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大法 向内找修好自己


【明慧网2006年7月20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修炼七年来有很多很多的收获,也有一些不足。今天和各位同修交流一下,希望能与大家共同提高共同精進,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

回想当初得法,看似偶然。现在仔细回想一下自己这一世的经历,无不为了得法而安排的,包括几次的搬迁和自己的婚姻,关键时刻都有师尊的苦心安排,才使自己没有错过得法的机缘。结合明慧网上同修关于轮回转世记忆的文章,更加体会到法难得和法的珍贵,更加感到师尊的慈悲苦度之恩,不仅仅是今生今世的修炼,其实久远以来,师父就一直在看护着我们这些大法弟子。使我们在这久远的历史当中,不至于迷失太深而无缘今世得法,也不至于自己观念障碍而不能得法。师尊的慈悲伟大,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

我从小就是一个善良腼腆的孩子。长大后,虽然见过太多人世间的争名逐利和勾心斗角的利益争夺,并且看的还很明白,但是自己内心始终向往和追求着美好。尽管有亲戚叫我要学尖一点,在常人中做个强者,可是自己却绝不愿意如此,哪怕是利益上受了损失,也决定要对得起良心。不过严酷的社会现实使我很痛苦,不知自己为什么会这样,简直与这个社会格格不入,找不到人生的目标。

后来得法的经历却很有趣。一个与妻子关系非常密切的人是大法弟子,本来我也没在意。那时为了寻找人生真谛,正在读《圣经》,觉得《圣经》叫人向善挺好,却没有说清为什么和如何做。其实末法时期,以前的任何东西都已经无法使今天的人类再返回去了。在1999年5月份,我陪妻子去那人家时,经过3年多观察的妻子决定要学法,把她的《转法轮》拿回家。当时,我对妻子说:“我不学,你想学你学,我就学圣经。”可是在离开时,我却坚持由我带着《转法轮》。那晚当时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路上心情特别舒畅,骑着自行车前所未有的轻快。后来才明白这一切都是师尊的慈悲安排,也是自己生命中漫长的等待,终于可以得法了,明白的一面当然说不出的喜悦。回到家之后,由于只有一本《转法轮》,我提出由我读出来我们两个人一块学。就这样,我俩利用几天时间一口气学了下来。当时的那种感受真是无法表达,终于找回了自己,终于找到了回归之路,终于明白了自己为何坚守做好人的一念,万千感受一言难尽。我们两个下定决心一起修炼。这样在后来再去那人家时,我们将炼功动作学会后开始了修炼之路。

刚刚决定修炼,国内就有了要迫害的迹象,果然没几天,中共不顾发表了一个月左右的公开声明,彻底撕掉谎言伪装,于99年7月20日开始了铺天盖地的造谣诬陷和抓人迫害。这对当时刚刚得法的新学员来讲真是一大考验。正如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所说:“当年传大法的时候,为什么旧的势力把第一次得法的人数死死的限制在一亿?这一亿人哪还是我一定要的。它们当时给限定的数字是七千万,我当时要两亿人。它们知道第一次得法的如果是两亿人的话,那这场所谓的邪恶考验也搞不成了,所以它们就死死的限制在一亿上。其中有一大批人刚刚得法,它们就迫不及待的开始了所谓的魔难,对这些人来讲是不公平的。”不过好在我从小就知道共产党不是个好东西。国内的电视从89年后只看香港和台湾的连续剧,大陆的节目除了旅游节目外一律不看,所以根本不相信中共的宣传。同时自己也得法了,知道大法是怎么说的,一看就知道中共在撒谎。所以没有动摇修炼的决心。但是由于刚刚得法学法不深,对于同修去北京不太理解。也由于信息闭塞,也不知为什么大家要去北京和到底发生了什么。当时只是知道大法好,这才是自己所追求的,一定要修炼到底。

刚刚开始修炼时,身心两方面都非常舒服,而且,静功也达到了师父所说的状态。不过随着修炼的深入和对法有了更深的理解,关也就加大了。主要是来自家庭方面给自己过的关,经常觉得妻子蛮不讲理,有时真是气的我火冒三丈,当时就想:“你也算是修炼的人,怎么能这样。”而且,与她辩理时讲的头头是道,讲得她哑口无言,可她还是胡搅蛮缠乱发脾气。后来才悟到,这一切都是为了提高心性而设的关和难。正如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到了他心性所在位置的时候,他的功也长到这儿了,他要再提高他的功,那么这个矛盾也就突出了,就得需要他继续提高他的心性。特别是自来根基好的,他就觉的他这功长的不错的,炼的也挺好的,突然间怎么这么多麻烦事来了呢?怎么什么都不好了,人家对他也不好了,领导也看不上他了,家里头环境搞的很紧张。”通过实修,才渐渐的真正体悟到了师父讲的这个法。在后来的修炼中,有了更深的体会。

