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见证(三)

99年7.20大连万名学员上访篇

【明慧网2006年7月13日】(接上文)

三、七月大连,天地震怒

1999年,7.20的大连,一场蓄谋已久,精心策划的全面迫害开始登场了……

翻开那年七月大连的日记,让我们与曾经在场的世人们一起来见证那一刻……

7月20日

早晨

7月20日凌晨2、3点钟,大连市恶警在邪党610办公室的统一指挥下,对全大连市的法轮功负责人开始统一抓捕。大连市有8、9个学员被抓。

早晨7、8点钟,大连市所有的公安派出所的所长及教导员到分局召开紧急会议,传达来自邪党江氏流氓集团的密令,对法轮功进行全面镇压。同时针对不同身份的炼功民众下达了不同的抓捕口径。

邪党和江氏流氓集团镇压法轮功本来就是瞒天过海,不得人心,所以在抓捕时就在有意回避法轮功问题,不讲因由,不明确问题;利用邪党的组织原则和纪律对党员学员进行控制和党纪处分;利用对犯罪嫌疑人的行政强制措施“传唤”,对普通群众学员造成一种高压态势。为此,全国610制定了以下邪恶的统一的抓捕口径:

对于是党员的学员,抓捕口径是:“对于共产党员,按党的有关纪律,要求在规定的时间和地点接受组织上的调查,讲清自己的问题。”

对于是普通百姓的学员,抓捕口径是:“要求在规定的时间接受有关部门的调查,讲清自己的问题。”

同时,为了避免警察了解邪党镇压法轮功的真相,对公安干警的欺骗和利用,所以要求邪党的强制工具警察,与邪党保持高度一致,对于邪党的镇压指示不问因由,无条件强行执行。

早晨开完秘密会议后,全市警察原地待命,随时听候镇压调遣。

中午

大连市的很多学员在得知学员无故被抓这一情况后,不约而同的于7月20日陆续来到人民广场上的大连市政府门前进行上访、请愿,要求市信访办转达心声,要求放人。与此同时,派出所警察已被调遣到市公安局院内,并在车内待命。

人民广场上的大连市政府

在20日中午12点左右,在市政府门前两侧陆续聚集了近一千多学员,其中也夹杂着便衣警察。学员自觉的站好,让出通道,井然有序,没有任何偏激的言行,静静的等候市政府的答复。

而此时,恶警拿来录像机对来上访请愿的学员开始录像。

下午

7.20下午,上访的学员越来越多,这时便衣警察也混入学员中。

约一点钟左右,几名学员代表被允许进入政府办公楼,和政府相关人士进行对话。但是当时的市长薄熙来及市政府负责人拒绝接见和答复。不到一个小时,出现在学员人群面前的是成群的警察,并准备就绪。

下午一点多钟,邪党一声令下,一群准备就绪的警察约20多人,他们在一头目的指挥下,从市政府东侧开始野蛮的强行驱散聚集在市政府前面街道上(图2)的学员。警察对学员暴力相加。拳打脚踢,拽头发拖,对于拒绝离开的或行动迟缓的学员除毒打外,还实施绑架,强行推进旁边准备好的桑塔纳警车和乳白色面包警车。在场有一位老年妇女学员,抱着劝善的心,正要向警察们劝止这种暴行,被一名警察连拖带打摔倒在地;

一年轻的高个子学员坚持不肯离开,被四名警察一起毒打,并强行往警车里推。另一名年轻学员上前准备制止这种暴行,他轻拍一下打人的警察,善意的说:“你们不要这样做。”话刚说了一半,警察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就往桑塔纳警车里塞,并将车门关上。其中一位约50岁左右的女学员对着被抓到车上的学员喊到:“还不快下来,我们没有犯法,为什么要上这辆车,赶快下来!”他刚打开车门要出来,被一个正在撕打学员的恶警看见,恶警一拳打在他的头上,把他打进车里,一会儿另一个高个子学员也被警察推进警车。

