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情况


【明慧网2006年7月12日】位于哈尔滨的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自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起,对大法学员进行了残酷的迫害。2003年─2004年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学员大批被投入女子监狱继续迫害。女子监狱主管狱政的狱长刘志强、610科长肖林、狱侦科科长杨丽彬及各大监区大队长、干警对大法学员的迫害不断升级,2005年干警殴打大法学员的事情有所收敛,可是他们却指使犯人对大法学员行恶,而当大法学员质问犯人时,犯人就矢口否认。恶警们迫害大法学员的手段变的更加阴暗,嘴上一套,背后一套。

2004年10月1日狱长刘志强在给关押人员开所谓“联欢会”时声称:对“法轮功”不强行转化、不体罚、不虐待、不打不骂;如有干警、犯人殴打“法轮功”的,干警警服扒掉,犯人更是严肃处理。可是殴打大法学员的事仍然不断的出现。2005年4月初,九监区干警贾文君、寇丽丽及犯人赵学玲在二楼至一楼楼梯处殴打在九监区遭迫害的大法学员。有的大法学员被他们踢打滚下楼梯,当时610科长肖林就在现场。2005年10月26日肖林在集训监区中厅殴打大法学员继洪波(密山)。

2003年9月下旬,在八监区,大法学员十几个鼻青脸肿的,被拉出去走队列,有的腿脚行动不便也被强行拉出。2003年11月,在二监区,大法学员被强行扒下衣服拉到雪地里冻。有的大法学员手脚都被冻坏,迫害持续一周。被迫害的有张丽(双鸭山市的)等五人。

被关禁闭迫害的大法学员24小时戴背铐、肩夹铐、单铐在冰凉的铺板上不给被褥,一天只吃两顿苞米面粥。2004年大法学员不断向狱长、驻监狱检察院等反映才有所好转,吃的和监区一样,每天三顿饭,晚间才给被褥,仍然24小时单铐铐在铺板上。但恶警对坚持炼功、发正念的大法学员就用双铐分别铐在两侧的铺板上。大法学员上厕所、喝水都受限制。有时禁闭室犯人还殴打大法学员,行为极为恶劣。

在一监区,大法学员刘淑芬因不配合被关押禁闭,在禁闭室绝食几个月后被接到服务大队隔离。在此期间大法学员被强行灌食,由医院犯人商小梅(杀人犯)灌食迫害、心狠手毒。2005年以前还给灌奶粉,此后就用打碎机把馒头和菜汤搅碎用针管注入插入大法学员食道的鼻饲管强行灌食。

在二监区,1996年在监狱得法的冯海波,已被非法关押禁闭十多次,长达一年多。在八监区,犯人李英华(因杀人被判死缓),2002年得法,此后从不配合邪恶。她说:“我的命是师父给的,我一定要做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学员,不参加劳动、不减刑、我不能给监狱挣钱叫其迫害大法。”现在她的死缓刑期也改判为无期。

象这种长期被关禁闭情况在监区还有很多,大法学员们的身体因此迫害极为虚弱。监狱法规定不准超期关押禁闭,可是被关押的大法学员有几个不是超期的呢?恶警对大法学员强制戴铐子,可是他们对真正的犯人却相对宽大。大法学员在禁闭室对上述事情质问狱长刘志强,刘却矢口否认,还声称说:“干警从来没有打人的,押票都是我同意的,签的字也没有超期关押禁闭,关禁闭的押票都是15天。”可是刘志强却说:“15天我把你接出去,再给你开15天再把你押进来,我并没违反规定”。大法学员就是这样被长期关押禁闭。

集训监区是全监区最邪恶的地方,也叫严管队。大队长吕晶华、副大队长王小莉、干警陶丹丹为首,对迫害大法学员更是走在前列,它们还指使犯人曹振华(杀人犯)、王凤英(伤害罪)、王海霞(盗窃犯)、秦少萍(职务犯)、于国华(职务犯,佳木斯市水利局局长,其姐是大法学员)等对大法学员行恶。曹振华在2003年11月殴打大法学员于秀英(下大监区)。

2003年被绑架投入女监的大法学员已有400多人。新去的大法学员被带出去“拉练”折磨。狱政科干警带着警棍与集训队一名干警和犯人看押大法学员,大法学员李小桐(武汉人在哈市被抓)被办案单位用车门把脚踝骨挤碎,行走非常困难,它们都不放过。开始强制大法学员走队列,后来每天围着操场跑,不让休息。跑不动的就让犯人拿小棍打。那怎么能是“训练”呢?分明是折磨大法学员。大法学员马冰娟(哈市)、王关荣(双鸭山市)在反对这场迫害时被副大队长王小莉打了20多个大嘴巴后叫她们“开飞机”。后来马冰娟被投入禁闭室(小号)一个多月。

