学员。

2003年4月4日,她们又一次把我强行送入洗脑班,对我进行精神及肉体上的摧残。这一次是强行洗脑转化,被邪恶称之为“春雷行动”。转化班队长王梅把我带入一楼阴冷的牢房(我的腿因坐铁椅子导致神经损伤走路困难),这些大法学员每天坐在木凳上17、18个小时,恶警安排邪悟人员轮番攻击,嘲讽、起哄,不到半夜不许休息,强迫大法学员念诋毁师父和大法的文章,不念就上刑。张队长见我不转化,气急败坏进屋不由分说就打了我几个嘴巴子,管理科科长郭丽让我抱着头蹲在地上反省,因我双腿麻木蹲不住,多次仰面摔倒,卫生所大夫闫慧杰按人中把我掐醒,继续强迫我蹲着。我头晕目眩开始呕吐,她们看我蹲不住了,王梅将我两手反背铐在铁椅子上,整个身体在铁椅子上抻着,两臂象卸了环一样疼痛,第二天一早胳膊就抬不起来了。三个月的精神折磨、肉体摧残,我身体极度虚弱。正赶非典时期,劳教所发放的馒头呈黑绿色,一股霉臭味儿,无法下咽。

2004年2月16日,富裕劳教所和双合劳教所合并后,所长肖晋东、政委王玉峰在黑龙江省劳教委员会及哈尔滨戒毒所协从下,对大法学员进行新一轮的迫害,称为“破冰行动”。把三十多名大法学员相继拽到四楼进行酷刑折磨,劳教所所有干警一个月内不许回家,昼夜轮班给大法学员上刑具。凄惨的叫声、哭声,恶警们的谩骂、叫嚣声,刑具的铁器声,把整个劳教所笼罩在一片阴森、恐怖的气氛中。

17日半夜,我被突然叫醒,张志捷把我拽到四楼,只见到处悬挂、张贴着辱骂师父和大法的大字块儿,恶警打手们在走廊里来回巡视,我看见每个牢房里的大法学员都被反吊在铁椅子上蹲着,头向下控着,眼睛都用宽布条勒的紧紧的,也看不出谁是谁,恶警们在旁边敲打着铁椅子,威胁、恐吓大法学员。

为了达到它们强行转化的目地,徐科长把我抡起来摔在地上,穿着大皮鞋没头带脑一顿乱踢乱踹,然后又拽着我的头发一顿毒打,我的头皮被撕裂一样痛,头发被一绺绺拽掉,身上多处青紫,直到打累了才住手。他又拿来一根长布带把我双手反捆上,然后吊在铁管子上,拿来高压电棍要电我,嘴里骂着:“我不把你电的拉裤子里我都不松手!”电棍在我面前噼噼啪啪的响。其它监室内也传来一阵阵的惨叫声,真犹如人间地狱一样!几天后我被同监室的刑事犯背回去,看到这些刑事犯都含着眼泪看着我,我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了。楼上的大法学员还在承受着酷刑折磨,凄惨的哭叫声时时传来,我心如刀割,恶警们把大法学员的嘴堵上,虽听不到那哭声,但我已感受到大法学员那份痛,就这样大法学员被折磨了一个月之久。大法学员王国芳在这次“破冰行动”中被活活打死,据知情人讲,满腔血喷了一地,死的很惨,劳教所仅给其家人几千元钱便草草了事。

因在劳教所多次上刑具导致我双腿致残,身体极度虚弱不能参加劳动,负责生产的队长符成娟对我的指责、谩骂声不绝于耳。她们为了达到体罚的目地,不允许我在寝室休息,强迫我坐在车间里,每天一坐就是十五、六个小时。恶警们见磨灭不掉我们的正念,张志捷和王梅又开始给我们疯狂加期,我拖着两条残疾的腿她们也不放过,在不履行任何手续的情况下,给我非法加期三个月。我们在劳教所内没有任何人身自由,在转化班期间,家人寄来的包裹及信件都被她们私自没收后处理(回家后才得知)。我给爱人写信让干警邮寄时,原一大队干警王莹模仿我笔体从新整理,家里人还在受蒙蔽。劳教所剥夺了我们接见亲人的权利,反过来诽谤我们说大法学员没有亲情,这都是邪恶惯用的煽、骗伎俩。就这样,我在齐市双合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三年零三个月。

这些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只为坚持做好人就遭致酷刑迫害,身心备受煎熬,多人导致精神失常,身体被折磨致残。在此正告那些还在为江氏集团卖命的追随者们,赶快停止做恶,善恶必有天报!为自己留条后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