一个警察看见旁边站着一个人,不知是围观群众还是上访的学员,厉声问道:“是不是炼法轮功?”回答:“”是!”警察上去就是一个狠狠的耳光,怒斥其离开。另一男学员手抓市政府门前的栅栏,抗议这种非人道的驱散上访学员的暴行,拒绝离开。警察抓住他的衣领,头发,狠命的撕扯,猛砸其抓栅栏的手。还有一警察强行搜去学员佩带的BP机,并再也没有归还。更有甚者,对被绑架的学员,有的警察欲掏枪相威胁,被学员制止。学员说:“你放心,我们学大法的做好人,不是来捣乱的,是来向政府反映情况的。”掏枪的警察说:“好,这可是你说的。”随即把枪插进枪套。

5、6个警察在拖着我们一位学员在往面包车里塞,这时车里已经抓了4、5个学员了。有的学员大声喊:“不准抓人!”但失去理智的恶警狂叫声,打人声淹没了这一切。这时抓人、打人还在继续着……

整个暴力驱赶学员大约持续了近2个小时,有许多学员被绑架,并被送进附近不同的公安派出所。在大连水仙公安派出所里挤满了被绑架来的学员,被非法关押近1个小时,警察登记学员的姓名、住址、工作单位、家庭成员后,才陆续释放了学员。被释放的学员又从新回到了人民广场上。下午3、4点钟,大约有二、三千学员聚集到广场上,但都被警察驱赶到市政府两侧和市政府的后身。相互僵持着。此时没有发生暴力迫害。

当时的天气出奇的热。大家主要是集中在市政府侧面的信访办门前的人行街道上,站满了来请愿的学员。他们整齐的坐在人行街道上,最外层的学员是站着的,里侧的学员坐着休息。过一会儿,大家再轮换位置。

学员间彼此相互谦让,都不肯到里侧坐着,年轻的让着年老的,年老的让着年轻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来自市内各区的学员也陆续到了,有年老的学员,有年轻学员领着孩子的。下午4点多,在市政府的正门往东一拐角的地方,那里已经来了许多学员,应该有近百人,大家静静的站着,有的在谈论着事情。法轮功学员们站在贴墙的人行路上,而马路上当时站满了警察,大约有几十个。大约在下午5点左右,来的学员越来越多,可能是下班的学员也赶到了。而此时,市政府周围的各路口都已经封了,不准行人进来,有的个别警察和学员说几句话,大概是劝学员回家。

警察与学员僵持着,五、六点钟,警察开始吃饭、喝水,但学员井然有序的站着,让出通道,和平、理性。下午5—6时许,一群喝的醉醺醺的警察开始了大规模的抓人,同时还疯狂的对学员们拳打脚踢,在市政府西侧信访办的门前一地,就有4辆警车在抓人!

下午5点钟,有许多法轮功学员被强行绑架到被调来的公共汽车上,过程中对有的学员进行了殴打。有的学员被送到了侯家沟的一所学校内,约有一千多人。恶警开始对学员播放诬蔑的广播。学员抵制这一恶行,开始高声背法。晚6点多钟,开始强迫登记学员的姓名,单位、住址、炼功时间,晚7点半左右,学员被释放。

而在广场上的学员人群中,便衣、特务开始散布消息,蛊惑人心。说什么“外地有多少学员来增援来了”,“警察晚上要行动了”,同时一些警察也散出消息,“怕白天造成影响,等开黑以后,政府当局要动手,晚上八点之前必须让他们离开。”。警察也对学员说,“走吧,要不晚上要动手啦。”

晚上

约晚七点半,市政府要学员派代表与他们沟通,学员代表进去了,大家都静静的在外面等着。期间好多辆警车停在市政府的周边。

约晚8点左右,一群头戴钢盔、手持盾牌,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出现在学员队伍的前边,将学员队伍以半圆形围住,杀气腾腾,当时的气氛立即紧张起来,队伍中有些异动,但大家还是相互提醒,稳住心,我们没有犯法,是政府做的不对。今晚政府不答应放人,我们就不走。

