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挡不住光明(一)


【明慧网2006年7月20日】到2006年7月20日,中共江罗集团对法轮功的公开迫害已持续了整整七年,法轮功学员坚韧、和平、理性的反迫害也进行了七年,中共“在三个月内铲除法轮功”的妄想早已破灭。虽经连宵风雨,法轮功学员仍然坚守着“真善忍”信念,法轮功依然是法轮功,而中共却已走向自毁的分崩离析;法轮功已洪传世界近80个国家,广受世人尊敬和珍爱,“真善忍”理念给世界以希望与光明。


法国

台湾


法轮功学员在集体炼功 美国 华盛顿

法轮功到底是什么?创造这人间奇迹的力量源自何处?究竟是什么原因令上亿不同社会阶层的人们,走入大法修炼并百折不回?又是怎样的心境,这群身处巨难的人,要不顾自身的荣辱安危坚强地抵制着那最邪恶的迫害,去向世人把真相讲清?让我们来听听他们的感悟、那些寻常而又不平凡的经历与背后的风风雨雨。

一. 众里寻他千百度

法轮大法,也叫法轮功,1992年5月由李洪志先生于长春公诸于世。修炼者以“真善忍” 法理为指导提高心性,辅以五套功法来净化身体,通过身心的全面修行达到身心健康与精神升华。至1999年短短7年间,靠人传人,心传心,法轮功传遍了中国大江南北,更远涉重洋在异域扎根,修者上亿。法轮功修炼者来自社会的各个阶层,他们就在你我身边,就是我们的亲朋好友、父母兄弟,他们走入大法的原因不同,经历各异,但大法修炼都给他们每个人、家庭和整个社会带来了祥和、美好。


5000多名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 中国,武汉

* 一个修炼之家的传奇故事

曾在中国大陆省级医院工作了十六年、现居加拿大多伦多的毛女士,在说起法轮功带给她原本困境中的家以奇迹式的转变时百感交集。

妻女修大法 绝处逢生

“那年我三十八岁,我患慢性活动性丙型肝炎十八年,已处在肝硬化晚期,伴随肾脏衰竭、高血压、心脏病和胃萎缩,我腹胀如鼓、面色铁青,满脸皱纹,瘦得不成人形,同龄人管我叫阿姨。我几乎访遍了中国的最著名的肝病专家,尝试过各种特效药、偏方,绝望中,还去求神、烧香、拜佛、练密宗气功,可病情还在继续恶化。我身体的主要脏器几乎都废了,医院给我判了死刑,说我活不过一年。

更惨的是,女儿生下来也被传染,自小就饱尝病痛折磨,长得面黄肌瘦,比同龄孩子矮一个头,医生也直为她叹息。当时我丈夫在美国做访问学者,我和女儿因病也出不了国。我生活无法自理时,还不得已要烦劳八十多岁的老父亲来照料我们母女。那时,我们家早就债台高筑,陷入了绝境,我不敢奢望会有什么奇迹发生,痛苦得生不如死,整日以泪洗面。

这时,邻居阿姨给我介绍了法轮功,我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想法带女儿去了炼功点。在那里,老学员热心地教我们学了功法,又借给我一本《转法轮》。我一看书就被深深吸引住了,书中用浅白的语言讲述着精深的道理,完全解开了我的心结,并且我的好些亲身经历也印证了书中所说的玄奥超常现象,我连夜一口气读完了书,就觉得师父讲的道理太好了,三十八年来,我第一次明白了做人的目的和造成人生苦难的原因,心里又有了希望。

第二天,当再去炼功点时,我身心感到前所未有的清朗,持续了十八年的剧烈肝痛没有了,坠在两腿上铅坠般的沉重也彻底消失了,我体会到了师父说的给真修者净化身体,使之达到无病一身轻的话真实不虚。我女儿也不到两天脸色就红润了,能吃、能睡、能跳,有了活力。从那以后,我们就彻底从病痛中解脱出来,与药无缘了。

身体完全康复后,我们母女终于得以来到美国与丈夫团聚。一年后我们又生了个健康、聪明的儿子,他三岁时也开始和我们一起修炼。儿子没上过一天中文学校,可他五、六岁时几乎能通读厚厚的中、英文版的《转法轮》,这常让人们感到惊讶。这连我国内的亲人都不敢相信,一个快死的人,还能从大法修炼中获得新生,还能再生一个孩子!

