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救度众生不应忽视偏远农村


【明慧网2006年7月15日】读了《明慧周刊》海217号大陆综合栏关于“陕西咸阳”的最后一则简讯,谈一点个人想法与同修共勉,不妥之处望指正。

据笔者所知,陕西咸阳辖区的北五县淳化、旬邑、长武、彬县、永寿地处渭北高原,过去属于经济不发达、交通不便的边远山区落后县。近年来随着交通快速发展,柏油路甚至入了村,这里是陕西省的苹果生产基地。与昔日相比,大部份农民钱是多了,然而在大法洪传期间北五县可以说属于空白,知道法轮功者几乎寥寥无几。

据说“4.25”前咸阳的法轮功学员曾到其中一县洪过法,在县城组织人看过师父的讲法录像并教过功,也仅仅局限于县城个别干部、职工。此刻正当“4.25”发生,邪灵恶党肆意造谣,使那些根本还没弄清真相的人,真以为法轮功是什么政治组织、要夺权,唯恐躲之而不及,巴不得赶紧洗清自己,以求政治上清白。即使这样,“7.20”全面镇压后,该县照样设立610,恶警照样把这些人弄去一个个表态,甚至予以监控。其邪恶成度不言而喻。

事隔多年后,笔者从一个特殊身份的人口中得知,该县还曾有一位从外省得法的女学员“7.20”后被非法劳教。解教后劳教所多次通知,该县公安局就是不接人,无奈之际劳教所副所长亲自去送人。然而该县公安局领导及管事的人避而不见副所长,逼得副所长发了火才不得不把人留下。这个学员以后情况怎样,恐怕没有人知道。

2005年听说该县当年炼功人中仅剩的一位学员被外地一被非法抓捕人员供出,该县公安就决定对此人非法劳教两年,此人得消息后离家出走。

“7.20”后那段邪恶日子恶党铺天盖地的邪恶谎言宣传遍及各个角落,封闭、落后的北五县自在其中,受害更深更重。前些年民间就流传着“法轮功天安门胡捣乱”的邪说。眼下讲真相救众生之事在海内外搞得轰轰烈烈,如火如荼,北五县的情况怎样呢?前不久笔者到过其中一县,谈起法轮功有人很吃惊。为什么?看到广播电视报纸不再提法轮功了,那里的人们就以为法轮功早就被铲除了。问及一个朋友人们对法轮功什么看法,他们说这多年再没听过也没人谈论,原先听人家说法轮功在天安门自焚哩。还说有一伙退休老干部打麻将输时就用“法轮功”作践。听到此,笔者满眼含泪,我为大法如此被人作践、戏弄、亵渎而痛心,我为众生如此愚迷不悟而悲哀!

上庙拜佛烧香磕头已成为当前农村人的一种潮流,而该县为发展经济正在建一座庙作为旅游景点以引资招商。一天我在车上听到大家在议论此事,司机更是侃侃而谈,随后说对神佛之事不可不信不可全信,就象法轮功一样迷信到把自己到天安门烧死,听说还是知识份子,而车内之人无一提出异议,而是随声附和。可见这里的众生多么危险,他们急需被救度。北五县每县至少有二十万乃至三十万人吧,五个县足有一百万至一百五十万人还在被毒害中。

恶党除了开展“保鲜”,在农村还设置了种种障碍。使众生更难觉悟和被救。其一农村现在实行上学不收学费的政策;其二现在取消了农业税;其三在农村实行扶贫,怎么扶法?那就是把恶党培植起来的权钱交易使用在扶贫工作中。凡是村上有县级以上官职或者虽做生意能赚钱而又能打通衙门之路的人,就会通过各种手段为其出生的村子弄到扶贫财政拨款建造所谓新农村,弃原有村庄而不用,在整片田野盖新房,修广场。农民得到了好处,贪官有利可图,你对他们讲恶党要灭亡,他们不但听不進去,有时还激烈反对。

我曾去过一些家庭,不少人特别是老干部几乎都悬挂着恶党魁首的头像或者三老像,他们把三老视若神灵,你若告诉他们把这些东西取下来,无异于动了他们精神支柱!他们才不干呢!

这北五县中其中一县更会跟潮流,赶时髦,你说它落后、偏远、消息闭塞,可是紧跟恶党中央从不落伍而是亦步亦趋。就从文革后谈起,学大寨,它是省上树起的典型,于是农民饿着肚子三出勤两加班,若要迟到或犯戒,就要受打骂乃至掮上架子车轱辘跑圈圈的惩罚。干部们为了抢功,变着戏法害人,农民若未垫好猪圈就会被强行塞在猪圈与猪共眠,若没喂好牲口就会被强迫吃草。没人敢反抗。

后来一些在外的老干部看不过,便联名上书中央。华国锋挥笔一批,有了90号文件,该县又成为干部作风霸道的全国典型,省市组织工作组又進行整治。之后该县又屡屡造假,成为全国脱贫的典型,最后全国又推行扶贫,该县又成了扶贫县。当前该县又成了超越全国计划之前的新农村建设“先進典型”上了中央电视台,召开省市级现场会,各地组织人员参观,取经。把那些通过权钱交易由财政拨款建的村子盖的房子,作为了农民富起来的典范加以渲染,而要其它村也得推旧房盖新房,有钱也得盖,没钱也得推,不可影响“典型”。

他们在造假的同时也没有忘了对大法的迫害,以反×邪为主题召开电视会发起对法轮功的又一波诋毁,在民众中制造恐惧,毒害众生。

凡此种种,也许就是“在明慧网上几乎没有关于这些地区消息”的真正原因吧!

此外笔者去年曾到过甘肃某县,据说该县在大法洪传时倒也轰轰烈烈,但“7.20”后非常邪恶,其中有个县长因洪法时拿过一个小旗,被多次批斗,直到撤职。某一煤矿一个大学生仅仅因为拥有一本《转法轮》,至今被放在井下“改造”。那里还可以看到攻击大法的宣传栏。据说有人曾收到过大法宣传品,但谈起大法仍是恐慌不已,竭力回避。

凡此种种说明与城市相比,可以说不少偏远地区农村讲真相、救众生仍是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