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2004年北京证实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6年7月15日】师父的《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也棒喝》经文相继发表,我一次次被师父洪大的慈悲所震撼。师父句句字字都打动着我的心。回想得法至今,风风雨雨的走过了九个年头,不知倾注了师父多少的心血与苦度。虽然随着师父坚定的走到了今天,任何时候、任何环境都丝毫没有动摇自己的信念。但是真正的按着“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标准衡量一下自己,觉得还相差很远。

7.20以后很多同修進京证实法,由于自己有怕心和其它执著,没有走出去,只是较近的地方发放了一些真相资料,面对面讲真相总有放不下的心。师父在《也棒喝》中说“迫害发生了,那我就利用其为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否定迫害,从中树立大法弟子的威德。你们以为符合了你们的怕心、求安逸心、你的各种愿望,才是大法弟子的修炼的路吗?”“师父看见危险已经向你们走来了。”“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一种紧迫感、责任感、使命感促使我立即投入到救度世人的行列中来。慈悲的师父一次次给没有走出来、不精進的弟子们机会。

大法弟子现在所做的三件事,包括讲真相,不是见不得人的事,而是全宇宙都瞩目的、惊天动地的、神圣而伟大的壮举,应该感到无比的光荣与自豪。我想去北京近距离发正念,贴真相标语。此念一出,一个“偶然”的机会来了。我先生(他是警察,已明白大法真相)去北京办事并要求我同行。我清楚的知道这是师父安排的机缘,急忙准备了要做的东西,觉得手里的资料少,去了几个同修家,都没有多余的资料,后来悟到还是没有修去怕心,没有与同修说明情况。只好把现有的资料带上又临时做了一些。

登上北去的列车,一路来到北京,在下车的时候,我在车窗上贴上一张不干胶,然后用窗帘挡住,突然一位列车员向我走来,把沿途所有的窗帘都拉开,我心情立即紧张起来,可一想到师父就在我身边,心一下子又平静了,眼看下一个就要拉我眼前的窗帘了,我心想:师父快不让他拉这个,一着急喊出了“师父”,下铺的“师傅”以为我喊他帮忙,就帮我把包提过来,挡住了窗户,列车员没拉这个窗帘走过去了。我心里暗暗感谢师父的神奇呵护。

来到了北京,看到街头警察密布,有些犯难,怕心又上来了,被旧势力钻了空子,眼前不断出现警察的身影,同时还有监控镜头在脑海里闪现。面对满街的高楼林立,不知去哪里投宿,在师父的点化下,顺利的找到了旅店。我在心中再次向师父说:师父啊!您的弟子是完成使命来的,不是游玩来的。吃过晚饭,发正念铲除邪恶黑手,铲除旧势力的安排。先生提议说出去走走,我顺便带上了资料,在周边地区粘贴散发出去。

住了几天后,我想还没有近距离的对邪恶之首发正念,随后,先生在就同事的安排下,住進了一个距天安门很近的旅馆。正如师父所说的“正念一出”,我的目地就达到了。

我知道邪恶之首居住的北京戒备森严,很难看到公共场合粘贴的大法资料,我向师父保证:让我所到之处都留下“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铲除邪恶”的标语。正念请师父加持我,就这样我先后去了颐和园、北海、香山等游人密集的旅游景点,在沿途的公共汽车站、地下通道、火车、电线杆、电话亭、墙壁上处处留下了真相不干胶。

在前门的59路公交站,我张贴的真相不干胶吸引了数十人默默的围观,从他们的眼神里我看到世人对大法的渴望。在中南海四周,警察监视极其严密,我边发正念边贴真相,当时心里有些害怕,担心引起警察的注意,这时我想起师父在《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中所开示的:“这是宇宙在正法,世间只是巨大天体在正法中的冲击下低层生命的表现而已。人对神能做什么?”我是世间正法神,他们的监控设备对我不起任何作用。在我身后不时有常人走来,看到我刚刚张贴的不干胶,纷纷议论说:这人可真胆大,不要命了,敢上这儿来贴,抓住得判多少年!我马上在正念中加入一念,救度这些世人,让他们得知真相,不要在这里议论,以免被警察发现。正念一出,他们马上停止谈论走开了。我先生看到真相传单说,你们炼法轮功的也太大胆了,你没有这样的胆量吧?我机智的说:没事,有师父保护,没有任何危险,警察和坏人都看不见。