这令人难以置信的超越人类医学科学的奇迹,就这样在我们身上发生了!我们原有的世界观和人生观也随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我明白了‘不失者不得,得就要失’的道理,知道了我以前的苦难正是由那颗想得到、占有的私心造成的;而法轮功要求修炼人不断以‘真善忍’为原则提升心灵,做真正的好人,从内在改变为我为私的心,人的身体就会随之净化。我学会了遇到矛盾时先考虑别人,看到别人有困难总是不计名不求报地帮助。法轮功没有行政命令,也没有物质刺激,师父把为什么要做好人的道理给我们讲得那么透彻,哪怕在人不知的情况下,修炼人也会自觉自律,不干坏事,自愿地按‘真善忍’做好人。

一次从北京探亲返回的路上,见一个流浪小姑娘癫痫病发作不省人事,周围的人嫌她脏,无人上前搭救。我想我是修炼人不能见死不救,就帮她掐人中把她救醒,把她的鼻涕和身上的脏物擦拭干净,将仅有的四十元钱给她买了回家的车票和食物。老话讲:善有善报,后来在返回途中我们也得到好心人相助。我不但尽心尽力做好本职工作,对那些外地来看病需要帮助的,我接待他们在我家住,带他们找专科医生,帮他们熬药、做饭,附近地区的人们都在传说着省医院有个炼法轮功的大好人。我从以前在单位长期病假有名、住院有名、花单位钱有名,变的勤奋工作、服务社会有名。八岁的女儿也学业优异,处处为别人着想,热心助人。

我们的亲身经历证明,真正做好人并不会损失什么,相反却得到了无论花多少钱都买不来的健康和幸福。在世风日下的社会,法轮功的“真善忍”理念更显可贵。修炼人从自己做好人做起,又潜移默化地善化周围的环境,社会道德也会逐渐回升。当时电视剧《渴望》很火,丈夫宿舍的室友感叹,世上哪有象刘惠芳那样的好人哪!丈夫说:“怎么没有,我妻子就是,那些炼法轮功的就是比刘惠芳还好的人。”同事、邻居和亲友看到我的巨变,好多人也走上了修炼的路。当时的人大委员长乔石等老干部经过对法轮功的调研,得出结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丈夫在打压中走入修炼

见到发生在妻女身上的奇迹,叶先生虽感到惊喜,可他还未动心修炼,没病没灾的他总是说:你们好好修吧,我还是想做个常人。可随着中共对法轮功的打压升级,对李洪志先生的人身攻击也达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99年10月21日人民日报竟诽谤李先生生活骄奢淫逸,这与叶先生的亲眼所见大相径庭:

“那是96年10月的一天,朋友带我去参加一个聚会,在那我见到了李老师。事前,朋友要我穿着整齐点,可当时我还不知能见到老师有多幸运。我迟到了约半个小时,进屋听到李老师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知道有人想见我,就来看看大家。’不多久,一对老夫妇一进门就跪下磕头,李老师和蔼地说:‘不要这样,只要你们有一颗修炼的心我就高兴。’事后才知,老人曾患晚期癌症,被中美专家认定只能活半年,可我看到的却是一个红光满面的老人,那时他炼法轮功近2年了。那天,从来不开夜车的老夫妇赶了近2个小时的夜路来见师父,谁又能知老人的心啊?

那晚李老师解答了学员们提出的很多问题,两小时一眨眼就过去了。李老师的慈悲胸怀、平易近人和渊博的知识都给我留下了终生难忘的印象。特别要提的是,我进门时,看见一双比我穿的还旧的皮鞋,虽旧却擦得干干净净,当时很惊讶现在谁还穿这么旧的鞋,就将自己的鞋放在那鞋的旁边。出门时,我发现那竟然是李老师的鞋。

中共的谎言强烈刺激了我,也促使我深思谁正谁邪。就在那天夜里,我萌发了修炼的心。”

* “真善忍”的感召力超越民族国界

1995年3月和5月,李洪志先生应邀到法国和瑞典传功讲法,开始了法轮大法在海外的传播,使各国人民有了走近“真善忍”大法的机缘。大法传遍亚、欧、非、澳、南美、北美六大洲,不论是在贫瘠的非洲、纷乱的中东、排斥外来信仰的穆斯林地区,还是曾实行过极权体制的国家,处处可见法轮功学员的身影,这体现了大法“真善忍”理念超越民族国界的感召力。中共的打压非但没有把法轮功打垮,法轮功却走上了世界大舞台。


法轮大法洪传世界

黄昏之后不再是黑夜

在加拿大安省西南部的一个宁静小城圭尔夫(GUELPH)的公园里,常能看到一对精神矍铄的老人在教人炼功。那位德裔老先生叫麦克斯,太太是亚裔,名叫梅,来自菲律宾。夫妇俩从2000年开始修炼。

麦克斯修炼大法前曾是佛教徒,退休前在经营自己的租车行。这些年来,他风雪无阻地开车去邻近城市参加集体学法、交流,看他硬朗的身躯、红润的气色、风趣幽默的谈吐,人决难想象他已八旬高龄,是个曾患血栓病从死亡线上走回来的人。有信佛背景、经历过濒死体验的他,对东方的修炼文化很容易理解,对法轮功书籍讲述的人的生命、肉体与灵魂及另外时空等修炼的超常现象信服,修炼起来一点没有东西方文化差异的障碍。