迫害刚刚开始时,由于是个新学员,只有家里人知道我修炼,所以初期完全处在修自己和炼功之中,没有做什么证实法的事。当时也根本不知道正法。后来在2000年更多的知道了一些大法被诬蔑的事,觉得有必要为大法表明清白,就写了一些自己知道的真相,发出去。当时念很纯净,也没想过害怕之类的事就发出去了。再后来,就从网上下载一些大法网站的内容打印散发。最后在我出国之前,我们已经形成了资料点出资料,其他同修利用晚上等时间去发给各家各户。有两位老年同修,因为有时间,所以白天也发,几乎走遍了整个地区。有时也遇到过紧急情况,但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都是有惊无险。

出去发资料看似简单,实际上也需要在修炼上有突破才能做的出来。最关键的就是去掉怕心,特别是知道了迫害的残酷后更是需要突破怕心对自己的封锁。第一次出去发资料那真象是一次大战——心理上的大战。明知不该有怕心,但就是莫名的内心颤抖恐惧。不过只要自己坚定下来,知道自己是去救度众生,知道自己发出的传单是多么的重要就能够突破,关键是守住正念。而且怕心也不是一下就去掉了,以为有了第一次,以后就好了,其实怕心也是经过多次魔炼才去掉的。而且危险时时就在身边,自己在修炼上出问题的话就可能被邪恶钻空子迫害你。有几次,发完资料回来已经是晚上11点多钟了,看到院子门口停着一辆面包车,没开灯,里面坐了几个人在小声说话,一看就知道是在附近监视谁发资料呢。现在回想起来如果不是每天都能学法,早就被邪恶迫害了,虽然学的少不够精進,还是每天都坚持学。在师父的保护下,我们最后在周围全是人的夜市和车站也可以贴不干胶和发放光盘等真相资料了。

在2000年年底的时候,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申请加拿大移民。当时是因为想见师父,国外的亲戚也劝说到国外有发展所以决定出国的。后来在办的过程中,自己想了很多该不该出国,始终也没悟透,最后想还是顺其自然吧,能办成就出来,办不成就在国内证实法也是一样。现在看来,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来加拿大后自己在修炼上真是有很大的提高。

当时在国内由于自己得法较晚,没能悟到要去北京。所以,出国给自己提供了一个弥补的机会——到领馆前抗议。本来以为自己在国内可以出去发资料,已经去掉怕心,可是去中领馆前抗议的第一天就发现,怕心去的不彻底,体悟到修炼是不断的去执著心的过程,一层去掉了,隐藏的更深的一层会冒出来再去,一个修炼的人就是要坚定下来,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断修正自己,勇猛精進不可放松。在第一次去领馆的路上心里七上八下的打鼓,不断想着家里人会不会因此受牵连,因为在国内只有家里人知道我修炼,所以没有什么干扰。现在公开了,家里人会不会受株连,因为我深知共产党的邪恶。就这样,一路上心里忐忑不安的来到了中领馆。发了一会儿资料后,渐渐的去掉了怕心。看着接资料的人们,心里油然而生一种喜悦祥和,真的为众生得救而高兴,体会到了什么是慈悲的状态。以后无论自己状态多么不好只要到领馆门前一站,那就会神清气爽,慈悲之心充满自己,那种美妙无以言表。特别是在天寒地冻的大风雪中之时,更容易打动世人,使世人更加确信我们讲的是真相。一个最感动的经历是今年值大夜班,半夜12点左右,一辆汽车路过停了下来,一个从没见过的西方人打开窗户对着我和一位阿姨大声的喊道:“法轮大法好!”重复好几遍。我真是为世人能如此清醒而高兴,更为我们坚持在领馆前抗议而感动。领馆前的抗议真的很重要。

