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中共警察令人毛骨悚然的“文明执法”


【明慧网2006年7月12日】事情过去已经快五年了,当我一听到有人说“文明执法”时就毛骨悚然。

那是2000年岁末,我和几位法轮功学员相约来到天安门广场,想看看天安门广场将以怎样的姿态迎接新纪元的到来。

刚走到金水桥就看到不远处一个人被按倒在地,然后被恶警和便衣塞进了警车,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喊“法轮大法好”,再看看广场那边也有骚动的人群,于是决定过地铁到对面广场看个清楚。刚出地铁口就感到气氛不对劲儿,聚在一起的人群正在散开,大概也是刚刚有人被抓。

那天广场上的人还真不少。我们站在天安门广场的西侧,商量好如果有大法弟子站出来喊“法轮大法好”我们就立即冲上去声援。也就两分钟的功夫,就看到好多警察及便衣往广场的东侧冲去,游人也跟着往那边聚,我们看不见那边人群里发生了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又有法轮功学员被抓了。我们还来不及冲过去声援那边的人群就迅速散开了。没过几分钟,广场南边离我们不远处又有些人突然在奔跑,没等我们反应过来,有人已经被送上了警车。也有的人只是在广场上闲逛,被警察抓住盘问和搜查,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一旦有人回答说“是”,立即就被警察抓走了。

天安门广场到处都是警察及便衣,我们随时都有可能被盘问,被抓捕,不能再等了,必须立即行动。我们四人站成一排展开横幅,朝着天安门广场的方向一边高喊着“法轮大法好”,一边大踏步地向前迈进。我们的行动很成功,我们的阵势和突发行动把周围的人惊呆了。差不多走了二十几步,连喊了数声“法轮大法好”之后警察和便衣才回过神来。我们被押上了警车时,走在后面的年轻的女大法弟子被流氓恶警猛踢了一脚。

警察将我们非法关进天安门分局的天井里。我们进去的时候,里面已经关了上百名大法弟子,陆陆续续不断的还有大法弟子被关进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被押进来的时候满脸是血,不停地喊“法轮大法好”,警察不停地殴打他,于是我们就喊“法轮大法好”,“不许打人”来声援他,警察就将他关到一间房子里继续殴打……。

据说那天从早上到晚上,恶警在天安门广场一共抓了一、两千大法弟子。我们在里面不停地背《洪吟》、“论语”,喊“法轮大法好”,或者讲真相。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妈妈给他们讲法轮功如何教人做好人,如何让病魔缠身生不如死的她重获新生,法轮功如何蒙受不白之冤,她无处伸冤,只好到北京来说一句心里话,可话没出口就被抓了起来……。有些穿迷彩服的军人看起来都是十多岁的小孩子,听着老妈妈讲的这些话,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嘴巴抿得紧紧地,不让眼泪掉下来,而那些恶警们却冲过来要把老妈妈抓起来毒打。后面的大法弟子马上冲到前面挡着老妈妈;年轻的军人冲到了恶警的前面假意来抓老妈妈,实际上也是挡着恶警来抓老妈妈。气急败坏的恶警因为抓不到老妈妈就将前排的大法弟子抓来毒打,当其他大法弟子出来阻止,他们就将抓到的大法弟子关进小房间里去毒打。

这一天不断的有大法弟子被关进来,傍晚的时候天井里几乎挤满了。这时我们被用大客车一车车地分别送往不同的地方――我被送到了北京郊区的密云县,在那里流氓恶警让我进一步领教了中共恶警们的“文明执法”。

我们首先被编号然后强迫照相,接着就被分开一个个地“隔离审查”。我被一个穿便服的干部模样的人带走,在被送审查室的路上,他伪善地告诉我:“我们这里是文明执法,不打人。”

