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讲真相过程中归正自身的变异


【明慧网2006年7月17日】尽管知道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加拿大著名人士的调查报告公布后,我还是受到很大的震动。尤其是其中一位证人提到的她作为外科医生的前夫,曾参与过2000余次摘取法轮功学员眼角膜的手术,而那些法轮功学员最终都会被谋杀的证词。光一位证人只对眼角膜摘取这一项就证实了那么多的案例,那么报告中除死刑犯外41,500个无法解释来源的器官移植手术的器官大多来自于法轮功学员也就不难相信了。

这样的血腥残酷,实施在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身上,人将承受多大的罪啊!而这个世界上的人却如此的麻木,其中包括我们相当部份的修炼人。其实,世人的心态正是我们整体修炼人状态的反映。

这几天我也在反省我自己停滞不前的状态。我们地区的议员,听说由于同中国做生意及一些其他的因素,又加上邪恶中共的宣传影响,已有几年不给我们同他约见的机会了。所以我除了定期的给他一些新的有关我们的情况,找机会同他电话交流,并告诫自己千万不能放弃他。这次器官摘除的事在世上公布后,我又去了我们议员的办公室,这次新的一个秘书说试着给我们安排一个时间,可最终反馈回来的议员的回答还是:我以前已见了足够的法轮功学员,不想再见其他的人了;你们应去找外交部长,我做不了什么。

我心里明白,目前第三者调查报告的公布,是给我们海外弟子全面讲清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以及中共邪恶本质的不可多得的机会。以前常人向我们拿证据,现在如此客观的第三者的报告已摆在世人面前,这的确是一个稍纵即逝的机缘。我想一定是自己还有问题,晚上静思时,我求师父帮我找到我的问题,同时多发正念。

自己的真念一动,很快一个思维就进入我的脑中:如果一个人掉入水中,眼看将失去生命时,作为过路人的我,虽然不会游泳,但我会竭尽全力的去紧急呼救:“快救人哪,有人掉水啦”,任何珍惜生命的人都会这么做,不会因为自己不会游泳而视而不见。可当我去见我们的议员时,秘书说议员无能为力,你们去找外交部长时,为什么我就认可和接受了那些托词,无可奈何的就回去了?即使我们是一个普通人,我们只要珍惜自己的生命都该珍惜别人的生命,这是一个人最基本的道德标准,我们难道就真的什么也做不了了,就象那个不会游泳的人,我们起码可以呼救啊,更何况一个民选的政府代表。

一个人,不管在社会上的身份如何,都可以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中做好人,做善良的人;作为一个生命,有多大的权力并不重要,关键是我们还有没有良知。一个没有人类起码良知的人,是不配有未来的。

作为政府代表,这么重大的事情不管;作为媒体,这么残忍的事实不报,这是现代社会多大的变异,而我作为一个大法弟子还在接受纵容这种思想,我又如何按师尊的要求去启发世人的良知?我发现由于自身的变异而使我察觉不到对方的变异,由于自身的不正而归正不了对方,所以师父让我们遇到问题向内找,可我一直以来由于在这件事上向外找,而突破不了自己。

鉴于很多同修早期在器官移植这件事情上的麻木,一些协调的同修一直在呼吁大家抓住这个机会去讲真相,但很多同修似乎还是无能为力的样子。我悟到,因为修炼不是常人中的一项活动,呼吁大家搞一个活动容易,但具体救度世人的过程中,由于有修炼的因素在,加上旧的恶势力从中的干扰,有很多时候,修炼人如果不能突破自身修炼中的障碍,不能在法上悟透,就会力不从心,走不出去;有时身体走出去了,由于正念不足,也达不到救人的目地。时间一久,由于效果一直不好,讲真相的信心也会减弱。

“那么我们凡是炼功时冲不过去关、气下不来时,我们找一找心性上的原因,是不是误在那个层次中时间太长了,应该提高提高心性了!”(《转法轮》)当我们出了珍惜世人的真心时,就会不忘向内找,以增加自己智慧和救度众生的能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