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对男女之情的执著


【明慧网2006年7月20日】我虽然参加过师父的讲法班,但我不敢说我是一名老弟子,因为我就是师父说的那种人:“有的人听完课走出礼堂的时候,就变成常人了,谁要惹着他、碰着他,他就不干了。过一段时间之后,根本不把自己当作炼功人。”(《转法轮》

我是机关干部,学法前我的婚姻就是失败的,与丈夫一直形同陌路。学法后,当时觉得这大法太好了,可是过几天就记不得什么是修心性了,依旧像原来一样上班、下班、应酬、带孩子,把《转法轮》当成晚上睡觉前习惯看的小说一样,看看而已,炼功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并没有努力实修,与丈夫的关系也没有什么改善。

由于根深蒂固的私心,为了保护自己的感情不受伤害,为了使自己好过,根本没有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就这样过了好几年。曾经有同修问我:许多人学法后夫妻和睦了,你有没有做过与丈夫和好的努力?我说缘份尽了,我没有什么办法了,随其自然吧!但却不知不觉,与一个一直对我非常好的已婚男同事,从同事到好朋友,最后发展到可耻的男女关系。

因为家中有亲属修炼,环境很好,师父的新书总被送到手边。看到师父《在欧洲法会上讲法》中讲到这方面问题:“大家知道,西方人对中国人男女之间还那么拘谨不理解。我告诉大家,那才是人哪。性的开放,混乱了人种,混乱了人伦,神是绝对不允许的。所以做一个修炼人,你们绝对不能干这样的事情。你可以有你的妻子,有你的丈夫,这是正常的人的生活。如果他不是你的丈夫,不是你的妻子,你和他(她)发生性的行为,就是犯罪。东西方任何正的宗教,神在这方面讲的都是非常的重。在规范人的时候,讲得非常的重。”我觉得自己不配学大法,有时甚至想放弃大法,但毕竟听过师父的教诲,内心深处很明确的知道修炼是我人生应当走的路,所以无论如何也舍不得放弃大法。

于是,我告诉他,我学法轮功不可以有这样的事,希望分手。他的回应是,不管你学什么我都赞成,做什么我都支持,我真的离不开你。自己觉得想尽了办法——不理睬、好言相劝、给他听师父讲法录音等等,却就是无法解开他的痴情。我又觉得不能太伤害他,其实是自己心里放不下,不愿意他真的离去,尽管不愿意、尽管说不可以,到最后还是半推半就。我心里总是很痛苦的想,我到底欠他多少情债,这情关怎么这么难过,自己这魔难咋这么大。其实,就是我一手抓着神又一手抓着人不放。师父说“你修炼要对自己负责任,你得真正的去改变自己,从你心灵的深处把你执著不好的东西放下,那才是真放下。你表面上做得冠冕堂皇,而在你心灵的深处你还保守着、固守着自己不放的东西,那是绝对不行的。”(《 法轮佛法(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由于自己心灵的深处还有放不下的情,那么,这情所产生的魔幻,就围绕着我所希望的各种表现形式,死死的纠缠着我,连表面上的冠冕堂皇也做不到。曾有弟子给师父提条子,师父说:“你呀,把这个情就当作关了,因为你没放下,所以你老要过。”(《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就是那种生命中的死关就是情关的。我的行为如此的令自己都不齿,内心真的很自卑,所以,很少参加集体学法、交流,洪法也非常低调。

99年7.20迫害后,由于一向低调,也没有引起单位的注意,工作之余依然坚持学法。师父经文《走向圆满》发表以后,我虽然学了:“目前旧的恶势力对大法迫害的最大的借口之一就是说你们的根本执著在掩盖着,从而加大此难,要把这些人找出来。”却因为学法不扎实,悟性太差,对如何找自己的根本执著不知所以。虽然对自己为情所缠所魔的状态也很着急,却没有认识到这一切都是旧势力的安排和迫害,没有清除邪恶在这方面的迫害因素,更没有深挖自己到底有什么根本执著。我站在人的基点看待此事,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法子解脱自己,心里隐约想过,我就是坐牢也不愿做这种让神不可饶恕的事。后来学了师父正法时期的讲法,知道了我们的使命就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我也逐渐走上了证实法之路,从开始只是在合适的地点、场合做一些讲清真相的事情,到后来自己上网、下载、做传单出去发送。看到许多弟子去天安门证实大法,我总觉得自己也有过这样的誓约,也应当去践行自己证实法的心愿,但总是有各种阻碍不能成行。这期间家人也被非法关押,遭受了一系列的迫害,我也越来越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师父的《北美巡回讲法》发表后,更加清楚了自己的应当肩负的使命。终于有一天,我脱开了一切束缚,去天安门广场打开了证实法的横幅。由于自己是有漏的,更没有以很强的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被非法关進了教养院,期限是三年。关押不久,我做了一个梦: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我進到一个四壁都有敞开的门窗的房间,我急忙关上了大部份,却还有一个没关,风雨从那里刮進来。我知道,师父点悟我,问题是出在这个大漏洞上啊!虽然我去北京证实大法是没有错的,许多人会认为我是证实大法被迫害,但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是本不应有此难的。