大家一直站到天黑,大概有8点多钟,事情一直也没有个结果,当时的情况很复杂,大家就商量明天再来请愿。这样大家陆陆续续的都各自乘车回家去了就这样,临走时,大家还相互叮嘱将地上的一切杂物全部捡干净。

7月21日

七月的大连,酷暑难当。7.21的早晨,一大早,太阳就高高的爬起,象无数火舌,把清晨的凉爽迅速卷走。留下的是难以忍受的炙热。

99年7月21日,在大连的人民广场,因为前一天大连市许多炼功点辅导员被恶警从家里没有说明原因就带走了,所以学员们自发地去上访,当时上访的人数以万计,市政府周围很大范围内的人行道都站满了上访的学员。

早晨

7月21日的早晨,由于怕封路,所以凌晨4点就有学员各自乘车来到信访办周围。凌晨5点多钟,学员就陆陆续续来到市政府前的人民广场,进行和平上访、请愿。

一学员放下工作,告别妻子和刚刚几个月大的儿子,六点多钟就来到大连市人民广场所在的大连市政府和平请愿。在来之前,他给公司写了一封信,信中写道:“我们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政府缺乏对我们的了解,是政府搞错了。所以作为一个公民我有责任向政府说明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是在做好人。”

6点多,警察果然封路了。当时市政府周围的人行道上都站满了从各地来的学员。有许多从农村来的学员,穿着农民的装束,手里有的拿着干粮。大家静静的站着。听有的学员说有我们的学员进去谈话了,大家就等着。但是周围的警察越来越多。

早上约6:30分,广场的人还不算多,有的头一天晚上赶来的外地的学员一夜就在广场露宿,等到7:00左右,学员越来越多,都自觉的站到了头一天晚上的请愿地点。大家自觉的排起了长队,自觉的维持着秩序,请愿队伍井然有序。大家看到在请愿队伍的外围也布满了警察。

渐渐的人民广场上学员越来越多,人山人海,警车戒严,在市政府西面的信访办旁边也站满了许多学员。一位年轻母亲学员抱着一刚满月的孩子也来上访。市政府周围和广场上已经站着近万名和平请愿的学员,他们秩序井然,自觉排队,让出人行道,避免行人交通受阻。旁边围观的市民也特别多。

警察、武警荷枪实弹。一开发区的学员冲破重重阻碍,进入信访办,陈述大法真相,要求给予公正对待。

大约6点多钟,警察开始冲击市政府后面的学员,拒绝离开和行动迟缓的学员被打倒在地。在剧烈的人群冲击下,一女学员被打昏在地,一直未爬起来。一个女学员,是一个学生,用相机拍照,被一恶警看见,一把抓住她的头发,一下子就把她摔倒在地。

恶警们将市政府后面的请愿学员冲散后,又开始阴谋强制驱散市政府前面的上访学员。这时有几个女的在法轮功学员的请愿队伍前走来走去,一边假装维持秩序一边说:“年轻的弟子到市政府前面广场的铜像前。”当时许多年轻弟子没有多想,就按照她们所说的来到了广场铜像前(现铜像已换成喷泉)中山路两侧的人行道上站好。后来所发生的一切,证明这几个女的是国安特务,这是特务们设下的圈套。为的是对年轻学员的迫害。

