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省我的情关


【明慧网2006年7月1日】我是1997年有幸得法的,算是比较早的学员了吧,但在很多方面却落到了后边,尤其是对情的执著上。初期得法的那些年我还只是个小女孩,对情尤其是男女之间的情,并不是很上心。可能也和当时的学业有些关系,学法上还跟的上。尽管当时有男同学的纠缠,但也过来了。

一晃将近9年了,发生了很多事情,也经历了很多。很多时候自己懈怠了,由于消息的闭塞,1999年7.20那段时间也有些疑问,但我一直坚信自己要学下去的路。总的说来我的修炼环境相对来说是比较宽松的,这本应该是讲真相救度众生的好环境、好时机,道理上觉的自己也明白,但我就是没有像其他人的那种紧迫感。当然我也在做,就是没什么太大热心去做,看到同修被迫害也急,看到同修精進的交流文章心里说不清是个啥滋味。自己也知道这其中主要是求安逸心、怕心和对情的执著在作祟,但很难去摆脱它。有时候会时好时坏!

现在怕心小了很多,求安逸心还是有些重,情很重尤其是对男女之情的执著上。我写这篇文章也主要是曝光对男女之情的执著。

近段时间我交了个男朋友,当他知道我是修大法的后就很反感。他提到了分手,但由于感情上放不下,他最后接受了我修炼法轮功的事情。现在相处还算是融洽吧。

昨天白天我看了一篇文章《黄色录像里的灵异现象》感触很大。需要说一下我不看黄色录像的。当天晚上,我做了个噩梦:我和家人正睡着,我的身后出现了鬼魂一样阴郁的影子,说是想附我的身。我动不了,然后它就和我的身子合在一起了。我看着那个急呀,我拧了自己一下,没感觉,心想糟了,身体由不得自己了。我就开始从心里抵制,但动不了。后来那东西被我逼了出来,我就醒了可以动了。我被吓醒了。

我就开始发正念,但有些力不从心,就结印打坐,心想:我是修炼的人,那肮脏的东西怎么上的来?一定是我有漏,我想起我白天看的文章上写着这么一句“怪不得以前老人说这种不是夫妻的男女关系是‘鬼混’呢。”脑子里还浮现出一句话:越最后越关键!

我和我男朋友虽然没有越过男女间那个最后的底线,但也就只差那层底线了,那行为确实也不是大法弟子该有的行为。回想起来慈悲的师父不是第一次警示我了,可每次我都不想去看自己、也不敢去考虑是不是自己,师父相关的讲法都不敢再次看看,有时候不想去想这个问题,因为一想到这些就觉的自己不配,心里很难受。不行,我是大法弟子呀,这关是一定要过的!理智的去考虑,就是要去想,谁在怕想?谁在怕曝光?就是要把它放到太阳下晒晒。否则我不是在救人,我是在害人,害和我有缘份的人。

这周末我想和男朋友好好谈谈,还有他还没“三退”呢,以前和他一提他就嘲笑我。也希望看到这篇文章的同修帮我发正念!另外,我也需要好好想一想:自己和不修炼的人谈朋友,是为了救度对方呢?还是为了过常人生活?

如果是为了救度对方,好象并不需要用这种方式,因为生生世世和自己有缘份的人太多了,现在他们等待我、急需我为他们做的,其实是要我帮助他们明白大法真相、迫害真相、三退,从而得到一个光明的未来,而不是和我在这一历史时刻缔结世俗姻缘。如果是为了过常人生活,一个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从另外空间看已经是金光闪闪的神),和一个常人(从另外空间看完全是另一幅景象)放在一起,好象……。如果我睁开双眼就能看到宇宙中这方面的真相,我还会这样做吗?我还会不在乎自己的不精進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