旧势力抓住我有漏的把柄,将我以关押的形式与世隔绝起来,好象是帮我修炼。我明知道被关押的状态决不是大法中应有的状态,但又觉得没有情的干扰也非坏事,不知不觉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我在教养院,隔绝了情的干扰,头脑还是清醒的,尤其我在常人中的职业就经常需要研究人的谎言,所以很简单的看穿了邪悟者的逻辑错乱、颠三倒四,比较智慧的否认了邪恶的洗脑。三年期间,邪恶竟未能向我兜售几句歪理邪说。但由于学法不够,正念不强,却也消极承受了三年多。自己明明知道有漏,却不能正视这些,我以为三年时间会有许多事改变,可以避开、逃脱情的魔难了。但事实上却并非如此,当我出来时,这方面的情况一切依旧,还是他安排了车接我回家。

因为师父传给我们这一法门的修炼,是不脱离常人这个复杂的环境進行的。对于过去那种避开世间的修炼,师父说:“过去的人進到庙里、進到修道院、進到山里,避开世人去修,这个人的身体本身并没有承受太多对他心性的考验和执著的直接触动、最直接的利益上的检测,所以人本身就等于没修。尽管人生中放弃了人的正常生活,对这个人来讲也只不过是选定了另一种生活方式而已。”“因为一个人想得度,人就必须亲身在这个艰苦的环境中、在困难中、在利益中、在情欲中走出来。”(《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由于自己面对魔难并没有象师父要求我们的那样真正的实修自己,所以这魔难非但没有消减,反而愈见增大。这段情,又加上了三年苦等、及这期间对我家人的照料,更使我站在人的角度上觉得所欠良多,真的无法面对,无法解脱。既觉得不能伤害他,又有时非常恨他,觉得他在拖着我下地狱!心想不修了罢,有一次就听到窗外一个小女孩撕心裂肺的哭。因为我放不下这个情,所以我觉得苦恼万分,痛不欲生。

在家里,每天读着师父近年讲法,这样的问题,师父多次解答:“问:最近在我们周围有男女关系的事…… 师:我想我刚才讲了,我都谈这个问题了。有的人哪,做的事连“大法学员”的资格都不配!连“人”字都不配了,你还说你是“大法弟子”?!我在等待着你,你知不知道?!”(《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在一篇弟子的交流文章中谈到:“还想提醒一些同修的是,有的修炼人虽然对色欲没有太大的执著,但由于情放不下,对于别人不好的要求明知不对仍然半推半就,同样导致自己犯下严重的错误。这也是不行的,同样是神不允许的。”

我知道这个情就是旧势力安排的来毁掉我的方法。或许,我也是在转生的过程中被旧势力胁迫签约同意“为情所困”了。由于这个情是那么根深蒂固,对那种难以割舍的情感,我一直以为就是我自己。通过反复的学法,我终于明确的意识到这些都不是我,是旧势力利用来对我们的迫害,他对我那些无微不至的关爱都是旧势力仍在觊觎着我的漏洞,千方百计想让我掉下去而制造的各种假相。于是,我便时时告诉自己那不是我,在发正念时不断清除这些物质,在出来那些念头时尽量控制自己。但是一不留神还是有那么强烈的思念進入头脑里,勾起许多曾经感到美好的情感,心里常常象有草在疯长一样。但是,这段时间大量学法所产生的正念告诉我——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了。无论他对我怎样好,如果他使一个本能修成圆满的生命掉下来,该有多么大的罪啊!而我这样为情所困,既对不起自己和等待我的无量众生,更对不起慈悲救度我的师父。

“我在等待着你,你知不知道?!”(《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师父的话像锤子一样砸在我心上,我不可以一再的辜负师父的慈悲。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将要成就的是光焰无际的神,怎么可以在内心还存留着如此阴暗、肮脏的角落。我是师父的弟子,怎么能任由这些东西左右。即使我在转生时与旧势力签过什么约,我也要彻底否认它。

要彻底摆脱旧势力的安排就唯有听师父的话,自己把它公开说出来。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说:“我刚才所说的啊,就是所有干了对不起大法弟子身份事的这些人,你们最好自己把它公开说出来,这样呢,会消去你们很多东西,同时也会使你们自己痛下决心。……因为没有结束,对众生都是机会,师父一再等着你们。”可是这是一件多么难以启齿的事情?!虚荣心——这个由情而生出来的执著心也在死死的阻碍着我。正念与人心反复交锋了很久,正念才占了上风:我为何来此世上呢?我如果因此而失去了大法,要一个虚面子又有什么用呢?终于,我在学习小组里讲出了自己的情况。同修们纷纷鼓励我,用师父的讲法帮助我洗净自己的脏东西。