约有几百名年轻一点的学员在市政府前面人民广场的人行道上排队站好,其中也有几个岁数大一点的学员。

上午

7点多钟,警察开始封锁市政府前面的中山路,不许车辆通过市政府前的人民广场,并将广场封闭,不许行人出入。

上午8点多钟,太阳已高高的升起,象无数火舌,喷向大地,炙烤着大地,和平请愿的学员汗如雨下,但他们自觉的站好。

8点左右,有警察用喇叭喊,意思是国家已经定了,上访没用,否则强行驱散。大家都没有动。

一、人民广场西侧中山路两侧步行道上

8点多钟,警察用暴力驱散市政府后面的法轮功学员后,他们排着队由政府后面冲着铜像前人行道上的这群年轻的学员就扑了过来,光天化日之下开始殴打学员。学员们手挽着手坐在地上,默默的忍受着他们无理的殴打和驱赶:一个胖警察一拳狠狠的砸在一年轻学员的头上,抓住他的衣领就往起拉,将他拉起后,一脚狠狠的踢在他的心口上,当时他就疼得瘫软在地上喘不过气来;一个老年学员被四五个警察抬起来扔到一边,连小女孩(小学员)也未能幸免他们的毒手,也被殴打;四五个警察将一学员抬起塞进警车,他的衣服、裤子已被警察撕破;另一个被抓进警车的学员刚想从警车里出来,被警察一拳打在了头上,被打进车里,随后关死车门,警车开走。

而被警察驱赶的学员匆忙中看到广场上有纸、脏东西,学员默默的拣起,收拾走。

二、市政府西侧

在市政府西侧的主干道黄河街和黄河路的交叉路口处,一年轻男学员被四五个恶警打倒在地,裤子撕裂,捂住头,坐在地上,忍受着几个毫无人性的恶警在光天化日之下的拳打脚踢。这时,从旁边突然经过的一辆双层公交巴士骤然停下,车上乘客打开车窗,用手指着毫无人性的警察怒喝:“警察不许打人!警察凭什么打人!”,警察见状,停下拳脚,但随即用手指着车上的乘客,蛮横的怒斥道“走你的道,没你的事!”。稍微收敛的恶警将被毒打的学员架上警车,公交巴士开走。

市政府西侧的主干道黄河街和黄河路的交叉路口

学员人群被驱赶着,警察开始粗暴的殴打学员,随时可看到学员被打倒在地。其中有一位女学员被他们揪着头发来回转,头发已经被撕扯开;恶警们特别针对男的年轻的学员,专找年轻的学员下毒手,他们专往要害部位打,趁你不注意,专从身后打你,似乎都是经过专门训练的。许多年长的学员也被警察殴打。一个警察用手狠掐一个学员的脖子往前推,一警察一脚又踹在他的大腿根上,同时又有一警察一脚又踹在他的后腰上。老年学员主动将年轻的学员特别是男学员让到队伍里面,老年学员则主动的站在队伍边缘的位置,以防恶警殴打年轻学员,那场面真是让人感动得想落泪,修炼真善忍的学员啊,危难时刻总是先想到别人。

警察驱赶着上访学员的人群,离开人民广场,地上随处可见学员的鞋子。

9点多钟,广场到处是警察和警车,学员人群已被恶警从广场驱赶到市政府西侧,整个广场已经看不到学员的请愿队伍。有一刚到广场请愿的学员想问一下详细情况,她向一个报摊走去,问卖报纸的老太太怎么有这么多警察,老太太说是抓法轮功的,旁边一起的老头马上警觉起来,急忙制止道:“上面不是告诉不让说吗?!”老太太马上对学员改口说:“不知道。”

上午9点多钟,警察调来许多公共汽车,将学员抓上车,拒绝上车的学员就惨遭毒打。抓满一车后就开到市郊野处,将学员抛下,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让学员步行回市里。有的恶警将有的车上的学员的鞋脱下,让学员光着脚往市里走。学员们徒步回到人民广场,又汇到上访的人流中。约10点左右,外地的学员,有锦州的,河口的,外三县的等等,这时也都来了,汇聚成万名学员的上访洪流。

夏天的天还是很热。记得有学员买来一些冰棒。由于人太多,大家谁也不吃,一根冰棒从人群这头传到那头,最后都化了,大家也舍不得自己吃。而吃剩的纸和棍却有学员及时收到塑料袋里,连地上的烟头,废纸也一块收起来,放到垃圾箱里去。

