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领馆签证处门前发正念讲真相


【明慧网2006年3月31日】

尊敬的师尊好!同修们好!

我是来自温哥华的大法弟子。回顾几年来的修炼路程,虽然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动人故事,但在坎坎坷坷的修炼路上走到今天,体会太多了,几天几夜都讲不完。今天我主要讲的是在纽约中领馆前发正念及在温哥华中领馆签证处门前讲真相的点滴体会。

我是在2004年7月与同修一起到曼哈顿讲真相的。我和同修们共同走过了酷暑严寒,在这真诚、强大的正念之场,看到冷漠的面孔在溶化,善良的人们被感动,明白真相的人们签名声援反迫害,我深深感受到纽约太需要大法弟子讲真相了,就留在纽约坚持讲真相整整一年。

刚开始在反酷刑点上发资料、炼功,因为我不懂英文,看到许多路人询问,而我又无法给他们讲真相,心里很着急。一次,我正在反酷刑点炼功的时候,天目中看到我和好多同修穿着黄色的土布衣服坐在很长很长的船的两旁,双手握着桨在奋力的划着,我感到自己划的很吃力。心里一直在想:是师父在点化我,要精進,跟上正法的進程。后来我悟到在中领馆前发正念更适合我,那里也是邪恶聚集的地方。为了方便,发正念小组的同修住在一起,我们都是从世界各地来的。每天要赶在8点之前到中领馆,在路上要花1个多小时,转两趟地铁一趟公车。我们发完12点钟正念之后,随便吃点干粮就到地铁站发真相资料,晚上在住所里一起学法、交流。有一次早上公车晚点了,我和另一个同修一看时间来不及了就赶紧坐出租车,我们俩都不会讲英语,我只会说个“Chinese”就不知该怎么说了,当时另一位同修灵机一动手指前方,司机似乎也明白,径直往前开,最后也顺利把我们送到中领馆前,并赶上8点钟的发正念。

我们中大部份是年岁较大的同修,每天在中领馆前打横幅、发正念、炼功。中领馆的风除了大,风向还不定,一不小心就会连人带横幅被刮倒。在炎热的夏天,我们顶着烈日象坐在蒸笼里一样;在寒冷的冬天,常常是雨中夹着冰粒随着狂风打在脸上生疼生疼的,我们都依然如故的坚持在那里,有时甚至坐在雨水中。在这样恶劣的天气中,我们不仅挺过来了,还一个个非常精神。我感到师父时刻都在我们身边看护着我们。

虽然我们看上去很平凡,世人却在悄悄的注视着。一天,我们照常在那里打横幅、发正念、炼功,过来个男子,恶狠狠的说:我算是佩服你们这帮老太太了,刮风下雪也不避一避。尽管他的口气不善,但我感受到他还是被我们的大忍大善、坚持不懈的精神所折服。还有一次,我们正在炼功,因炼功动作分男左女右,一个中国老头跑过来指着男同修纠正说:你的动作错了,怎么和她们不一样。

记得有一次,我们在中领馆前发完正念后又到纽约很大的一个地铁站发真相资料。来来往往人很多,当时我穿着过年刚买的皮衣,有两个二十多岁模样黑人男女从我面前经过,我递给他们资料,他们不接反而打我的手,资料撒了一地,我正在捡地上的资料时,那两人还往我身上吐口水,然后哈哈大笑扬长而去。当时我的脸是红一阵白一阵的在发烧,眼泪也不禁往下流。心想:我活这么大还没受过这等侮辱,过去在单位常常是被人捧着的,在家里又是说一不二的,不愁吃不愁穿。现在在大庭广众被人这样侮辱,转而想到自己是个修炼人,这不是来救度众生、随师正法的吗?真是正法修炼的路上,处处都是关,苦中锤炼。慢慢的心就平静了。

和同修住在一起还经常会有心性上的摩擦。一次我们同室的一位年纪大的同修坐地铁时,把所有的证件(护照、枫叶卡等等)都丢失了,回来跟大家说,并叫大家帮她发正念。我就问她,你当时有没有求师父,发正念。她说她没有,我一听她说没有,就生气了,心想关键时候都不求师父,我就不想理她,也不给她发正念,她说我善心不够。不久我的枫叶卡也丢了,这正是叫我也悟一悟,哪里有问题就让你在哪里栽跟头,我对那位同修确实不慈悲。后来我找我亲戚帮我一起到加拿大领事馆办理临时签证的时候,就想到应该叫她一起去,结果很快就办好了。当她回去的时候原本约好帮她搬行李的两位同修不在,而正巧我在,我就用小推车帮她把一大堆行李一起送到车站。她发自内心的谢谢我。我深深的感受到大法的圆容,哪里有漏,都会有机会和环境让你归正自己。

