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常德武陵监狱遭受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6年7月22日】2005年3月,我、刘春泉、罗红卫和一名衡阳祁东大法弟子,被邪党人员从赤山监狱转到常德武陵监狱,途中,我们四名大法弟子是戴着手铐的。其中祁东的这位大法弟子,60多岁,手铐把他的手铐的很紧,老人手很痛,要求随车的恶警松一下手铐(常德武陵恶警呵斥并威胁他,如再说就治他一下)。在大法弟子们的声援中,恶警很不情愿的松了手铐。

到达武陵监狱的第二天,我因为拒绝劳动,并说我没犯罪,劳动是改造,是对我的迫害。恶警丁时杰说:“法院判的,你就要劳动”等。我说法院违法判刑,没有法律依据,更没有按正规程序办案,后三监区恶警张文君等冲了进来(办公室)见我不肯干活,一脚把我踢倒在地,并把我吊起来迫害。

当天,和我一起转到武陵监狱的那位老年大法弟子也被四监区恶警吊起来迫害。

在二中队被非法关押期间,恶警高试彪等多次以我不完成任务,只做一点事等为由加以迫害,多次被打、被吊。我开始时和他们讲真相,说自己没犯罪是受迫害。恶警高试彪说,这里是你说的算吗?言外之意,这是不讲理、不讲法的地方,共产邪党暴力专政。

恶警以我完不成任务而长时间折磨(即不让早点回监房休息),每天至少在车间呆12个小时以上,回到监房,草草洗漱,正常生活得不到保障;因为完不成任务,不让给家里打电话,甚至威胁信也不给发,我干脆不写信或很少写信。恶警高试彪(中队长)丁时杰(指导员)曾在中队逼我写四书,我拒绝了,从而被打骂、打耳光等;因为没有完成任务,多次被恶警高试彪等当着迫害典型,恶警高说我做事不认真,老坐着或站在机位旁闭眼休息等,影响别人做事,影响不好等,用警棍打,用手扇耳光等酷刑。

二中队,因为监区生产上不去,便用暴力结帐方式逼任务,恶警张胜(监区长)副大队长蔡昌兵、副教导员、中队长高试彪等等坐在办公室把我叫去结帐,高试彪充当打手,用警棍打,用手猛打脸,蔡昌兵也动了手,逼我完成任务。后发现我双脚关节两内侧,皮肤黑了,且烂了个洞。医院医生说不能站着做事,且时间不能太长。可是一回到中队,仍然要站着做事织毛衣,且不完成任务不让回监房休息。

恶警高试彪、丁时杰曾经把我吊起来,当时天气很热夏天,不一会儿我的手就乌了,满脸是汗,吊了我几个小时。我在武陵监狱被非法关了十一个月,其中脚烂了8个多月。因长时间正常生活得不到保障,不能学法、炼功,身体受到极大摧残,脚烂处也越来越大,但走路、生活从未受影响,我作为修炼人知道这是师父替我承受。

恶警高试彪曾多次因我坐在地上,见他来没起身而对我大打出手,为随时监控我做事,把我的机位调到恶警办公室门口处。我一坐下来恶警就过来叫我做事,我没有配合,做事反而越来越少,为此,多次被恶警打、吊。后来三监区决定对完不成任务的人进行强制措施,我又一次上了“黑名单”,高试彪等又把我吊起来,当时我的脚烂的很厉害,被吊了一个早上,松铐时,手很长时间才恢复知觉。这一次手被紧铐着,想活动一下都很困难,身子被吊的直直的,脚刚刚落地,松铐时,腰很痛,也很长时间才恢复正常。下午,高试彪把我叫到办公室说只要完成任务,什么都好商量。第二天,高试彪、丁时杰被解除中队长、指导员职务调离中队,也是他们的报应。高试彪曾在三大队任中队长,因把犯人打伤了,被犯人家人告到常德市政府。

2006年2月24日,高试彪公然对我说,他要不离开二中队,一定整惨我。高试彪现任一中队指导员,曾指使犯人动手阻止我和一中队大法弟子张鹏来往。2006年农历新年期间,张鹏因脱离了所谓的互监组,被严管迫害。当时恶警们声称,张鹏解除严管后将会被严加管制。高试彪现是非法关押张鹏所在中队的指导员,一中队长刘永文报复心很强,张鹏现已被解除严管,据说他现在很瘦,当时被严管时他身体很强壮。我知道后很难过,也很替他担心。

万美杰担任二中队指导员时,有一天早晨见我坐在机位处没做事,便把我吊起来,同时又叫了一犯人去监房搜经文等东西,东西没搜到,把我的笔纸全搜去了,后又把我外裤脱了搜,没搜到,却不帮我系上,我被吊了一个早上。李洪洲、万美杰曾用结帐方式逼任务,用竹片打屁股。2005年11月,武陵监狱医院院长见我脚伤口处皮肤黑了,烂处更大了,要求三监区恶警不再让我站着做事,且时间不能长,否则要打报告到监狱反映。但回到中队,中队恶警杨金胜又要我做事,我拒绝了。这天起我拒绝做事了。第二天我被调到监区监纪组,实质是把我和张鹏分开,不让我们来往,再则怕我脚出事,我脚烂后,三监区恶警曾试利用此长时间折磨、吊、打逼我妥协,放弃修炼,后三监副指导员对我说我没办法转化你,我告诉他“法轮大法好!”

2006年2月24日是我非法判刑三年出狱的时间,我因未放弃修炼,被非法超期关押23个小时,直到2月25日晚11点才出狱。

迫害我的恶警有张胜(原大队长,现生产科长)、指导员张文君(现大队长)、副教导员代名贵、副大队长蔡昌兵(现二大队教导员)、原中队长高试彪(现一中队指导员)、原指导员丁时杰(现值班,后对大法有很大转变,还有点善心)、原中队长李洪洲(现调离三监区)、原指导员万美杰(现中队长)、现二中队指导员杨金胜。