三、市政府信访办门口

警察用暴力驱赶着上访学员,一直持续到中午。而在市政府信访办处,上访学员相互胳膊挎着胳膊,相互鼓励着,结结实实的连成一片巨大的整体,恶警们努力想驱散上访的人群,但没有效果,请愿队伍还是依旧岿然不动的站立在原地,恶警们渐渐变得恼羞成怒,开始更残暴的对学员大打出手,当时恶警的人数和上访的人相比差得太悬殊,简直是淹没在学员的人群中,但它们仍然想用暴力来解决问题,法轮功学员依旧是那么的和平、理性、大忍。

市政府信访办门口

整个在人民广场上访的学员遭到了大连市公安警察(包括大连市公安局、各区分局、派出所)、防暴警察、武警部队、保安人员等大批人员的殴打,恶警们不分男女老幼,用电棍、木棒狠命地打学员,抓住学员的头发,往树上、电线杆上撞,在地上拖,用皮鞋踢,他们已经完全失控了,就象疯了一样,全然不顾忌周围的群众。更有很多便衣,混杂在学员中,看见那个学员在起主要作用、或对他们的暴行表示愤慨,马上递眼色给其他的便衣,马上这位学员就会被抓走。

11点左右,由于事情没有结果,大家都不去吃饭,更不肯离去。这时警察依然在强行驱散上访的学员人群。在人群一处,几十个警察上来,强行拖走站在外围的学员。可是无济于事。警察的行为越来越失控,有的开始打学员。这时年轻的学员就主动站在外围,互相挽着胳膊。任凭警察怎么拉也拉不动。这时警察对学员已经大打出手了。几乎外围的年轻学员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毒打。法轮功学员们就高喊:“警察打人了,不准打人”,可是邪恶的警察根本就不听,无所顾忌的干着这一切。

在人群里面的老年学员实在看不过去了。老年学员纷纷站出来,站到队伍的前面来,保护年轻的学员。他们以为警察对老年人不会太过份。可是这些善良的学员又低估了中共警察的邪恶,他们对老年学员更是肆无忌惮。就在这个过程中,有许多学员被恶警拖上了警车,一个年轻的学员被两个恶警拽着头发,在马路上一直拖出20多米,又揪着头发揪到大客车上。很多学员被他们打的很重。那情景终身难忘。此情此景,凄惨遍地,许许多多的学员被打倒在地,几个恶警没头没脸的用皮鞋踢,有的被打的鲜血淋漓;有的衣服被扯破;许多的老年学员的鞋都找不到了,光着脚在人群中磕磕绊绊;有一学员被殴打,当时没觉的怎样,但回来后,一检查才发现有多处的青紫瘀伤,别人问痛不痛,他说,根本就不知道!可想而知当时的邪恶气焰给每个人带来的恐惧。

邪党和江氏流氓集团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就是这样对待手无寸铁、和平请愿的善良百姓?

四、人民广场──目睹神迹

大约在上午10:00左右,当时正值烈日当空,警察正在粗暴的驱赶请愿队伍,但忽然学员们开始鼓掌,循声望去,许多学员仰望天空,激动得有的双手合十,有的鼓掌,原来是大家看到了很大的一个法轮在空中,法轮在太阳的前面,比太阳稍小,把太阳刺眼的光芒遮住,当时太阳周围没有云,但看太阳却一点儿也不刺眼,法轮在太阳的前面转动。还有许多小的法轮如下雨般落下,也有人看到了更壮观的景象。大家高兴得热泪盈眶,学员知道这是大法师父在鼓励大家。这更坚定了学员的信心。

恶警们也被当时的场景所震动,暂停了对学员们的驱赶和殴打。但恶人们却不从中警醒,稍后又在加剧着对学员们的迫害。

中午

中午时分,警察开始大肆抓捕学员,警车来来往往忙个不停。一小个子警察一边押着被绑架的学员一边恶狠狠的骂道:“给了你们多少钱,跑这闹事。”中午时分,这个学员被押进沙河口区白山路派出所,他看见大约有40多名学员已被非法关押在此,它们把这些学员关在只有6平方米左右的楼梯下的斜顶屋内,那时,正是炎热的夏季。与此同时,在民运派出所也是一模一样的场面。

在大连市政府附近的一个派出所里,学员四五十人被强迫挤在七、八平方米的走廊拐角处,正当盛夏,酷热难当。一警察头头模样的人恶狠狠的说:“往里挤,往里挤,你们不是能忍吗?”