女监集训队绞尽脑汁强制转化大法学员,大队长吕晶华看上去是“面善”,不亲自打大法学员,但指使犯人打。新去的大法学员在谈话时如不符合它们就会被打或关禁闭。副大队长王小莉恶贯满盈,殴打大法学员是经常的事。恶警陶丹丹对大法学员也是经常大打出手。同时它们在2003年末成立了第一组转化小组,由犯人于国华(原佳木斯水利局局长)、王凤英、施景珍等对大法学员利用哄骗、强行等手段进行转化。在此期间转化的贾杰(哈尔滨人)、李香林(哈市)、马春华(佳木斯)张军(哈市)、张玉芳成了它们迫害大法学员的毒瘤。每天都找大法学员所谓“谈话”,附和它们的就哄骗,对坚定的大法学员有的就拳脚相加。其中王凤英是主要行恶者。

2004年2月它们又开始变换了迫害方式,许诺给大监区的刑事犯高分减刑,把刑事犯调到集训队包夹“法轮功”为自己得分减刑。所谓“包夹”就是利用刑事犯看管大法学员,不让大法学员相互说话,就连上厕所都站在跟前看着,一天24小时都在它们的视线之内,争吵之事经常发生。

后来转化小组由一个增至五个。集训队原先在四楼,2004年邪党人员不断的投入被劫持判刑的大法学员,自然一层楼也就不够用了。后来四楼、五楼都是集训队。转化大法学员的方式就是哄小孩的玩意儿:以“转化后给40分减一年(期)”欺骗了一些人,可是它们的“承诺”并没兑现。被转化的人都下到二监区转化基地。

没被转化的大法学员都在五楼东侧小教室和西侧大教室,共40多名大法学员。四楼西侧还有20多名坚定的大法学员。2004年4月,在九监区,王玉卓因为不转化被犯人殴打,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10来天,不准上床,粪便都排在裤子里,心脏病发作。就这样,还被铐在监狱医院的床上强行灌食和输液。

2004年10月末,四楼东侧变成了隔离区,共有5个房间,每个房间都用报纸糊着,上面留一个小孔,是为了看外面有没有人。不法人员们在隔离区所干的勾当更是令人发指,它们把大监区的职务犯都调到集训队,把原来的包夹都调到大监区,声称职务犯素质高,可是它们却利用职务犯根深蒂固的党文化对大法学员犯罪,职务犯成了全监狱迫害大法学员的主凶,同时给他们配上一个毒瘤,三个恶人迫害一个大法学员。四楼东侧隔离区变的非常阴暗,恶人们不分白天夜间,整天不叫大法学员睡觉。有时殴打谩骂大法学员,上厕所都得先向外看看有没有别的房间的大法学员,目地就是不叫大法学员互相见面。

2005年投入女监的大法学员被直接送到隔离区强制转化。2005年10月26日继洪波(密山)、王明燕等大法学员给狱长和吕姓大队长写信,提出几个条件解体隔离区、脱黄马甲、学法、炼功。狱侦科科长杨丽彬、610科长肖林带着男干警把继洪波、王明燕等大法学员从四楼西侧教室里拖出,肖林就在四楼中厅殴打继洪波,并强制他戴上背铐用胶带封嘴送禁闭室,路上遇到“五察”(注:请知情者详细说明什么叫“五察”)。它们为了避开“五察”把继洪波藏到一楼1个多小时,“五察”走后才把她押到禁闭室。王明燕被狱侦科科长杨丽彬以谈话的名义骗进了禁闭室。当时禁闭室共关9名大法学员。

2005年10月28日五楼西侧大法学员严春玲、孔凡颖因炼功被押在禁闭室多次,最长的一次达两个多月。

2005年11月中旬,大法学员雷川清(密山),50多岁,早上在床上炼功,被犯人张静(哈尔滨)掐住脖子几乎窒息,恶人放手后雷川清脖子两侧留有清晰的血手印。集训监区职务犯张静、张秋林、肖丽华是吕大队长的打手。

2005年12月20日,在五楼东侧,大法学员集体炼功,黄秀英、李媛媛、马冰娟等被押入禁闭室;孙凤杰被押到四楼隔离区戴背铐铐在床上,站不起来坐不下,晕过两次,8天才给放下来;孙凤华被押到王小莉办公室蹲着脸冲墙,戴肩夹铐2天背铐1天,昏过一次,做人工呼吸才抢救过来,造成现在左眼时常失明;李小桐、韩少芹在监舍背铐2天。

