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怕心,堂堂正正救度众生


【明慧网2006年7月14日】我于1998年5月得法,几年来,由于不断的学法,体悟到得法前所经历的生活体验就是在为得法奠定基础。得法刚一年多,中共就开始打压法轮功,不管邪党怎么宣传造假,我始终坚持学法,炼功不间断。但是心里还有怕的阴影,带着怕的执著,一步步的跟着正法進程在向前走。

由于怕心,我被一次次绑架,四次進看守所,每次都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左右。由于怕心,我学法炼功不能入静,学法时有干扰。在这种情况下,我不承认这邪恶安排,排除干扰,坚持学法炼功,请师尊加持。

第一次去北京证实大法被家人举报,在车站被抓回,送看守所关押一个月,罚款2000元。我向内找,认为是自己的怕心未去,被邪恶钻了空子,后来,由于不断的学法,進一步明白了法理,怕也就被消去了一些。

2002年一次大抓捕,我用人心对待,又被绑架,这次我没有配合邪恶,全盘否定,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我被非法关押半个月。当要放我出来时,让我写什么保证书,我想正法到了今天,现在法理都明白了,我怎么也不能向邪恶低头呀!我心一横,坚决不写,送劳教我也不写什么保证。由于我心正,很快就被释放了。

2002年元旦,我去北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碰到一位外地同修,她提醒我,你穿的衣服很显眼,容易被邪恶注意,受她的话影响,我在金水桥上转了两圈也没敢打开横幅。我正想离开广场,回去换身衣服再做,一个武警走过来问我是干什么的?我没有理他,也没有怕,径直往外走。因为我没有怕心,他也没跟过来。

我换过衣服再次回到天安门广场,已是中午时分,转了几圈,还是不能下决心打开横幅。我来时就计划当天返回,怎么能什么都不做就回去呢?到北京证实法,这是我多年的夙愿呀!

我席地而坐,眼前的武警、警察、便衣来来往往。我发正念:清除我打横幅这里空间场的邪恶因素,请师尊加持。正念一出,恶警们真的走了。我马上起身,在密集的游客人群中打出了横幅,喊出了我的心声“法轮大法好”,然后顺利乘车返回家乡。

事后,我深刻的反思了自己的内心,感觉虽然表面上达到了目地,但没有达到堂堂正正的状态,还有怕心存在。

2002年恶党十六大召开的时候,恶警又一次来骚扰我,当时我没在家,就让我家人找我去派出所,我说我不能去,决不能被他们的伪善和欺骗带动,你们要让我去,我就在大街上喊“法轮大法好”。家人看到我态度坚决,就不再为难我了。

我所在派出所在当地是最邪恶的,经常到大法弟子家中骚扰,公开威胁大法弟子搬家,有的同修迫于压力搬走了。2002年大抓捕之后,一些同修被劳教了,没抓的大部份都流离失所,剩下的都是走不出来的。在这种情况下,我怎么办?

师尊《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中说:“很多你们碰到的具体问题,都得你们自己去斟酌,都得你们自己去想办法解决。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象、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当看到给我们带来了损失,看到我们证实法有障碍时,不要绕开走,要面对它去讲清真象、去救度生命。这是大法弟子的慈悲,是我们在救度生命。”

我就按照师尊的这段法来归正自己,做自己应该做的,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我首先想跟所长的父母讲真相,被我的亲属拒绝(因我需要通过他们找到所长的父母家),她说:你千万别去,你去了,他爸最邪,就得举报你。我虽然没能如愿,但我一直希望能有机会救他,而且他妹妹在610工作。

于是,我就三次给所长打电话约他见面,最后一次终于答应见我,我就带着真相材料去了。我讲了大法真相,当我把真相材料递给他时,当时他就说:就凭这份材料,我就可以送你(去劳教)。我很平和的说:我不怕,只要你明白真相得法,你全家人得救就行了。

由于我正念正行,没有怕心,从此以后,我们片区的环境正过来了,再也没有受到骚扰,我家人的态度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再也不配合恶警了,也敢向片警讲真相,现在他们也走進大法中来了。

只要我们信师、信法,用正念看待一切,什么难我们都能过去。有一次我取真相材料被楼区的恶人跟踪,我打车要走,他阻拦不让车走,当时我没有怕,求师尊加持,随后这个恶人就和司机争吵起来,引来路人围观,我提着两个装有真相资料的大包顺利摆脱了他的纠缠,堂堂正正的脱险了。

这几年真是左一跤右一跤的走到现在,在师尊的加持和呵护下,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还有我意识不到的私心和有待去除的观念,在今后的修炼中还要继续精進,逐渐提高。

在明慧周刊230期的启示下,我写出自己不成熟的修炼过程,就算是向师尊汇报吧。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