在派出所,学员被扣压了三、四个小时,登完记后,陆续的被单位和家人领走。被释放的学员又从新返回人民广场随学员人群汇在一起,在市政府旁边的中学门外,静静的在那里向政府请愿。

下午:

一、中共警察现场演戏

就在中午的时候,便衣、特务又在法轮功学员中散布谣言,广造舆论,欺骗学员到人民广场的铜像前汇集。下午一点左右,学员几乎同时听到了一个消息,说政府让大家中午都到人民广场的铜像前集合。有学员亲眼目睹两女特务冒充学员,在学员人群前面带路。就这样,学员被引到广场铜像前。约三、四百学员来到了铜像前的广场,其中有小孩、老人,还有年轻夫妻抱着刚刚一两岁的孩子。学员手挽着手,站成一方队。警察从四周围了上来,从方队外围撕扯,毒打学员。学员们厉声喊着:不许打人,有的警察也嘲弄似的跟着喊:不许打人。许多学员还是被拽上了车。在队伍前方右侧,一女学员被打昏在地不能动。恐怖笼罩着整个广场。大连市民们在远远的围观,默默的看着这一切。

这时,在方队东侧一角,周围有三、四个气势汹汹的警察。他们身旁的地面上有一块纸屑。这时从队伍中走出来一位40多岁的女学员,要去捡起纸屑。她刚弯下身子捡起纸屑,其中的一个警察一下子冲了过来一把抓住她的头发,一下子把她摔倒在地。

此时此刻,恶警们正准备动手对她施暴,毒打学员,戏剧性的一幕开演了:一辆高级轿车在学员方队前嘎然而止。走出来一身穿便服、头目模样的人,厉声喝斥正准备行凶的警察,“干什么!”所有正在行恶的警察骤然停手。然后所有的警察在这位领导的命令下列队集合。警察、摩托骑警整齐列队。这时电视台录像出场了,开始录制警察整齐的列队和执勤时的精神面貌。随后,警察事先策划好的戏中之戏开始上演,警察立即放下凶恶的面容,变得和颜悦色,每两个警察挽扶着一个学员缓缓的送上准备好的十几辆公共汽车,学员被陆陆续续的送上车,随后,学员方队被拉走了几车。当电视台一停止录像,警察立即恢复本来面目,撕下伪善的面具,对剩下的学员大打出手,狠狠的毒打。有的学员被打倒在,满脸是血。也有围观市民也被殴打。一个女学员的两只胳膊都留下了他们施暴的痕迹,胳膊大面积淤血。大连市政府调集各种警力,连工商管理人员和工商学校的学生都被调动来暴力镇压在人民广场上访的法轮功学员。

下午时分,在市政府的后门处,学员们也在被驱赶、殴打中。有几个警察在追赶学员李忠民(已在沈阳大北监狱被迫害致死),并大喊着“抓住他,抓住他”。几个警察把他按倒在地,在大庭广众之下拳打脚踢,毒打他,随后几个警察将他架走。

有一位父亲,是个法轮功学员,带着十岁左右的孩子,不知为什么,父亲突然被便衣抓上警车,孩子大哭着“爸爸,还我爸爸!”