虽然在纽约的生活条件很艰苦,节奏很紧张,但心里很踏实。在这之前,我和同修一起到各个国家、各个城市去证实法,在温哥华也参加各种洪法、证实法的活动,可回到家里就觉得心里发虚,好象没有真正找到自己的位置。这次纽约之行给我很大的收获,在法理上的升华,心性上的提高,身体上的改变。我深深的感受到,在救度众生中同时修炼着自己。许多朋友见到我都说我又年轻又精神了。

2005年7月开完DC法会后,我便回到温哥华。我意识到温哥华中领馆签证处是中共在温哥华最邪恶的据点。每天都有至少300人左右去签证,而且是来自世界不同种族,不同阶层的人。有跟中国做生意、业务往来、旅游的,更多的是签证回国的可贵的中国人,那条街又是人来人往的闹区。我要在那里拉横幅、发正念、讲真相。临走时和纽约的同修一起交流了我的想法,得到了同修们的支持,给我准备了一套横幅和一些资料,我又买了个小推车。回到温哥华后,我向协调人讲了我的意向,并得到大家的全力支持。我说今后我要像个钉子钉在那里。我悟到:修炼路不同,这就是我修炼、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路。

温哥华中领馆签证处工作时间是早上9点-下午1点。我便买了张月票,转两趟车,8:45左右到签证处门前,10点后其他同修也来了,每天至少有两三个人坚守在那里。从星期一到星期五,签证处上班,我也“上班”。

在签证处门前,当挂上“法轮大法好”、“停止迫害法轮功”的横幅,放上“普度”的音乐和炼功音乐时,我在旁边发真相资料或炼功,整个周围充满了大法慈悲和威严的场。多少人等着被救度,多少人明白了真相后支持大法。我感到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责任重大。

我在签证处门前挂横幅两、三天后,大楼里的保安人员就来干涉,“你挂这横幅对着大门口是什么意思,挂到你家去。”我说:“这横幅挂在这里最合适,因为中共迫害死手无寸铁的修炼人。”他说:“你这条横幅很难看”,我问:“金光闪闪,怎么会难看呢?”他又说:“你要挂几天,挂到什么时候?”我说:“挂到停止迫害为止。”他说:“不可能。”我说:“怎么不可能?法轮大法资料你看过吗?”他说,早就有同修给他了,明白了。我说,你也是为生活干这个工作的,我是为我的信仰遭到无理迫害而来这里的。你不干涉我们,对你有好处,善恶有报,行善者功德无量。其他同修也不断的向他讲真相,慢慢的看着他在转变。有时他帮着把人家丢掉的真相资料捡回来。前次胡锦涛来温哥华时,我们去机场打横幅,几天没去签证处。回来后,他还问我去哪里了,怎么不来?我看他对我们很同情,有善心。今年新唐人举办的“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巡回演出首次在温哥华演出,我就请他全家去看。他非常高兴,看后第二天他告诉我非常好看。

我遇到过少数受毒害很深的人,对我们恶言相向。前不久就有一个老头,60多岁,称自己是从纽约来的,说我们每天有50元,还说了许多污蔑大法的话。我忍无可忍,直视着他,冲着他说:不许你说我师父。他看我这样,赶快跑掉了。还有一次,一位像是有文化的学者说:书是不错,但你们的师父大学都不是。我说,“你看了这本书,说明还有善念。我师父虽没上大学,可写的这本《转法轮》,有七、八十个国家的人在拜读,你是什么博士也好,你可没有这个本事。你的主耶稣也没上过大学,释迦牟尼也没上过大学。”他无话可说的走了。

我们每天都发很多中英文资料和“九评”,很多过路人都很客气的微笑着向我们打招呼,拿资料。有的送水果,有的送钱,我告诉他们,我在这里是为了让大家知道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知道法轮大法好,不是为了钱。有一次,大陆来的一位先生拿着一张支票硬要给我们买资料,还有几位要捐款给大纪元印“九评”。常常碰到来办签证的人主动要资料,一次有位像企业家模样的先生要了7份“九评”和真相资料带回去。他说他不怕,就装在西装口袋里。

今年2月中旬的一天中午,我正在发资料,一位大约30来岁的西人接过我给他的真相资料后,走了一段路又返回来,双手合十的跪在我面前,还说着什么。我虽听不懂英文,但感受到又一个生命明白真相后支持大法。

这里每天都有故事,好人、坏人、麻木的人都会遇到。总的来说,全方位的面对面讲真相,苦中有乐,真是个修炼的好环境。我感到很踏实。

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2006年纽约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