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向在大陆的外国人洪法讲真相


【明慧网2006年7月11日】师父在《快讲》中说:“大法徒讲真象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应该做好三件事。下面,是我和外国人洪法的一点体会。

在大街上,常能遇到问路或等车的外国人。在这时,我若恰好也在其身旁等车,便可顺水推舟,和他(她)洪法讲真相。通常我是先聊常人中的时事、家常事等,待他(她)和我彼此产生了信任后,便和他(她)讲法轮大法是什么?在世界如何洪传?然而在中国大陆却遭受怎样的镇压与迫害等等,往往这时他们会显出很吃惊的样子,有的还问:“我能为他们做点什么吗?”这样,我知道了他(她)有了善心后便告诉他(她),目前在中国大陆严酷的迫害下,要想为中国大法弟子做点什么还真不容易,可是他(她)可以回到自己国家后向他(她)的亲人好友讲中国发生的迫害,支持大法弟子的反迫害……。

有一次遇到一名爱尔兰籍的年轻女教师,相互寒暄之后我便开始用英语向她洪法。我在讲之前,心里先发了个正念:不管我的英语水平如何,绝不能让旧势力干扰我洪法。于是,我尽量把我所知道的大法真相用我记得的词句表达出来。我发现,在我跟她讲时,许多平时记不清的单词居然能想起并运用上。我心里知道是师父在帮我,在给我开智开慧,况且我事先发了正念,清除了邪恶的干扰。她十分认真的听我讲着,其间不住的点头。当讲到迫害时,她似乎想流泪。看得出她深受感动。在交谈中,我向她传递了许多她前所未闻的消息。最后分别时,她问我:“如何能在这儿找到炼功点呢?”我听后顿时怔住了,多纯朴的思想啊!多善良的爱尔兰人啊!我当即告诉她在这儿不太好找,但她若有意,可以到爱尔兰首都都柏林去寻找大法弟子,去了解更多的真相。通过这次洪法,使我感到十分欣慰――我用自己的力量救度众生,使她喜闻大法,使她的未来光明。

当然,事情不可能总是那么顺利,修炼的路上总会遇到阻碍。记得我与一位澳大利亚的西人洪法,首次谈起大法时,她佯装不知。当第二次与她谈起时,她还是说“不知道澳洲有学员”,“这我没听说过……”,但我觉得她应该对此略知一二,恐怕她在隐瞒。于是,我壮起胆子,再一次庄重的对她说起法轮大法在澳洲以至世界的洪传,以及大法弟子在中国正被迫害的事实。这一次,她终于拗不过我,说了一句:“是的,的确如此,在我们墨尔本的确有许多炼功人。”这时,我笑了笑,她也笑了笑。我知道她是完全了解大法的情况的。她这样做只是为了个人安全,她担心有特务来套她的话才会这样。经过三次的交谈后,她相信我是真心向她洪法,便对我“不设防”了。看来,思想单纯的外国人也懂得“安全第一”呀!

在我向老外证实法经历中,也遇到了不太成功的事例:

在与一名澳大利亚男青年洪法时,由于他受中共邪党毒害甚深,致使我一提到“法轮功”三个字,他竟对我说:“那太可怕了,那是自杀……”我怔住了。因为我在这之前从未听说过一个西人这样的回答。顿时一种愤恨的情绪油然而生,我恨不得……但我一想到自己是修炼人,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何况面对的是一名深受毒害的西方人。于是我立即发正念:铲除一切在他身后操纵他不听真相的邪恶因素,让他得救。我想起了师尊的“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的教诲,放下了恨,以和蔼的口气与他交谈。经过了一番洪法与答辩后,他当初那一概否认的气焰消失了。看到他渐渐清醒,我想,或许他能够得度呢,我夸奖他变得更帅了!他微笑了一下,便走开了。

结果与这个澳洲小伙子的交谈,更坚定了我向国内的外国人洪法的决心。自那以后,我不断与所能接触到的所有外国人洪法,迄今我至少与20人谈过真相。他们分别来自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英国、爱尔兰、哥伦比亚、印度、俄罗斯、挪威,甚至还有来自遥远的北非的。他们当中有我的任课老师或在校的外籍老师。给我印象最深的当属印度人。目前,大法在印度快速的洪传,在有些地方可谓家喻户晓。我认识的印度人全部都知道大法好。有两兄妹甚至当街喊出“法轮大法好”。看到这一景象,我由衷的慨叹:海外大法弟子做得太好了,我们大陆弟子也一定要抓紧救人啊!

作为大法弟子,我们现在一定要牢记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三件事我们一件也不能落。每当我听到或看到大法弟子陷于情中,执著于常人事,或一味羡慕甚至崇拜常人时,我真的很心痛,也很着急:都这个时候了,我的同修还这样执迷不悟,还这样迷途忘返,机缘只有一次,错过了那将是人生的悲哀与后悔不及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