大约是下午的3点多,学员的队伍中出现了几个脖子上围着手巾的“学员”,有个学员当时觉得在这么残酷,这么紧张的时候,学员还有时间准备毛巾擦汗,挺出奇。后来大家在这几个围着毛巾的“学员”指引下,离开了市政府信访办周围,来到了市政府后身的花园里边。也正是在这,警察已经准备了8辆大客车,陆陆续续的把学员都抓上了大客车,带走了。被拉走的学员大都被登记后放到很偏远的地方,大家被释放后,走回来已经是夜里了。

那一天,大连市政府所在地——人民广场是一片恐怖,所有坚持不离开的学员都被抓到各学校关押,用暴力逼迫每人登记自己的姓名、单位后,才被放走,有许多学员坚决不配合,不登记,被关到深夜11点。

二、恶警在汽车上、学校内施暴

下午时分,在市政府西侧,有一怀抱小孩的妇女学员也被他们押上车,在车上,几名恶警一齐殴打一年轻男学员,劈头盖脸,打完后,学员起身拍拍身上的土,擦擦身上的血,坐在座位上。一警察说:“小子,挺抗打的,你等着。”几个警察又把一个常人拽上公共汽车,在车上,他们围住殴打他,后来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因为他的女朋友是学员,当警察抓他女朋友时,他只用手拦了一下,并说了一句“你们别这样”,他就被几个警察强行拖上车,一齐殴打,被打的满脸是血,一边打一边强迫他趴下,以便进一步施暴。一个警察恶狠狠的用肘砸向他的后背。车窗外老百姓围观驻足观看,一警察头头说,“行了,行了。”头头怕他们的暴行被老百姓知道。

公汽把学员拉入大连工人村附近的一所技工学校。一下车才发现有近千名学员,男女老少,都被抓到这里,我们被强行赶进教学楼,赶进教室。

在一楼大厅,几名警察突然开始毒打刚才车上的那位年轻男学员,学员满脸是血,上衣、裤子被撕碎。学员一齐高呼“住手,不许打人”,他们才住手。

在技工学校,学员被关押了三个小时,直到晚上九、十点钟,被强迫登完记,交待自己的姓名,地址,单位,学员们才被释放。

下面记录了晚上学员被绑架至学校的部份情况

某中学:

我也被送到一所中学。在学校的礼堂里,大家席地而坐,前排的学员给警察讲真相,连上厕所都要经过警察的同意。其中有的学员被送到老虎滩足球学校,分地关押。直至晚9、10点钟被强迫登记完后,才释放。

晚上七点多钟,警察开始挨个人登记,要写明家庭住址、工作单位、姓名等情况,给以后邪恶的迫害提供了条件。

每个人登记完后,才让回家。有的学员不登记,告诉警察他没做错什么,警察就将他们留到最后。恐吓他们如果不写明情况,就不让他们走。还动手打学员,结果那些学员一直被留到最后。

工人村一所技工学校:

一个学员被绑架到技工学校。乘公共汽车回家时,车上有一乘客很不满意的对司机说:“为什么今天的公交车这么少,让我等了这么长时间?!”司机答道:“车都让市长薄熙来调到人民广场“欢迎”群众去了。”

该学员回家后得知,妻子也被警察绑架了一整天,四个月大的儿子被饿了一整天,哭了一整天。他的妈妈和妹妹在家看孩子,着急、担心了一天。妈妈看到他回来后,将所有的罪责转到了他身上,开始谩骂。这个学员十分伤心:这个邪恶政府毒害了善良的世人,让人分不清是非。

7月22日,该学员回到公司后,公司领导因承受层层的压力,对他强行关押。逼迫他放弃信仰大法。

石道街学校:

下午4、5点钟,许多学员被绑架到石道街的一所中学,他们被强迫坐在大厅的小泥地上,一排排的坐好,不许回头,不许说话。被一个个的问问姓名、单位、地址。晚上8点多钟他们才被释放。

桃源中学:

下午1点多钟,很多学员来到当时的人民广场的铜像前,老年人,年轻人,还有年轻夫妻抱着很小的孩子的。学员手挽着手以免被警察冲开。警察冲向人群,开始冲击学员人群,远远看见有警察殴打中年妇女。下午2、3点钟,来了许多大客车,将学员拉走。送到桃源街山上的44中学。中学的一、二层楼都装满了人,估计有近千人。

