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走出死关》 纯净修炼路

【明慧网2006年7月21日】反复通读师尊的2006年5月9日的经文《走出死关》,我整个人被师尊洪大的慈悲包容着。师尊说:“作为师父我从不记你们在修炼中做的错事,只记你们做的好事与成就”,我的心被震撼的难以形容:多么伟大慈悲的师父啊!我没有理由再掩盖自己的不足和修炼过程中的污点。几天来师尊的谆谆教诲时时在我耳边回荡,我下决心仔细查找自己整个修炼过程中的污点。

由于99年7.20后我多次到北京证实法而被非法拘留、被抓進洗脑班及乡政府遭受长期迫害,而且每次610的人都威胁家属并罚款。家属从精神上和经济上都受到严重伤害,再加上电视、报刊等造假诬陷,家人把怨恨的矛头指向我。2001年底,公婆和丈夫因此把我赶出了家门。在这北方的三九寒天,风雪交加、滴水成冰,冻僵的我在狂风中想一了百了来解脱这一切,但想到师尊曾讲过,修炼人不能杀生,更不能自杀。才放弃了轻生的念头,也真正体会到师尊《洪吟》中所说的:“百苦一齐降,看其如何活。”的法理在此一层的展现。

此时无奈的我投奔一亲属家,在那里得到了一向欣赏我的男主人特别的关心体贴,还不断的安慰我,我就象找到知心人一样,从而陷在莫名其妙的情中,向他倾诉心中的悲怨:不协调的夫妻生活,长期受辱的痛苦等。因此他对我更加怜惜并表达了对我的爱慕之心。我一向认为对世间的情早已看透了,但此时我象被什么东西控制着,去幻想得到从未得到过的爱。那几天,我像着了魔似的,神魂颠倒。明知这么做不配是个大法弟子的行为,却依然被那种东西牵扯着和他约会,虽然心想下次一定告诉对方:“我们不能再继续下去,这也不配做人的起码道德。”可是每次都说不出口。

直到有一天晚上我梦见:自己在一个火车站的候车室,坐在椅子上,面前放着一大桶脏泔水,里面还有许许多多的蛇一样大大小小的脏东西,说要给我喝。我正觉得腻歪、恶心时,一位同修对我说:“这么脏的东西你怎么能喝它?”与此同时,三条大蟒正往我身上缠,缠得我喘不过气起来;我正急呢,那条满身象黄狗毛的大蟒说要钻到我的身体里去,我惊吓得急呼师父救我。这时同修一抬手灭掉了满身象黄狗毛的大蟒,另两条青黑色的和花色的大蟒立即松开我逃走了。我也在惊吓中醒来,嘴里仿佛喝了那脏东西一样恶心想吐。

当我拿起书打开《转法轮》,“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转法轮》)这段法映入我眼帘。我明白了师父是在点化我,自己对情太执著了,被色魔钻了空子。我回想起师尊不辞辛劳的点悟着我、看护着我;并费尽苦心用这洪大的宇宙大法熔灌、纯净着我的整个身心,可我还糊涂到这种地步!我失声痛哭,我痛悔自己的一切过失,愧对师尊的慈悲苦度,我无法用眼泪洗净这耻辱,只有向师尊保证:一定珍惜这万古机缘走好以后的每一步路,不再给大法抹黑!

就在这天他来了,见我痛苦的样子说:“看看你都什么样了,我又没把你怎样。这么痛苦!唉,算了咱们就此断了吧。”我欣然点点头。他扭头就走了,从此我归正了自己修炼之路。

后来,当我读到师尊的《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有同修提问:有关男女关系之事,师尊做了严肃回答。我心想:我也应该把自己的过失向同修公开。然而一颗怕同修知道后唾弃自己的执著心出来了,认为自己是属于以前改好的一部份没有必要再提了;同时还为自己掩盖执著:自己又没有与他发生两性关系,何必自找麻烦,我以后只要做好就可以了,这样就把这事压下去了。

直到今年初春,我在给一老夫妻做保姆时,我发现八十几岁的老头对我不尊敬,还对我动手动脚。我查找自己是不是不检点了,还是有什么地方让人家误解?我百思不得其解。在我帮半身不遂的老太太洗澡时,不小心把脚的踝骨摔断了,丈夫把我接回家后,在我不能动的情况下,他还想用非常不正的行为来蹂躏我。我猛然发现这是旧势力用色魔对我的迫害、干扰。我又反复学习师尊经文《走出死关》,才明白了自己有多么执著、那么多污浊的包袱没有放下,不向同修公开这一切,就走不出这死关,就不能纯净自己修炼的路,就达不到新宇宙的标准,还给大法抹黑。学完法后,我决心放下一切执著和人的观念,向师尊和同修公开这一段羞耻的事。

当有这决心了,晚上12点发正念时,由于脚伤后一直没双盘过,这回奇迹般的盘上了,象被定住似的,单手一立掌,我发现:一个长得很象我的人,在不断的撕扯什么东西,细一看,原来是一个怪物死后的皮,有些干烂了,皮壳虽然像蟒皮,但却有七叉八叉的身子和鱼尾似的多叉尾巴。那个我在不停的撕扯,当撕扯到尾巴时有些费劲,我定静再看,它是在宽大的经脉里,已经有一些细小的丝网状的尾巴绕过经脉,盖上了一层。我明白了,那是我的身体。不行!再难也要撕下它。最后终于撕下了它,我也出定了。

第二天早晨起来打坐时,我觉得身体巨大无比,在一个佛的世界顶端。这时我发现这世界的佛都在向我行佛礼呢!那些离我越远的佛越小,我猛然明白了,师尊为什么让我们走出这死关。因为我们身体承载着的不只是简简单单一个人的问题,而是关系到众多神佛的生命的问题,带着那些肮脏的因素是回不去的呀!同修啊!我写出这些也是想告诉那些没有走出死关的同修,快快走出来,无量众神真的在看着我们哪!

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