第三天去八达岭长城,在徒步攀登长城的途中,我因为多日奔走,已感觉身体有些疲惫,我想起师父的法“攀上高阶千尺路,盘回立陡难起步;回首如看修正法,停于半天难得度。恒心举足万斤腿,忍苦精進去执著;大法弟子千百万,功成圆满在高处。”(《洪吟·登泰山》)顿觉精神一振,一直登到烽火台,把“法轮大法好”真相不干胶贴在那里。

媒体是邪党破坏大法的主要工具,了解到中央电视台在羊坊路附近,我来到一看,同样有警察严密把守,出入都要出示工作证,院内進不去,我就在附近发正念,铲除恶党控制媒体迫害大法、毒害世人的邪恶因素。回到驻地,我总感觉没有完成使命,来一次北京不容易,不能留下遗憾,和长春、辽宁大法弟子插播真相的壮举相比,我所做的事没有那么难,一定要把事情做成。师父说:“为了众生,为了证实大法,在神的路上精進吧!未来恒古的圆容与你们的荣耀同在!”(《零四年元旦师父向大法弟子问好》)。那天晚上,我在电台附近绕了两个小时,粘贴了多处不干胶,当时在正念中请求师父为我加持,一切为我开路,真的在我做的时候没有人来干扰。

我把难度最大的地方放在最后做,在师父的呵护下,军事博物馆、长安街、劳动人民文化宫、人民大会堂都以同样的方式顺利完成。在天安门城楼上,因为人多没有把握住时机。所以决定第二天再去。当天晚上做了一个梦:以前总是在梦中看见江里的船挤满人上不去,要不然就是船要开了,我却步履沉重……。这次我梦见一架飞机停在高山上,飞行员高喊:快上飞机呀!要到点了,我向飞机奔跑过去,感觉象飞一样登上了飞机,飞行员笑着对我说:你坐下吧,还有五分钟了,后面的人还不快跑。我回头看去,许多人正在山坡上向这里艰难的攀登,我焦急的向他们招手,然后就醒过来了。

第二天,我登上天安门城楼,心中百感交集,有多少世人被邪恶蒙蔽,多少同修只为来这里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被抓、被打、被劳教判刑,甚至被邪恶夺去宝贵的生命。城楼上中外游客不断,便衣警察来往巡视,闭路电视随处可见,虽然先生一直在让我看这看那,但什么也没有進入我的视线,我心中只有大法和师父,我顿生一念:一切人都看不到我,一切神通都将为我今日的正法所用,监控设备失灵。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天安门城楼的醒目位置贴上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铲除邪恶之首”的真相标语,再一次把大法真相展示在世人面前。(四天以后,我在明慧周刊看到警察开始对登天安门的游客询问是不是法轮功学员。)

当晚在梦中要考试了,以前经常梦中考试不是没纸就是没笔,不然就是什么都不会,有时还困得厉害,眼睛睁不开,看不见黑板,这次梦中来到考场,感觉考试的人很多,我拿起卷子来洋洋洒洒,一气呵成,第一个交卷出场,监考老师微笑着示意我答的很好。出考场一看,外面有一排参天大树,树上结满了奇花异果,天空中流光溢彩,景象十分殊胜,鸟儿婉转啼鸣,比世间的一切声音都动听,妙不可言。梦中归来,心情十分舒畅,我为迈出了“助师世间行”的一大步而高兴,尽管只做了150多张,但每一张对我来说都是沉甸甸的,因为每做一张都是在走出人、走向神。

以上均是个人一年半前的体会,写出来与同修共勉,因层次所限,如有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