在当地不久前举行的多元文化节上,麦克斯又有了一些有趣的新体验:克服了不喜欢抛头露面的性情,八十年来第一次站在舞台上,第一次使用麦克风向观众介绍法轮大法。在谈及修炼的感受时,麦克斯说:那感觉真棒,我们忙碌而充实,每天都有新的事物、新的体悟,在帮助他人、自我修行的过程中,每天都在进步和提高。

在被问及为何要修炼大法时,太太梅动情地说:“那是我生生世世在苦苦找寻、等待的东西。之前,我尝试过好多其它气功和修行方法,可后来发现那都不是我要找的。就在我得法前不久,在我打坐的时候,在我身前出现了一个我从未见过的旋转的大法轮,清晰而灵动,当时我很惊异,他引导我去找寻。终于,我和先生在书店里找到了法轮功的书籍,看到了法轮徽记,那时我才明白,这就是我一直在找的回家的路。后来,在公园遇到了外地来的法轮功学员教功洪法,我们就自然进入了。”

当记者问两位老人为何几乎每天都开车去公园炼功、发法轮功资料时,老人说,这是他们最该做的事,因为他们在晚年才终于得到了苦苦找寻的东西,真心希望其他有缘人不要错过了。

从他们身上感觉不到人生黄昏的落寞,相反他们从大法修炼中生命觉醒并得以新生的愉悦与从容,着实令人感动。对修炼者来说,黄昏后不是黑夜的终结,而是新的黎明的开始。

法轮大法为他开了生命希望之窗

与麦克斯与梅的经历相比,滑铁卢(Waterloo)大学教授比尔说他自己是个迟缓的入门者,从他第一次接触大法到真正入门,他花了几年时间。但是他庆幸自己最终成为了大法弟子。

在寻求精神觉悟的旅途中,比尔用学者式的严谨,读过大量东方儒、释、道和藏传佛教的著作,也研究过很多西方新精神运动的书籍。在七年前,妻子简开始修炼法轮功时,比尔也对此有些了解,不过,那时他只是在门外观望着。现在回想起当时的心境,比尔说,他当时还不确定自己到底要什么,因为那毕竟是自己心灵的归属,不同于去买部汽车,要什么颜色、多少马力,那么明确,需要慢慢比较。

也许人生道路并非象自己安排的那么如意。几年后,比尔被确诊患了癌症,他去寺院学习了少林功夫,寄望气功能健身,终未如愿,比尔陷入了绝望。“生活在这边关上了门,又在那边开了一扇窗”。在他手术修养期间,他读了《生命与希望的重生》,一本关于人们从法轮功修炼中找到生命希望的经历与体悟的书,这扇窗让比尔从另一视角看到了生命真正美好的风景,而且他太太七年的修炼实践让他意识到这不仅仅是个可望而不可及的风景。这一次,比尔和简一起认真观看了李洪志先生的讲法录像,那时,比尔才明白法轮大法正是自己千百度的寻觅,自己漂泊了大半生的精神追寻之舟现在终于可以靠港。

这一天来得是晚了些,不过比尔和太太简仍很庆幸感激,这一次他终于抓住了这难得机缘走进来了。

* 初与法轮功相遇的感动

在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们用巨大的无私付出,把大法的真相传入人心,为世人提供着生命得度的机缘,在迫害的环境下,走入修炼的新学员不断增加;在海峡对岸的台湾,修炼法轮功的人数超过三十万。这里记下一些新学员与法轮功相遇的感动:

“我觉得自己真是被上天眷顾的孩子,在处于人生瓶颈的时候,他送给我这个礼物——‘法轮功’。短短三天,我在观念和心灵上获益良多,最大的收获是我又找回了‘良善的心’、放下了‘比较的心’,我也明白了当我心性提升的时候,身体健康自然会好转,我又再度找回心灵的喜悦和幸福。法轮功的‘真善忍’法理深深触动了我,这不正是我长久以来要寻找的吗?”

“我原来对法轮功的认识只停留在受中共残忍迫害的画面,很幸运能有这样的机缘深入了解法轮功,他‘真善忍’理念着实让我感动,有如浊世里的一股清流,感觉光明世界的希望再一次浮现。这会是我崭新生命的开始……”

“耳熟能详的‘法轮功’,今天终于一睹其真实面貌,也一解我长久以来对其的迷思。他是人生迷津的领航者,是中国人的骄傲,我庆幸我今天终于接触了。一句‘无所求而自得’更似当头棒喝,点醒我心,听似简单,但要何等的修炼方能领会,更期许在我今后的日常生活中能进行实践。”

“参加法轮功和生命教育研习班,我才明白原来法轮功真正的内涵重在身心的修养,对于今生与未来都有很大的助益,除了改变自己更能善化周围的人。祈望‘真善忍’的理念能世代传承下去,不再受到误解与打压。希望人人都有机缘认识‘法轮功’,否则太可惜了!”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