2006年2月14日,在五楼东侧,大法学员集体炼功、脱“囚皮”,王淑兰、周巧航等被吕晶华、王小莉及两名干警4名犯人强行铐着,用胶带封嘴拖走,押入禁闭室一个月。

在集训监区,坚定的大法学员被它们采取监区外隔离。2004年4月大法学员严春铃投入集训队的当天因不配合被押入禁闭室二个多月后被隔离在文艺监区至10月份才回集训监区。2004年5月12日,大法学员胡爱云也是在入监当天不配合邪恶被押入禁闭室三个半月接着回监区二天后又一次押入禁闭室二个半月,因关押时间过长身体出现了不良反应,才接出禁闭室,被隔离在服务大队。自2004年5月入监─2006年2月胡爱云多次被押禁闭时间长达一年,在此期间胡爱云多次绝食。

胡爱云是2003年6月20日10点多在哈市街上被哈市刑侦大队绑架的,同时被抓的还有两名男同修、一名女同修,当时她们4人被戴上黑头套,用车拉到离市区很远很偏僻的地方的一个小二楼,交给了哈市国保科赵光等人,它们把胡爱云用手铐铐在铁椅子上,双手铐在前桌上,椅子放倒,双脚大脚趾绕上两根电线,胡爱云身上的七百多元钱被它们搜去,没给开任何票据,赵光说:拿这些钱买一根150伏的高压电棍、辣汁、芥末油,又买些酒菜。赵光等人拿着大法学员的血汗钱吃饱喝足后开始折磨大法学员,直到第二天两点多。在拘留所2003年9月20日胡爱云因坚持炼功被哈市七处一所赵凤霞(恶警)用拇指粗的铁棍殴打,铁棍被打折,胡爱云身上遍体鳞伤。2003年12月20日胡爱云被国保科拉到很偏僻的平房,提外审六天也没有从胡爱云口中得到什么,恶警说她连死都不怕你能审出什么?胡爱云在女监反迫害,入监不到二年,一年在禁闭室,再就是被隔离,现在在食堂四楼设的隔离区隔离。

2005年12月集训队在禁闭室二楼设了隔离区,恶警们把从禁闭室接出来的不配合的大法学员都送到隔离区,由一个职务犯和两个刑事犯看管一个大法学员,四人一个房间,大法学员上厕所它们都要先出去看看有没有别的房间的大法学员。

2006年4月中旬集训监区又在食堂四楼设了隔离区,长期在外隔离的大法学员:胡爱云、严春铃、孔凡颖都被隔离在食堂四楼。禁闭室二楼的隔离区隔离新来的大法学员。

2006年4月初各大监区的大队长及干警重新调换,全监狱共设了12个监区,把集训队的所有坚定的大法学员都分下了队。所有被洗脑转化的人都在二监区,有一些知道自己转化是错的,又从新走上修炼道路,还有一部份明明知道转化是错的,也没有勇气声明,对减刑还抱有希望。

现在的十一监区是新成立的监区,设在食堂四楼共八个房间,室内有地板还有电视,它们把原先集训的大部份职务犯都调到了十一监区,每个房间5、6个职务犯强制转化迫害一个大法学员,它们把十一监区叫做“攻坚大队”。不法人员们知道对坚定的大法学员用关禁闭根本就不管用,越押越坚定。这次它们成立十一监区,刑事犯说是对所有各大监区它们认为能被洗脑转化的送到十一监区,现在洗脑转化的手段就是哄骗、利用亲情、看电视等软的一套。对真正放下生死的,它们动都不敢动。

十一监区大队长王亚莉,副大队长陶丹丹(原集训),做洗脑转化的组长都是原集训监区思想最坏的职务犯:于国华、王凤英(伤害)、施景珍、李洪波、门秀兰、智敏、崔香、侯焕等犯人,还有转化的毒瘤贾杰、李香林、马春华、张玉芸,特别的恶毒,贾杰、李香林更为恶劣,打骂大法学员。

另外,原集训大队长吕晶华调到二监区(巩固大队),集训监区改称九监区。三监区、四监区、六监区、十监区不详,都是新成立的。在原集训监区遭迫害的坚定的大法学员有的被关押到了六监区。服务大队改称八监区,没有大法学员;文艺监区改称十二监区,没有大法学员。病号监区有很多大法学员,不知改称几监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