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正自己修炼的心

跌倒了,爬起来


【明慧网2006年7月20日】我是96年得法的老弟子,回想自己摔摔打打已经修了快10年了。记得修炼前我还是个小女孩,没事的时候我总会想:我活着是为了什么,活着的目地是什么?可总是找不到答案,总有一种虚无感。同时,我也在想,我在生活中,我行为的标准是什么,我该怎么样活着?这些问题总是折磨着我。

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法轮大法的宣传材料,我当时却不相信炼功还能改变人的精神世界。后来,因为一个亲人進入大法修炼中,我得到了一本《法轮功》,看到了这本书,我找到了做人的标准,那就是“真、善、忍”。我当时幼稚的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做一个高尚、快乐,不至于堕落的人。但当时,由于受中共邪党的影响,对于书中讲的佛道神,却不能接受,所以没有走入大法中来。

随后发生的一件事,让我带着一颗常人心,走進大法。那年夏天,我家由于跟隔壁邻居闹矛盾,隔壁邻居(是个妇女)连续几天用非常恶毒的方式咒骂我们全家,其中也包括我,骂的方式恶毒,骂的话语更是不堪入耳,记得当时,我静静的躺在床上,手里握着《法轮功》,我在想着自己以后该怎么样做人,我当时对“真、善、忍”认同极了,就想改造自己,把自己变成一个完美的人——“如果老师说的是真的,那最好,如果不是真的,我可以改造自己的性格”,带着这样一个巨大的执著心,我走入修炼中来了。

回想当时,我走入大法,其实并不是想修炼,而是来调理自己来了,只想让自己的思想道德能够提升,不要象别人那样走入庸俗和堕落。可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并没有嫌弃我,给我调理了身体,并且明显感觉到了气机的运转。即使这样,我那时对老师的法还是将信将疑,这些都让我以后的修炼过程中一步一步做了许多错事,做了许多不该是大法弟子做的事。

那时的我,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由于根本的执著心没去,我对常人的生活充满了向往和憧憬,变异了的思想让我认为找一个大法弟子做伴侣会没有生活情趣,我当时不仅是想找一个常人,而且是一个用我现在的思想来看是一个变异的常人。

终于,旧势力安排了我现在的丈夫。经人介绍后,我那变异的思想对他是一见钟情,各种被情牵着的执著如同一张巨网把我网住。经历了各种悲喜、妒忌、失望之后,由于主意识不强,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而且直到结婚,这种不正当关系维持了近两年的时间。当时,我痛苦,我彷徨,还一边给自己编造着理由,“反正除了他,我不会跟别人结婚。”这种思想又让我在男朋友反对我修炼的时候一再做出让步,因为我认为如果不跟他结婚就是错上加错了。这是我的污点,每每想到此,我都会追悔莫及。

回想我的修炼过程,其实,从头到尾一个“求心”是从来都没有去过。知道大法好,这么好的大法炼了肯定会有好处,从一开始追求做一个高尚的人,到后来追求能够治病,从来都没有停歇过。我身上有一些小毛病,不影响生活,我就没有在意,后来修炼大法一段时间,我想治我身上小毛病的心又起来了,总在心里惦记着,甚至拖到今天成了一个强烈的执著。

造成我今天状态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呢?就是我在用常人的理来衡量大法,在常人中,无论做什么事情我都会在心里惦量有什么好处,有好处的才去做,没有好处的就不去做。这些好处,有些是有形的有些是无形的,无意识的,自己都觉察不到的。就是现在在炼功的时候,我有时候还想炼功对我的体形会有好处,让我的形体会更加匀称。这种求心是在我的潜意识中的,刚才写到这儿的时候我才想起来。可是修炼是超越常人的,这种可耻的求心怎么能带入大法中来呢,而且维持这么长的时间。

我想用老师的一段法来勉励自己,同时警醒和我一样带着求心来修炼的同修,放下求心,带着一颗纯净的心来修炼。

“有许多人抱着有求之心走入我们修炼场的。有的人抱着求功能,有的人想听听理论,有的人想治病,还有的人想来得个法轮,什么心态都有。还有人的人说:我们家还有人没来参加学习班,我给点学费,你给他个法轮吧。我们经过了多少代的人,经过了一个极其久远的年代,讲出来的数字都很吓人的,这样一个久远年代形成的东西,你花几十元钱就买个法轮?我们为什么能无条件的给大家呢?就是因为你要做个修炼的人,这颗心是用多少钱都买不来的,是佛性出来了,我们才这样做的。”(《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