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正修炼与工作关系 不叫邪恶钻空子


【明慧网2005年4月9日】我是96年秋得法的,98年春有一段时间对单位的工作很厌烦,不想干什么了,自己也知道不对劲,就是扭转不过来。大约过了2、3个月后不知不觉的在学法修炼中这个不好的状态没有了,工作也比较顺当了,基本上能够平衡好修炼与常人工作的关系了。

99年7.20迫害之初,单位将我非法关留在单位里大概5天,不让回家,同时派几名看护人员无论白天黑夜“保护”我,实际是怕我上访,在我留居单位的几天里,不断的给我上政治课,让我认清形势,放弃修炼法轮功。(当时单位里就我一个人修炼法轮功)同时以开除失去工作相威胁。虽然我心里并不怕失去工作(因为我想在哪都能生存),可是我并不想让他们将我开除,从而干出伤害修炼人的坏事。因此在语言上我用理智的、心平气和的言语指出这样做对我对他人都是有害而无益的,说明其利害关系,因为我觉得那种强硬的、激切的、天不怕、地不怕的言辞很可能会刺激这些不明真象的世人的自尊心,刺激他们身上不好的因素,从而使他们干出蠢事、恶事来。如果那样的话,自己也是有责任的。而且我也并不想失去现有的工作及工作环境,因为师父在99年之前关于修炼与工作的关系问题讲得就很清楚了。当时虽然是铺天盖地的邪恶打压,喘不过气来,有时头脑偶尔也发昏,但在这点上还是明确的。过几天单位有个头让我主动写辞职报告,当时差点上当,没过一天我就回过味来了,我没有写。后来我也明白了那是旧势力、坏人给我设的套、骗局,目地是借此诽谤大法。

2000年7月初我去了北京,走上了天安门,在我没去之前本来打算在星期六、日去北京(当时星期六、日休息),然后星期一继续上班,同时上访之前也把手头上的业务收拾利落了。也许是当时的念不坚定,结果在天安门被抓,送回当地看守所非法被关押约一个月。出来后,我调整了一下心态,仍然到单位去上班,我是搞房屋建筑设计工作的,单位不大,约有30人,自己认为业务上还是不错的,绝大多数的同事也是这样看的,也是认可的。也许是我上访的原因,当时单位的头在行为及言语上对我很不善,而且还扣了我一个月的工资,没过几天此人因贪污及挪用公款出了问题被审查。不久单位换了个领导(以前就熟识),我说明了情况,又把扣发的一个月工资要了回来。2000年10月初当地的公安想将我送劳教,到单位来抓人,被刚上任的这位新领导给挡了回去。当时我并不知情,后来才听别人说起此事,其实我心里还是很感谢这个人的,我觉得也应该感谢。在这期间也碰到过一些人劝我不要修炼了、别上访了,共产党多黑呀,惹不起它。听得出他们中有很多人是同情、是善心、是善念,虽然他们不明白正法与修炼的道理,可是为了保护他们的善心、善念,我不用生硬的冷言冷语伤他们的心,当然也不是表现懦弱。特别是在打压迫害的初期,我一般都用较低调的,世人普遍能接受,理解的道理和事例来说明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如有说不清的,我就不说。

2001年秋冬,我地区(县)办了个所谓的转化班,到处抓人,强行转化,也有学员被送了劳教,折腾得天昏地暗,部分学员邪悟转化。当时自己也被干扰得神思不定,心里也想单位的班还上不上呢?是不是躲一躲呢?但又知道这些想法有问题,最后心还是定了下来。工作该干还是要干,而且要干好,班还是要上,不管它转化班这一套,同时重视学法、修炼、发正念。在上下班的路上不断的背师父的经文,(也经常发正念)特别是打压迫害后师父发表的短文,如《走向圆满》、《去掉最后的执著》、《忍无可忍》、《大法坚不可摧》、《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路》等。2001年年底所谓的转化班草草收场,不了了之。这期间很多学员与我虽受到不同程度的干扰,但还是走过来了。到目前为止我仍然在这个单位工作,虽因改制等问题有些变化,但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影响。

现在回想起来,有个稳定的工作与工作环境,对自己的生活、家庭、修炼、讲真象救度世人、证实法还是能起到积极的、正面的作用的。同时也杜绝了在这方面被邪恶钻空子,不给其邪恶迫害的借口。

回想这几年走过来的路,虽有坎坷,许多方面做的还不好,但毕竟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师父的导航下,基本上是稳健的,理智的走到了今天。以后还要继续努力的做好自己应该做的,做好三件事,走向神、走向圆满、走向光明的未来。

认识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