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亲人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6年7月14日】我是湖南永兴县黄泥乡人,原患有严重的肺气肿、支气管炎、关节炎,全身浮肿,走路是上气不接下气,上楼都要扶着栏杆,久治不愈,有苦难言。

1998年有缘得到法轮大法,通过学法炼功后,各种疾病不治而愈,我的身体完全恢复了健康。我三个女儿及媳妇亲眼看到了大法的神奇,都走上了修炼之路,一家五人一起学法炼功,每个人都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1999年7.20以后,法轮大法遭到恶党疯狂的迫害,我们没有被吓倒,仍坚持修炼,并开始到各村证实法、讲真相、揭露邪恶,救度众生。在2000年,我和媳妇被乡政府各罚款五十元。

在2001年冬的一天,我赶集时和几位同修站在一起谈话,被乡派出所恶人看见,就谎说我们法轮功学员是在集会,我们都善心的向他们解释,就是不听,强行把我们绑架到乡派出所关押。通过同修们证实法,恶人也自知无故抓人理亏,几个小时后我们回了家。

当天下午,乡政法邪恶头目彭宝成等数人闯入我家非法搜家,他们翻箱倒柜,抢走了所有的大法书籍和一支破旧的鸟铳,当时我从后门走脱,他们没见到我本人;于是以我家隐藏鸟铳不交为名,绑架我不修炼的丈夫到乡政府关押。

第二天刚吃午饭,由彭宝成带领几个邪恶包围我家,把前后门堵死,闯入我家后,气急败坏地指着我的鼻子说:“你炼法轮功,你丈夫私藏枪支(鸟铳),你们都在干违法的事。”说完便指使这伙人楼上楼下搜查,值钱的东西都抢走了,冰柜、抽水机被抬走,存放在楼上约三十斤食用茶油提到楼下,最后要我交了三百元钱才把茶油留下来,随后又绑架我到乡政府关押。

那时正值寒冬腊月,我和丈夫又冻又饿,冷得全身发抖。这样我俩在那里艰苦度过了两天两夜,并被勒索3300元才放人回家。随后不久,县公安局邪恶头目带领几个人在深更半夜闯入我家進行骚扰、恐吓。

我两个女儿原都住在县城做生意,在2003年4月中旬一个晚上,遭到安仁县公安局非法抓捕,关押在安仁县看守所,后都非法判了重刑。有一天我抱着刚满一岁的外甥去安仁县公安局论理,反被恶警陈运清打了一记耳光,横蛮地将我拖出屋内,不许我讲话。

在2005年10月21日,我与一同修去长沙女子监狱去看望被非法判刑劳教的两个女儿。到监狱后,我去见女儿时,这位同修留在接待室里,她本着善心向恶警讲真相,后我两人被监狱恶警非法拘留。

第二天,永兴县610办邪恶头目尹水平等乡、村两级恶人,将我和同修从长沙押回永兴看守所非法关押。当天晚上,这些恶人疯狂地到我及同修家抄家,洗劫一空。在关押期间,我俩以绝食来抗议迫害,恶人就强行灌食。我遭受非法迫害一个月后,在师父的呵护下,正念闯出牢房。

近几年来,当地恶人对我家的骚扰没有间断过。现我大女儿仍关押在长沙女子监狱遭受非人的迫害,我担心女儿在监狱里的生命安全。请大家关注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制止中共邪党的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