此后,感情方面接触的很少了,偶有联系,总是出现一些事情挡住了,我知道是慈悲的师尊在呵护着我,在我自己痛下决心之后,为我消去很多东西。但是我觉得思想还是有干扰,我知道自己这方面的孽根太深了。今年以来,在网上经常看到同修们在找自己的根本执著,我也在学法中找自己各方面的执著。检讨我为情所困的起因,是没有处理好自己的婚姻,一直把夫妻不和的主要原因归咎于丈夫,当我认真的向内找时,发现了我那从不肯替别人着想的狭隘、根深蒂固的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的私心,真的像花岗岩一样坚硬,以至很长时间与丈夫的关系不能改善,最终婚姻解体,被旧势力乘虚而入。虽然找到了这个唯私唯我的大执著,但仍好象是隔着一层纸,还没有解决到最根本的问题。直到有一次看到同修的一篇文章谈到:执著于男女之情,其实往往就是执著于人间的所谓的“美好”,就是没有放下对所谓人间“幸福”的追求,说白了就是没有做到世间的舍尽。那些所谓的“美好”,用法衡量一下,真的就是“美好”吗?其实不是的。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我们的目标是什么?难道不应该把这些东西放下吗?

忽然我心中豁然敞开了,“那么什么是根本的执著哪?人在世间养成了许多观念,以至被观念带动着,追求着向往的东西。”(《走向圆满》)我是不是在希望得到幸福生活的观念驱使下,追求这些世间的“美好”呢?自己在表面上经常是很淡的样子,经常是拒绝的姿态,这种掩盖连我自己都骗过去了。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不追求这些的,只是不知与他是什么缘份总也没解开,总是被魔难。但现在我终于发现自己内心的最深处,不就是一直向往着、沉迷在那种两相爱悦、幸福和谐的感情吗?原来我的根本执著在这儿哪!这时,师父的《洪吟(二)》中的诗句“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出现在脑子里。我流了很长时间的泪,因为自己在这迷中耽搁得太久了。这些年为情所缠所魔,跌跌爬爬的,耽误了多少学法提高的时间,耽误了多少应当救度的生命!想起来真的是很痛心。眼看同修们讲真相、做三退,势如破竹,而自己总是有那么大的差距。

师父在《转法轮》第六讲有一句话:“你没有动念,你也不会动这种念,他也想不起来。”一直以来,我希望他见到我的时候只要我不动念就应当一切平静,能够像朋友一样相处。但我无论怎样努力去做,却总是做不到。我很苦恼的想:我已经修这么长时间了,怎么就做不到哪? 现在我明白了,我表面上虽然是排斥的,但在我的内心深处,这根本执著却那么根深蒂固被包裹在里面、被掩盖着!纵观自己修炼以后,由于学法上不精進,这些根本执著的东西压根儿就没有察觉,更谈不上去掉,邪恶怎么能不牢牢的抓住着这个把柄给我制造魔难哪?当我能真正正视这个根本执著,除去它时,觉得心中清静了许多,能够比较坦然的对待这个问题了。不久,他打来电话:我觉得很难受,我不想再让你那么痛苦啦! 以后我当你大哥吧!

师父在《2006年加拿大讲法》中说:“你所接触的工作环境、家庭环境那都是你的修炼环境,都是你必须要走的路,必须面对的、必须正确面对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最后走过来了,师父给你们安排了这样的路,你们怎么走过来的?这一切最后不能不看的。在修炼过程中对这些也不能不看的,所以哪件事情都不能够忽视。”虽然这个情给我带来了无数的“魔难”,但是既然他是我修炼环境的一部份,我就必须正确的处理好这些关系,用善去圆容这一切,真正让常人体会到大法弟子的大善大忍,这也是在证实法的一部份。

师父一直要求我们多学法,因为法能破一切执著。这个情还能如此长期的干扰我,那说明我在学法上是太差劲了。另一方面,师父在《2006年加拿大讲法》中还说:“说白了,能不能得法、能不能修到底,不同的人干扰就不同,麻烦都是自己过去造下的,谁也别怨。”既然麻烦都是自己过去造下的,那么一切也都是针对自己的心来的,“麻烦”的出现正是自己去掉对情执著的大好机会,是为了提高而设的障碍。所以我要多学法,用大法来纯净自己的一思一念,去掉执著,在这个问题上要修得最坚实。

如果还有像我这么不精進的同修,请记住师父的话——“我在等待着你,你知不知道?!”多少次,我对自己丧失了信心,师父无量的慈悲一直给了我爬起来、修下去的勇气,感谢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