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障碍 到偏远农村做真相


【明慧网2006年2月24日】我是一名年近六旬的老年大法弟子,因修炼前酗酒、私生活等问题,妻子10年前同自己离婚。目前自己带着一个弱智女儿生活。女儿虽然20多岁了,但生活不能完全自理,走路不稳,说话也不清楚。

7.20迫害发生以来,自己始终坚持修炼,没有动摇过。自2000年秋季开始,自己就和周围同修一起做真相:发真相传单、挂大法条幅、粘贴不干胶标语,有机会还面对面讲真相。自己虽然一直在做,但由于女儿夜晚离不开人,自己做真相的范围一直局限在县城及周边地区,偏远农村从未去过。为此自己始终感到是个缺憾,但由于女儿原因(其实是自己这颗心障碍着),问题一直解决不了。

2005年4月下旬,本地L同修找到我说他们要到我的家乡发真相资料,让我做向导,问我能不能去。起初我有些犹豫,因为下农村做真相大都在夜间,往往需要一个通宵。我的老家离县城将近50里,那时有10多个屯子,普遍铺一次应得用一夜时间。自己赶不回来女儿怎么办呢?把她一个人搁在家里实在不放心啊!可是想到家乡急待了解真相的父老乡亲,想到自己肩负的神圣使命,自己还犹豫什么呢?关键时刻大法弟子就应该把正法摆在第一位,把救度众生摆在第一位,再说有师在有法在,自己还怕什么呢?于是我告诉L同修,说去。尽管我是那样想了,可还是不放心,做真相那天晚上我就请了个女同修到我家照看女儿。那个晚上真相做的非常顺利,发了10多个屯子,竟然听不到一声狗叫,同修们都说神了。返回时我感觉非常好,浑身轻松,没有一丝困意,也没有疲劳感。

不久,L同修又找到我,说他们要到S乡做真相,问我去不去。我说去。然而做真相那天我却找不到一个女同修替我照看女儿(找谁谁有事,脱不开身)。我想这不是偶然的。这种情况下去不去?我心一横,去!当晚出发前我在师父法像前双手合十,求师父加持女儿9点时入睡,一夜平安无事。谁知到了节骨眼上心就是放不下,虽然相信有师在有法在,女儿不会有事的,可做真相时心长草似的,想稳也稳不下来,和同修说话语气急躁,不自觉带着火气。整个晚上做真相都伴有狗叫,干扰很大。返回时L同修让大家都找找自己,是什么原因造成这么大的干扰。我也没往心里去,一门心思牵挂着独自在家的女儿。凌晨有三点到家后,见女儿睡的正香,啥事没有。我再次在师父法像前合十,感谢师父对女儿的加持。同时我也感到很惭愧,觉得自己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做真相时心态不好,是不会招来那么大的干扰,给整体证实法带来不很必要的麻烦。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嘴上说有师在有法在不怕什么,可到了紧要关头正信却没有了,这说明自己信师信法的成度还差得很远。自己一直认为女儿是自己做真相的障碍,其实真正的障碍是自己的人心,关键时刻冒出来干扰正信,影响自己正念正行。认识提高了,我感到浑身象脱了一层壳似的,境界得到了升华。

这以后,我更加注重学法,不仅每天学《转法轮》,还要经常学习师父自7.20以来发表的一系列讲法和经文,心的容量不断扩大,信师信法的成度不断增加。我尽力做好三件事,多次主动的和同修到偏远农村做真相,每次都把女儿一个人留在家里,真相做的越来越顺利,自己逐渐成为本地学员下农村做真相的骨干。而女儿也在悄悄发生着变化,我读法她在一边听,我炼动功她也跟着比划,说话、行动都比过去好多了,还自称是大法弟子。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对她的加持、大法的恩赐。只要弟子做的好,周围的一切都会向良性转变,“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目前自己在修炼上还存在诸多不足,时而精進,时而松懈,特别是炼功坚持的不够,每天不能把5套功法全部做完。其中虽有一定的客观原因,但主要原因还是求安逸心在作怪。今后,我一定要以法为师,更努力的去做三件事,学好法修去人心,正念正行,在神的路上精進不止,直至修成大法弟子应该达到的最高境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