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历劫 志不移


【明慧网2006年7月10日】我1998年得法,今年58岁,想当初我拿起《转法轮》一气呵成看了二遍,内心喜悦,激动的手发抖。 1999年7月邪恶铺天盖地的造谣、诽谤,谎言黑云密布。我只有一个念头,到北京讲理。师父为我们承受了那么多,做弟子的不能无动于衷。我因2001年元月一日在天安门广场打出两条横幅被送到洗脑班。从洗脑班出来后,我开始了流离失所的日子。

在讲真相证实法中,我不断的修炼自己,使意志增强。苦不苦?苦,独自一人时的寂寞,五十多岁的人,在风中、在雨中、在黑暗中、在困难中哭过不知多少次,不是想家,是哭自己悟性差,哭自己学法不深,讲真相讲不到位。有一次想喝水,店主却给我端了一碗黄连水叫我喝,好苦呀!但苦中有乐。

我给人家放过羊,赶过牛,也放过驴,锄过地,掰过玉米,割过谷子,也给孩子们上过课。睡过马路坑里,睡过砖缝中。走过一天一夜的路,遇到过许多善良的人,也遇到过举报我的恶人,还遇到过流氓。长期形成的怕心、懒惰的心、爱面子的心、怕脏的心,在证实法、讲真相的过程中这些心暴露无遗。同时在这艰苦的日子里慢慢的修去。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到农民家帮助他们干活,给他们做饭,利用自己的绘画技能给人家画像不要他们的钱,吃碗饭即可。

每当遇绝境时,心中有一念,想“豁出去了,有什么了不起的。”当我放下执著心时都会绝路逢生,有人就让我到他家住,有人就主动给我饭吃。

刚到山里时我很茫然,在山里我没有熟人,没有朋友,身无分文,吃睡在哪里,以后的路如何走?不知道。但我始终没有退缩,给农民讲真相,坚信师父就在我身边。在深山里,我一人独行,从小我就害怕黑暗,害怕野兽,但在这期间我一点都不怕,因为我深信不疑,师父就在我身边。

我就这样一家家一户户讲真相,首先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哪怕在小事上都做好。

有一次到个小山村,村子不大,大都烧香磕头。我来到一家,女主人是庙里的住持,初到这家,男的被谎言蒙骗,当我说我是炼大法的,他就给说的全是中共电视上的谎言。他家只有俩口人,正当秋收,忙的不可开交,我到他家之后就开始担水做饭,下地扛山里红,什么都抢着做。

几天的相处,他们确认我是好人,于是我就给他们讲大法被迫害的真相,揭露电视上的谎言。晚上我给他们读《转法轮》中的“论语”,让他们看《转法轮》,男的说:这书上的字怎么越看越大呀!咋越看越想看呢!他们明白了真相,知道我是修炼人。女的说:修炼人就是半神,我也想修炼。我就给他们讲“不二法门”的事,第二天村里的人叫他们到庙里开会,她找了借口就推了。

在另一个不知名的山村学校,我找到校长说想到他们教室借住一晚。这位校长马上把自己的住室让给了我,并让我给他们学校的每一间教室写上字。我答应了,三天后我做完了,就在村里和农民讲真相,晚上村里人说:我们没有汇报,但有的人汇报了。同时师父点化了我。早上4、5点钟在村民的帮助下我离开了山村,走在山村的路上我的脚步象飞一样。这时天下起了雨,我在一个山坡上的村庄避了雨,雨停住了,刚上坡一辆警车就向我刚离开的山村驶去。好险呀!师父又救了我!

在这段时间里与许多结缘的人讲真相,在我身上发生了许许多多神奇的事情。日子虽然苦但苦中有乐。

2001年12月的一天我走在回家的路上,有很大的声音在叫:你毁了许多众生!听了我吓一跳。镇静下来仔细想,我讲真相目地是救人,如果是做了坏事,师父不会保护我的,不会保护做坏事的人。我立刻知道这是邪恶生命,于是对着天空说:你们口口声声说帮助师父,其实根本不是,你们是在毁灭众生。这时我打开《转法轮》,翻开师父的像,师父正对着我笑,我做对了。

2002年由于我的执著,一定要到某地发真相资料,我和同修在路上被夜间巡逻车碰上,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在这人间地狱中一关就是三年,连累同修。这是沉痛的教训。

在迫害中,同修心脏疼到了极点,我要求看守所所长让家里人来会见。犯人说不可能,不开庭不可能让家人会见。我制止了她的话,继续要求见同修家里人。犯人认为不可能的事,但是同修终于见了家人。犯人说:大法弟子说话是有能量的。

几年来我们不配合邪恶,没有任何我们的签字和照片,想把我们送劳改,软硬兼施,我们识破了他们,揭露恶警的恶行,并使给我们照像的人明白了照像是对我们迫害的升级,所有参与这些事的人都会遭恶报。明白了这些,他主动放弃了不参与给我们照像。

我们给同修食物(不在同一房间),号警扣留三个月不给,我找他们要回。我本着善心和救人的心态去给他们讲理。告诉他:修大法这是我们的信仰,东西应该还给我们。犯人们说:他们拿东西这里是司空见惯的,那点东西不会给你们。我们本着善,本着救人的心态,最后号警如数还给了我后说:谢谢。犯人们说:她是谢谢你们的师父呢!

在这三年中我们学法、背法、抄法、证实法、讲真相,使一批批犯人明白真相,纷纷写信告诉亲人:法轮功是好的,不要相信中共的谎言。

我们每天下午和同修一起唱“法轮大法好”,犯人也跟着唱。“法轮大法好”的歌声在另外空间使邪恶胆寒,使众人渐渐明白心中向善。

在迫害中,我自己被迫害的浑身抽筋,我不承认迫害,并发正念清除邪恶因素,同时找自己的原因;这样在师父呵护下,在大法法理指导下,我一次次闯过了生死关。

我们出去的那一天,看守所的号警说:出去以后告他们,关押你们是错的;关押你们三年还是那么坚定,我们没有学,如果我们学了也许会象你们一样。

回家后有了工资,原来工资也给我了,同修让我讲如何去要回的工资,我说,我没怎么去要,只是给他们讲真相,工资应该给我。我在新的环境更要学好法,在正法修炼的路上精進,正念正行,抓紧时间讲真相救人,这是大法弟子的责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