审查我的警察姓刘,他唱白脸,自称是研究生毕业,对气功很感兴趣,看过法轮功的书籍,装出很关心和同情我的样子,问了我很多法轮功方面的问题。我都一一作答。接着他就问我姓名地址,我不告诉他,他就翻我随身携带的包,没有找到,然后他又骗我说,如果我告诉他姓名地址,他马上放我出去,决不连累我们的地方官员和单位。我不相信他的鬼话,因为已经有太多的人上当受骗。于是他开始威胁我,说我会吃亏。他反复查找我的包的每一个缝隙,但是什么也没找到――我在去天安门之前已经把我能想到的可能暴露我身份的东西都处理了。

这时来了一个看样子很凶的警察,他唱红脸,一进来就问有没有结果,听说没有结果就要对我动粗。白脸警察出去了。红脸警察把门闩上,并对我拳打脚踢。我给他讲真相,告诉他法轮功蒙受了千古奇冤,这一切都是江××一手造成的,我们是因为相信政府,相信人民,才来天安门广场伸冤的,希望他善待法轮功,不要做江××的陪葬品。他不但不听,反而谩骂大法,谩骂师父,还说江泽民就是当今皇上,江泽民给他钱叫他干啥他就干啥。他把我的长头发抓起来把头往铁柜子上砸,砸得铁柜子轰轰作响。我大声叫喊,我想让外面的“人民警察”听到里面的“人民警察”正在“文明执法”的殴打被抓来的人民。红脸警察听到我叫喊,就把灯关掉了继续打我,我一直不停地叫喊……不知过了多久,差不多红脸警察也打累了,这时有人敲门,红脸警察开灯将门打开,那个干部模样的人站在门口叫红脸警察先去吃饭,红脸警察很“尽职”的说他不吃饭。干部模样的人走后他再次将门关上将灯灭掉,继续对我拳打脚踢抓头发,用我的头砸铁柜,最后他打得精疲力竭了,就将灯打开将门打开,自己就倒在铁柜对面的床上累得不能动了。

这时来了两个二十多岁看上去都很秀气的女警察,她俩一进来二话不说每人狠狠地给我一耳光。等我反应过来后,我就开始很善意地给她俩讲真相讲道理,于是她俩不再打我,变出一幅笑脸来对我说:哎呀,你热了吧,快把衣服脱了吧,说话间将我的外套脱了下来,他们又要继续脱我的毛衣,我担心他们耍流氓,就死死地拽住我的毛衣说我不热,并很善意地继续跟她们讲真相讲道理,而且告诉她们说我们都是女人,希望彼此尊重。也许他们良心未泯,不再来脱我的衣服,又变出一幅很关切的样子对我说:哎呀,你的头发怎么这么乱呀,快把头发梳好啊。然后他们又看了看地上,看到满地的头发后又说:“哎呀,你脱发好严重啊!”我说这些头发都是刚才这个警察抓下来的。她俩一听马上露出一幅凶像说:“你胡说,我们这里是文明执法,不打人!”

这时又来了四个身高都在一米八以上的男警察,每人拿一根电棍,刁一支烟,十足的地痞流氓像,一进来就抓住我的头发将我按在铁柜子上面,拿着烟头对着我身体暴露的部位晃悠,同时分别对准我的头部。面部,手部背部开始放电。这时我也听到了隔壁房间里电棍发出的“吱吱”声及一个女孩发出的惨叫声……。

我被折磨了近三个小时后被扔进了一间冰冷潮湿臭烘烘的屋子。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妈妈告诉我,她被恶警剥光衣服扔在外面冻了两个多小时。当时正值北京的冬天,晚上的气温都是在零下多少度。

我被扔到另一间屋子里的时候,一个脸肿得像冬瓜,眼睛只剩一条缝,脸面都是淤血块的中年妇女笑眯眯地看着我,我很礼貌地笑着跟她点点头。因为大法弟子见面都是很亲切的,所以当我见到她笑眯眯的神情时并没有感到惊异。她看我没有特别的反映就问:“你不认识我了吗?”我一听这话才感到特别惊讶,两眼愣愣地看着她,从上到下找不到一点我熟悉的影子。她说:“我是某某啊!”。天哪,她就是和我经常一起炼功学法的某某啊,她的整个脸完全变了形,我一点也认不出她来了!

到此时我完全明白了中共豢养的恶警嘴里的“文明执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