进入学校,一市委宣传部的人劝说学员说出名字,配合政府不要炼功。不断的有学员站起来讲述大法真相。

因拒绝说出名字,三、四个警察将一个20多岁、学生模样的学员拖出去毒打,走廊里充满了劈里啪啦的拳打脚踢的声音。这时一个警察在教室里公开污蔑大连的站长高秋菊,说:“高秋菊抽烟我都看见了,你们上当了,你们不要再受骗了。”并模仿抽烟的动作。学员对其置之不理。

教室里有学员拒绝说出名字,他们就在大庭广众之下殴打学员,并威胁说,再不写就带走。

晚上九点多钟,学员被释放,临走时,学员说,你们辛苦了,有的警察非常感动。

历史真实的记录了这一刻:

辽宁大连,万名法轮功学员在市府的上访活动遭受上千名警察的暴力殴打,驱散。

7月22日

7月22日早上学员们仍旧在7点钟到了人民广场,大家没有象头一天那样都聚集在一起,而是围绕着市政府及人民广场的草坪四周分散开了。人也没有昨天那么多了。邪党政府在广场周围也布置了很多的便衣。

约七点半左右,政府的宣传车开始绕着人民广场四周巡回广播,不允许法轮功学员上访请愿,否则视为扰乱社会秩序等。

学员们在这时还是没有动心,依然坚持着没有口号没有标语的和平请愿的方式。

当时,有少部份学员在市政府周围驻留,但多数都集中到青少年宫附近。便衣警察到处走,巡逻警察二、三人一组,只要有人群,他们就冲进去,强令:“不要在这儿,走!”,中午时分,一摩托警质问一年轻人是否是学员,当回答“是”后,警察凶相毕露,掐住他的脖子,大声喝骂:“再不走就砸死你!”。

学员稀稀拉拉来到人民广场外围,警察严密防范,即使在广场树下坐着也被驱赶。

7月22日下午,中共邪恶本性暴露无遗。江××流氓集团在电视上宣布了所谓“重要通告”,邪党终于掩饰不住其流氓卑鄙残暴的本性,开始全国性的镇压法轮功。

7月22日下午,邪恶媒体电台、电视、报刊、网络等一齐开动,开始铺天盖地的诬蔑大法:

1999年7月22日,邪党与江氏集团的镇压正式开始。中共党报《人民日报》刊出了长篇批判诬蔑性的文章,民政部发布“取缔”的通告,公安部发布“六禁止”通告。

同时,各地公安继续抓捕法轮功学员,或强行将他们带到警察局观看电视宣传,抄家、抄书,焚烧法轮功书籍和音像资料等。同时数以几十万计的法轮功学员开始走向北京和各地方政府部门和平请愿。但是,请愿群众或被驱散或被抓捕。

1999年7月28日,中国公安部发出对李洪志先生的国际通缉令,诬蔑他试图推翻政权。国际刑警组织拒绝对此协助。5000多名大连法轮功学员到大连市政府前人民广场呼吁停止迫害。

在大连市政府未给予公正的答复和解决之后,大连学员相继到北京开始上访。邪党工具大连市公安局四个分局,中山,西岗,沙河口,甘井子分局,每个分局负责一周,到大连火车站堵截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将全市的学员的姓名以姓氏顺序排序整理成册,拿花名册进行堵截。2000年邪恶之徒在各个交通枢纽堵截进京上访的学员,强迫所有乘客诬蔑大法和大法师父。

一系列犹如文革式批判性的决定、通告、诬蔑性报道铺天而来,强行灌进百姓的头脑,煽动全民对法轮功的仇恨,为其全面镇压制造环境。610机构、公、检、法、司、武警、特务、军队、精神病院、秘密医院等国家暴力机器一齐开动,全面迫害法轮功,大有天塌之势,文革再现……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