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在工作中证实法

【明慧网2006年7月19日】我是个年轻弟子,得法5年多。回首这段过程,因为学法不深、人心重,在工作过程中的修炼跌跌撞撞。最近深挖自己根本的执著,逐渐摆正工作与修炼的关系后,体会到大法修炼的深刻内涵及法的威力。现将自己在最近修炼中的体会写出来和大家交流,盼和大家共同精進。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我的工作是广告行销。这个工作在常人社会中是带动表面流行的行业。没修炼前,在这样的环境影响下,显示心、妒嫉心、攀比心、得失心、求名的心很重。26岁那年突然的一场病让自己警觉到生命的无常及有限,开始找寻生命中的许多不解之谜,从而走上修炼大法的路。

得法之后很高兴,因为找到了根本的答案,一心只想走返本归真的修炼路。但带着个人圆满的执著,故而对时间也很执著;学法不深,认为放下常人之心就是放下常人的工作;又觉得广告圈太复杂、肮脏,这群人自我观念强,迷得最深,这批人不容易救度;许多常人中变异的广告作品是造成社会下滑的原因,对社会有伤害,接触多了让自己不舒服;有对病业的执著,从内心抗拒太复杂的工作;对正法修炼没有更深的认识,没去掉以往在深山老林中修炼的观念,有很深的独善其身的想法,所以工作上就想要走一条比较干净、简单的路,不想要背负常人中太多的工作责任,希望有更多时间用来做讲真相的工作,用修炼大法来掩盖自己的执著,自觉这样很精進,去掉了常人中的名利心。但实质上私心没去,所做的一切,就是走旧势力安排的弯路。

师父在《洛杉矶市讲法》中说:“如果这个社会中许许多多行业、许许多多的领域都是他们遥远的生命体系弄来的东西,大法弟子在这样一个环境中修炼、各种不同的行业中都有大法弟子修炼,是不是等于是在用法正他们?是不是承认他们的存在?是不是在救度他们?” 在《2006年加拿大讲法》中,师父说:“所以你们做的每件事情,哪怕你在常人中平衡好家庭的关系,平衡好在社会上的关系,你在工作单位里的表现,在社会上的表现,不是简简单单的敷衍敷衍就行了的,这一切就是你的修炼形式,是严肃的。”

我知道我连常人中的好人也没做好,只想以修炼做借口,忽视扎扎实实的修。我们在这里做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哪有什么怕复杂、怕肮脏的呢?我们就应该要好好展现大法赋予弟子的智慧,在工作中做好,自然就是在讲真相,在救度众生。同时这辈子会学了这个行业,也是自己的选择,在这个圈子的人与自己也一定都是很有缘份的,怎么能不去救度他们呢?当找到自己的问题之后,摆正修炼与工作的关系,很快的就回到了相关工作。

在这个复杂的环境中,每次用法对照、向内找,都会感到师父无比的慈悲,让我一层一层去掉人心。首先我知道了“怕心”,无论是怕什么,其实都是一种自我想象,是一种强加,当在那个实际状态时,正念强了并不会怎样。现在体悟到弟子的一思一念都会有很大的影响。一次开部内会议,進了会议室后突然有一种身体不舒服的感觉,以前遇到这种情况我就会吃个糖或饼干,缓解不舒服。当时在脑中浮现的画面就是“不行了,你不行,要下楼去吃糖”,但我的主观意识清楚告诉我,我是修炼人,不能老被这个状态控制住,立即想起了师父所说的“人的思想占了上风,那他就会走向人;神的思想与人的正念占了上风,他就会走向神。”(《2005年旧金山讲法》)我当然要走向神啊!结果不舒服的状态马上缓解、不见了,在那个会议中谈了很多有助于工作的意见。

