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你不能说我,一说就炸”所悟到的


【明慧网2006年7月20日】我是退休在家的大法弟子,98年得法。去年秋天,因体温高达四十多度,被孩子们强行送進医院,确诊为肝脓肿,两侧大肌大面积脓肿,严重的腰椎骨结核,医生说必须做手术和换椎骨。但我没有承认这些,用修炼人的正念对待,不做手术,后来逐渐的脓肿也消失了,大面积的大肌脓肿也没了,腰椎骨也长出新的骨芽了,医院都说是奇迹。感谢师父!是师父的慈悲呵护,我才有今天。

但我毕竟好长时间不能坐立,严重的影响做三件事,出现这么大的漏,原因何在?反复向内找,怎么也找不到,只能认为自己学法少,悟性差。

自《洛杉矶市讲法》发表后,我终于找到了症结所在:“就是大法弟子有错误不愿意让人说,谁也不能说,一说就炸。”“你不能说我,一说我就不行。”(《洛杉矶市讲法》)师父的话就象针对我说的,我就是不让别人说,无论在单位或是家庭里,只能我说别人,别人不能说我,连不同意见我都很少接受。

这也有历史根源。自参加工作以来,无论在大、小单位都是一把手,所在单位还都是权力机构。再加上生来就在恶党文化的灌输下,从骨子里就形成了不容人说的恶习。其实共产邪灵就是不让别人说,一说就炸,只要有人说个“不”字,就是异己份子,甚至革你的命。它就是要听好听的,比如电视播放的节目中有一个小孩捡个钱包交公,都可笑的归功于“三个代表”。

其实不让别人说也是个“私”字,人不就是因为增加了私心才掉到这一层次应该毁灭吗?旧宇宙生命的本性就是为私,就是要它所要的,我这种不让人说的实质也是个“私”,也是保护自己的东西不让人碰。

一说就炸,也是魔性发作,正法正觉的修炼就是要去掉魔性。发火本身就是不能包容、理解他人,更谈不上“忍”字,慈悲宽容就更无从有了。“必须做到谁说都行,有就改无就注意,你能够面对批评、指责不动心你就是在提高。”(《洛杉矶市讲法》)

所以我们必须得能让人说,能接受批评,同时还有心性的提高,过关,消业等因素。

以上为个人体悟,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