随着来加拿大时间越来越长,参加的证实法事情也多了起来。从中也有了更多修炼、提高的机会,不断的突破着自己。在不断向内找的过程中,发现真的是有很多要去的心,无论是从自己身上,还是从别人发生的事情来看,都可以找到自己可以提高的地方。也对师父在《和时间的对话》中讲的:“神:这些问题已经非常严重,他们怎么样能把看到的对方如何如何,反过来看自己就好了。”有了更加深刻的体会。有的同修经常谈到同修之间过关的问题,我总是不以为然,觉得自己很随和了,这方面没问题。可是难来时才发现,还有更深要挖的人心。妻子给我过关很多时间过不好,在一次又一次的魔炼中才渐渐的好了起来。最近参加了一些项目组,由于同修意见不一致,有时对我不理解,真是给我心里造成一些波澜。虽然没有不好的想法,知道要提高自己,但是,难受的感觉就是抓着你、抓着人心,真的是很难受的经历。可是不管怎样我都记着:我是个修炼的人,要提高自己。每当心里很难受的时候,都会想起法中是怎么讲的,自己要按法的要求去做。这样就会渐渐平静下来,同时对法有了更深的理解和体会。从中知道了学法是多么的重要。也明白了无论遇到什么挫折和磨难,都是提高心性向内找的好机会。这当然很难,我现在做的也不够好。但我坚信,只要记住大法,时时向内修,无条件找自己,就能越来越好,最终功成圆满。

我觉得正法修炼与修炼自己不矛盾,关键在于把心摆正,始终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的人来对待,正法修炼反倒给了自己更多的提高机会,不断的突破自己。我本来是一个很能睡觉的人,每天睡9个小时还觉得困。当在师父的讲法中看到很多学员每天只睡3、5个小时时,觉得同修真是了不起,我可做不到。不过当正法的项目需要时,自己明白要做的事多么重要,出于慈悲众生,自己渐渐的也可以少睡了,现在一天只睡6小时。而且最近一次做项目,连续两天半夜两点多到家睡觉,只睡4个小时就又上班了,也坚持下来了。所以关键还是怎么对待自己,不断的从各个方面、从人中突破出来。

还有一件事,我原来是一个非常腼腆的人。连上街买菜都害怕。更不要说当众讲话了。在去年加拿大大选期间,为了利用这个机会向参选的人和更多普通人讲真相,我参加了在大选辩论会期间讲真相的活动。第一次去这样的活动,是我与另一个同修合作。可是由于是小城市,另外的同修开始时没找到地方。离会议开始只有20多分钟的时间了,只有我一个人在门口。怎么办?等同修吗?只有20几分钟了。同修也没来个电话,开场了同修也来不了怎么办?不去了走开吗?当时始终有一个声音对我说,走吧,你不行的。一股很强的力量要推我走。这时我想起了自己是大法弟子,来世间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来了,难道眼看着这些宝贵的生命被邪恶夺走吗?只是因为觉得自己性格不合适?不行,我一定要突破自己。这样我鼓足勇气硬着头皮就冲出去了,给每一个人发传单,有兴趣的就与他多讲一讲,虽然我的英语不是很好,但是在师父的安排下我还与一位候选人讲了一会真相,她也很支持我们。很快辩论开始了,不一会儿同修也来了电话,我也告诉了他会议的具体地点。没多久,同修也到了。到了提问时间我们很快按预先商量好的站到了话筒旁边,每个人提了一个问题。我们每个人问完后,观众都报以热烈的掌声。而且会后,很多善良的人们都过来祝我们好运。这次讲真相起到了很好的效果。通过这次经历体会到了,修炼是不断的去掉人心突破人的观念,突破自我的过程。对于大法弟子来讲,重要的不是我想做什么,我想要什么。最关键的是正法中需要我做什么,按照大法我该怎么做。只要法需要,我就去做,有人心障碍就去掉它。这就是一个不断修正自己的过程。

最近中共活体摘器官一事出来后,大家都有些不知该如何停止如此残酷的迫害。我觉得师父在经文《成熟》中已经指出了。最后就让我用师父在经文《成熟》中的一段讲法结束我的交流并与大家共勉,师父说:“这只是我对大陆大法弟子在网上交流文章的感受之一。总的感觉是多数大法弟子成熟了,修炼的形式成熟了,修炼者对修炼的认识成熟了,人心越来越少的理性行为表现成熟了。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能这样,邪恶尽除,神佛大显。”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2006年美中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