维护自我的心、不能被说的心,也是在工作中由师父安排的一个又一个的考验中暴露出来并去除它们,让我提高上来。上司是一个典型广告圈工作的人,有许多思考模式和我以前未修炼时很象,例如:他对工作表现要求完美,咄咄逼人,常让人有一种压迫感。因为以前我就是这样,所以知道这种人的苦,但隐约还是对这样的人当我的上司有排斥感,向内找还是一颗怕吃苦的心,有了这个心,就容易被带动的正念不强。因为师父说了:“怕人说,是不是个执著?光想听好听的,这怎么可能呢?就是要说点你不爱听的,看你会不会动心。人说神什么,神是根本不理会的,你动不了他,他根本就不去感觉你做的事与他有什么关系,根本就不理会,因为你动不了他。神只能控制人心,带动人怎么做,人想带动神怎么可能呢?所以你要想成神,你不得这样吗?你不得放下那些执著吗?能够被人带动的心不都得放下吗?”所以体悟到我应该要在和他沟通过程中,以正念、稳定的状态来和他说,自然就能够影响他,同时又把工作做好。

当然一开始时,是不容易做到的,特别是求名的心还很强时。有一次因为他看了我写的文案之后很不满意,被他说的很难听,知道他想以激将法来刺激我,让我写得更好。虽然嘴上说不动心,但回家后,他讲我的很多不好的话,都记得很清楚。还有一些不好的念头闪过,想大不了就辞职不做了,但很快这个想法就被消去,正如师父告诉我们的,“人得在实践中真正的去魔炼自己才能够提高上来”(《转法轮》)。隔天和他及以前的上司去吃饭,尽管法理上明白了,但那个心还是和宇宙真善忍的特性拧着劲,不愿意和他说太多话,讲出来的话就带有负面的物质。结果又被他说了一次。这次我想可不是偶然的,真要好好向内找自己了,老是这样将负面的想法不自觉的带入谈话中,让别人受挫,那整个场就会很不好,影响自己工作及讲真相,好胜、显示自己比人强,总是要把别人比下去,这是旧宇宙中的因素,这真的是很严重了。所有的事都不是偶然的,结果当饭局后,我的上司第三次指出我的不足,而且是很严肃的,当下我想,这个不是我,我一定要修去这个酸酸的妒嫉和维护自我的心,要更進一步做到身神合一,心中对师父很感激。但是和上司说再见的脸色,还是不好看。

回家后多学法,找到自己在学了宇宙大法后,不知不觉有了优越感,欢喜心,视常人都不好,无法和他们容入,同时又加上干事心,想突显自己的与众不同,等等问题。找到这些立即摆正,和上司的互动就变好了。真的,凡事都要找自己。

隔两天举办公司员工大会,会场有一百多个员工要進行激励士气的队呼活动,每个部门都要上台演出。那天部内的同仁都出差,只留我和一位新来的同事。依着以往的个性是很不愿意做这类一些常人中的事情的,上司也认为我可能不想要参与。结果我以正念带新人做动作,同时发正念清除自己不好的因素,也动了一念要让这个员工大会很祥和、气氛很热络。结果果真气氛是前所未有的热闹,各部门的主管及员工原本都因为工作压力大而紧绷的脸,在那段时间内都很放松,而且祥和。而后在和高层主管开会时,我也真诚的谈出自己在工作及生活中是以正面来看问题,以及能够参与这份工作感到很可贵。高层主管在面试时,对我学法轮功一事很感兴趣,很认同我的说法,整个场非常祥和又有意义。结束后坐在我身边的同事就告诉我:是啊!我觉得你真的是一个这样的人啊!再一次印证了师父的法“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精進要旨(二)》)

以前在讲真相中,很容易流于“说”的形式,一股脑儿想要让人知道全部,落入一种让常人听起来象喊口号,或是说教。为克服我的这一点,师父最近时常安排用我的上司来提醒我不要说教、不要清谈。可是有时候该以大法弟子的正念说的时候,却又被自己独善其身、怕别人怎么想我,怕被妒嫉,怕被常人带动,怕自己说出的话容易让别人受挫等等想法而抑制住不说了,不能及时展现出大法弟子的风范。这些都在一点一点的实修中,去掉人心,做得更好,让周遭的人感受到大法的美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